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五章:香消玉殒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香消玉殒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香消玉殒 李莉莉走的很潇洒,她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踩在路面上,把头轻轻的靠在林昆的肩膀上,背影看去说不出的温馨甜蜜,可正面却是已经哭成了泪人,那汩汩而流的热泪,打湿了林昆的肩膀。 车上,林昆递给了李莉莉一根烟,李莉莉大口大口的抽了起来,呛的咳嗽起来,呛的满脸泪水横流,悲伤或是绝望,忧伤或是心痛,一瞬间都在她的脸上勾勒出来,她心有不甘,却又是无能为力,曾经以为美好的生活,如今支离破碎。 而在她心里最深的一根刺,就是现在对自己的嫌弃…… 她是一个残花败柳,被无数男人蹂躏过的女人,脏了身子,哪怕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别人都不知道她的过去,她自己都无法释怀。 酒吧里氛围嘈杂,李莉莉一杯接着一杯喝酒,频频闪过的舞台灯打在她的脸上,一片凄然。 林昆陪他喝着酒,她在那儿支支吾吾的讲着她的故事,她本来不是一个拜金的女人,也从来就不会因为欲望而放荡,但一失足成千古恨,当她为了给母亲治病,而向马小伟低头的时候,也是她堕落之路的开始。 半夜,林昆把她扛回了住的地方,她趴在林昆的肩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要给这个世界点颜色看看。 林昆把她放到了床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给她盖上了杯子,就到外面的沙发上躺着,李勇和八指还没有回来,倒是大半夜的八指打过来电话,把白天谭光耀遇到的马小伟的老婆被杀的事儿说了,林昆只是木讷的答应了两声便挂了电话。 脑袋昏昏沉沉,疲惫借着酒劲儿,他很快就睡着了。 天亮了,太阳晒在脸上暖融融的,林昆是被电话吵醒的,是张媛媛打来的电话,林昆迷迷糊糊的接听电话,“喂,张大记者,什么事这么早呀?” “出事了!” 张媛媛几乎是喊出来的,她可是一个很温雅的女人,就算有脾气,也不会这么大声的喊出来。 林昆马上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听张媛媛说完之后,赶紧揣上了车钥匙出门。 黑色的宝马车停在了吉森市市政府大楼前面,大楼的前方已经拉上了警戒线,林昆从车上下来,就看见正在和一群媒体人簇拥在一起的张媛媛。 林昆马上走了过去,把张媛媛从人群中拉了出来,问道:“怎么可能,她昨天晚上还……” 说出这话的时候,林昆的心里几乎是没什么底气的,李莉莉不在家,桌子上摆好了早餐,还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只写着一句简单的——林昆,谢谢你! 他不能接受的是,此时在警戒线的后面,被一张白布蒙着的尸体就是李莉莉,她……死了。 从政府的大楼顶端跳了下来,摔的一身是血趴在地上,这个爱美的姑娘,临终却摔碎了自己的脸。 林昆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心痛和压抑,和李莉莉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内心里已经把她当做朋友了,甚至他也想过以后要帮这个可怜的姑娘。 可现在…… 一切都没有可能了,她静静的趴在地上,血水染红了她身上的白布,看不见她的脸,一个昨天晚上还喝着酒流泪的女人,就这么就没了。 正常来说,发现有人跳楼,而且是在市政府这样的地方,为了降低影响,相关部门应该尽快的把尸体处理掉,并且不会允许媒体人过来报道。 之所以尸体迟迟没有被抬走,又有这么多媒体人聚集在这儿,是因为谭光耀第一时间赶过来,安排了他的人保护住了现场,并维护了周围的这些媒体人。 谭光耀有他自己的想法,林昆看见了正在和几个政府官员交涉的谭光耀,他的嗓门扯开了老大,冲那为首的一个戴着眼镜的圆脸官员吼道:“我老谭办事就是这个风格,不搜集够了证据,这现场必须保护好,而且还要进一步的调查。” 那个圆脸的官员显得很为难,小声的跟谭光耀说着什么,谭光耀根本不听,还扯开了嗓门在那儿嚷嚷,“我不管,楼上谁有异议,让他自己下来跟我说,找个传话的有什么意思,心里有鬼?” 谭光耀这一番话说的,在场的媒体人纷纷拿出了笔记录,这典型是要和楼上的某个人撕破脸皮啊。 这楼上当然是指市政府的办公大楼上面,是某个大领导。 林昆不由在心底佩服这个谭光耀,这是一个有骨气的汉子啊。 林昆一直在现场等了半个多小时,谭光耀才相关的人员把李莉莉的尸体运走,各路人马的媒体人也都散了,这一下回去可是有的文章写了。 张媛媛也回报社了,林昆没有马上离开现场,而是等人群都散了,向站在不远处的谭光耀看去。 林昆把车开到了市政府后面的一个大树下,没过多久谭光耀就自己走了过来,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林昆抽出根烟递给谭光耀,谭光耀接在手里没有抽,手指捏着烟卷,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姑娘是个英雄啊。” 林昆嘴角苦笑,“她今天这么做,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谭光耀道:“我一早上就接到了她给我发的短信,她说要死来搅动吉森市官场的一湾死水。” “什么意思?” “她临死之前,实名举报了市长陆匡,说她是陆匡的情人,当初也是陆匡强迫她她才答应的。” “昂?” 林昆一脸的不可思议,但心中也隐隐猜到了些什么,谭光耀自己掏出打火机把烟点着,深吸了一口说:“根据我掌握的情报,这些当然都不是真的,她之所以这么做是死无对证,也给了我们一个介入调查陆匡的机会,这个陆匡这一下是难逃了……” 林昆有些不解,道:“这个陆市长有问题?” 谭光耀点了点头,苦笑的嘲讽,“号称吉森市历届的第一好市长,豆腐渣的工程干了不少,一条线上的利益人群也很多,但我们掌握的证据,也只是一些边边角角的,根本没有直指他的,所以一时间也没机会把他给扣下来审问。” 谭光耀轻轻的吐了一口烟气,道:“现在好了,有了借口,只要单独把他关起来,就不怕审不出东西,这偌大的城市是国家的,也是人民的,这种一颗臭屎坏了满锅汤的就该被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