第一千八百零六章:心痛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心痛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心痛 林昆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男人,甚至说他比一般的人都要铁血坚强,这是经过战场洗礼的男人的特质,看淡了生死,宁愿流血也不流泪。 但他此时的鼻尖酸了,想起李莉莉不单单是惋惜,更多的是心痛,本来一个好好的姑娘,就因为遇人不淑,落到了坠楼而亡的下场,生前那么的爱美,可到死了的时候却撞花了脸。 林昆和谭光耀又简单的聊了一会儿,然后一个人回到了住的地方,餐桌上的早餐已经没有余温,油条是楼下买的,咸鸭蛋也是楼下买的,但那粥却是李莉莉亲手熬的,坐在餐桌前静静的发了会儿呆,掏出手机给张媛媛打了过去。 “喂,张总编,我能拜托你一件事么?”林昆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喜或者是悲,他现在心里有些后悔,昨天晚上如果不带李莉莉去见那个李锐,她的心恐怕也不会一下子凉透,也不会选择跳楼。 “林先生,你说。”张媛媛的声音很客气。 “李莉莉应该还有一个弟弟,目前应该在读高中,你能帮我查一下他读哪所高中么,我想去看看他。” “嗯,我尽快帮你查到。” 挂了电话,林昆一个人坐到了沙发上,望着棚顶的天花板,一个不大的小蜘蛛在那儿奋力的织着网,它恐怕不知道在这屋里很难能逮到猎物吧。 林昆站起来,拿了一个扫把,把那小蜘蛛连带着它刚刚织出的网,一并扫了下来放到了窗外。 快到中午的时候,林昆从家里出来,取了三万块的现金,来到了穆正仁住的酒店,谭光耀在这儿正和穆正仁商量接下来的行动,林昆把装着三万块的牛皮纸袋,递到了谭光耀的面前。 谭光耀有些不解,“小林啊,你这是干什么呢?”玩笑道:“可不能当着老穆的面儿行贿我啊。” 林昆笑了一下,说:“谭厅长,这些钱是给李莉莉办丧事用的,她家里没什么人了,母亲前两年去世了,有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弟弟,有一个嗜酒如命的父亲,告诉他他也不会来给她收尸的,这三万块钱给她办一个风光点的葬礼。” “嗯,好吧。”谭光耀没有拒绝,把钱收了下来,脸上的笑容消散,语气里带了一丝沉重。 林昆从房间里出来,不打扰穆正仁和谭光耀谈事情,来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门前敲了敲,门很快就开了,开门的是李勇,八指正躺在屋里打呼噜。 李勇想要去叫醒八指,林昆冲他摆了下手,意思是不必了,两人坐在沙发上,林昆问李勇,“昨天晚上到现在,没什么异常的情况吧。” 李勇摇摇头说:“没有,暂时没发现有可疑的人。” 林昆摸了摸下巴,“你们一直在这儿待着,只要穆先生一天不走,你们就一天不许离开,现在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暗处的人应该要把持不住了。” 李勇见林昆脸上有着一丝哀伤,小声的问:“林昆哥,李莉莉的事儿是真的么,她真的……” 不等李勇说完,林昆点了点头,“是真的。” 李勇脸上的表情也变的哀伤起来,小声的说:“其实我觉得她挺不错的,可惜没遇到好人。” 林昆笑了笑,“或许这就是命吧。” 张媛媛的电话打了过来,李莉莉弟弟的消息找到了,张媛媛是市报社的总编,想查找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李莉莉的弟弟在老家的一所普通高中就读,今年17岁了,才刚刚读高一,之前供他上学的钱都是李莉莉给的。 挂了电话,林昆站了起来,对李勇说:“勇子,我去办点事,这边有什么情况马上通知我。” “嗯,放心吧林昆哥,我们一定保证穆先生的安全。”李勇保证道。 林昆向门外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过头,“勇子,你把八指叫起来,我有话说。” “哦……” 李勇答应了一声,马上就去叫八指,这家伙睡的可真够死的,李勇趴在他的耳边叫根本没反应,没辙干脆去扭他的耳朵,这一扭八指马上就坐了起来,张开了大嘴巴就咧咧道:“谁啊,干嘛扭我!” 揉了揉眼睛,八指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林昆,马上笑着说:“哟,昆子,你过来看我和勇子了?” 见林昆的脸色沉重,八指又是疑惑了一声,“你这是咋了?怎么感觉不高兴呢,走,吃火锅去。” 林昆笑了一下,说:“先别吃火锅了,我还有事要去办,把你叫起来,我是想让你和勇子辛苦一下,勇子在这边暗中保护穆先生,你去保护谭厅长,我怕这个时候谭厅长会有什么危险。” “案子有眉目了?”八指一脸惊诧的说:“这么快!” 林昆点了点头,道:“我交代完了,一定不能出差错,我这还有点事,就不留下来陪你们了。” 离开了酒店,林昆开着车直奔李莉莉的老家,李莉莉的老家是隶属于吉森省的一个小县城,县城上有一所当地的高中,李莉莉当初考上的是市级的重点高中,她弟弟学习没她那么好,只读一个小县城的高中。 开了差不多四个小时的车,宝马车停在了高中的门口,这高中和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林昆本来已经做好了它很简陋的准备,结果比想象中的还要简陋。 “找谁啊?” 保安室里探出头一个老大爷,门牙掉了两颗,冲林昆问道。 “我来找一个学生,叫李海,是高一五班的。”林昆从车上下来,来到了老大爷的跟前,递上了一根烟。 烟是普通的烟,老大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问道:“你是他什么人啊,来我们这找人要登记。” 林昆笑着说:“我是他姐姐的朋友。” 老大爷点了点头,一副很了然的模样,道:“男朋友。”说着拿出了一个本子,递给林昆一支笔。 林昆笑了一下,也没解释什么,就在登记本上写了起来,登记完之后,老大爷把人行通过的小门给打开了,是用老式的锁头锁住的。 按照老大爷的指点,林昆先是来到了教学楼顶层的办公区,在语文教学组找到了李海的班主任。 李海的班主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老师,看起来挺慈祥的,林昆把来的目的和这位名叫刘琴的女老师说了,刘老师叹了口气,表示痛心,然后带着林昆就到班级里去找李海。 路上,刘琴给林昆说了一些李海的事情,这孩子学习成绩中等,就是人太内向了,人际关系一般。 正好是下午最后一节的自习课,刘琴带着林昆就进了班级,结果刘琴脸上的笑容马上僵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