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黑力工(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七十九章:黑力工(1)

第一百七十九章:黑力工(1) 白皙、漂亮、高挑、妖娆的法拉利女子靠在车上望着迎面奔腾而来的老捷达,嘴角勾起一抹胜利者的傲笑,老捷达风风火火怒吼咆哮的开过来,似乎还在宣泄着对失败的不甘,随着老捷达越来越近,法拉利女子脸上的笑容突然定格了,当她想要转身躲进车里已经来不及了…… 老捷达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在距离她前面不足十米距离的时候,突然来了个横向的乾坤大挪移,轮胎磨在地面上发出一阵吱嘎的声音,同时荡起一片烧焦的胶皮味的白烟,随着车身扫过的劲风一起扑向她…… “咳咳……” 法拉利女子被呛的忍不住捂嘴咳嗽,另一只手摁住被吹起的裙摆,前面虽然摁住了,但后面的裙摆还是被高高的掀起来,露出里面那珍珠色的小内裤。 正好有两个干装修的民工大叔路过,见到如此的春风异景之后,两人顿时硬了。 法拉利女子气呼呼的冲着老捷达的屁股骂道:“fuck!你丫的有病啊!”转过头又冲那两个一脸猪哥相的民工大叔骂道:“看你妈的看啊!” 两个民工大叔老脸一红,赶紧低着头闪人。 林昆并不是有意要针对法拉利女子,用车尾气呛她的,他是急着去处理张大壮的事,本来他就没心思跟法拉利女子跑一圈,再说了他们事先也没说谁胜谁负之后要有什么说道,所以他压根就没打算过要停车。 林昆把车开到了张大壮家的楼下,张大壮的房子是在三号楼,风华小区的黄金地脚,此时楼下零星的有几个人影路过,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散落了一地的木方和沙袋,但却没有见到张大壮和何翠花的身影。 林昆从车上下来,拿着手机就拨打了何翠花的电话,何翠花哭声说她和张大壮还有那两个被打的民工兄弟在小区附近的一个小诊所里。 林昆马上调转车头,向小区附近的诊所驶去,刚才由于他的速度太快,同时刚好有一辆车也进到小区里面,他是紧跟着那辆车进到小区里的,保安当时也没来得及阻拦,现在保安已经将门口的路杆放下了。 林昆摇下车窗探出头,冲着保安室就喊道:“开门!”语气颇为的不爽,这小区里又不是没有保安,刚才张大壮被打了,这些保安都是吃屎的? 一个三十多岁的保安从保安室里走出来,这厮长的人高马大体型健壮,看上去气度不凡,只是相貌确实不咋找人待见,跟丑五官,完全是‘贱’!鹰钩鼻子蛤蟆嘴,左脸和右脸不一般大,眼神里说不出的不屑。 这保安之所以不屑,也是看林昆开着个老捷达,能在这小区里买房子的,几乎都是有钱人,没有钱也买不起,平时监管了奔驰、宝马之流的豪车,他一个挣扎在社会底层、好吃懒惰的穷保安也学的狗眼看人低了。 林昆心里着急,语气自然就很冲,见对方慢慢悠悠的走出来却不开门,顿时就有些火了,冲着那货就吼道:“我让你开门,你没听见啊!?” “呵……”大块头保安冷冷一笑,不屑的道:“你让我开门就开门?我们小区是高档封闭小区,是有明文规定的,出入小区的车都必须经过录入,你刚才不守规矩硬冲了进来,现在想出去就出去,你觉得这可能么?” 林昆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从车上下来,嘴角突然冷冷的一笑,从兜里掏出根烟递上去,脸上伪善的笑道:“呵,哥们,刚才是我不对,抽根烟来。” 林昆这突然的转变,让这保安有些反应不及,不过见对方主动服软了,他心里倒是说不出的舒爽,平时只有他对人点头哈腰的份儿,今个算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也算是翻身做了一把主人,伸手很傲气的接过烟卷叼在了嘴上,并示意林昆给他点着。 林昆并没有随了他的愿,而是笑着问道:“哥们,刚才这打人了你知道不?” “在哪?” “就那儿……”林昆指了指三号楼的地方,这保安看了一眼,马上说道:“三号楼的那个土包子啊,我当然知道了,跟人道上的人犟嘴,揍他也活该。” 说完,这保安又示意林昆把烟给他点着,林昆依旧没有,笑着问道:“哥们,挨打的那个是你们这的业主吧?业主被打了你看见了也不管?” “管?” 这保安冷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我凭什么去管,那些人是黑道的,再说了……”他突然压低声音,“道上的跟我们领导有……” 这保安很有深度的一笑,林昆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然后脸色突然的一冷,看着这个保安道:“被打的是我兄弟,识点相赶紧把门给我打开。” 语气冷冰冰的,这保安顿时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旋即一副怒容的瞪着林昆,嚷道:“你特么的算什么,被打的是你哥们怎么着了?就是你老子也不好使!刚才见你还算挺识相的,麻痹的这会儿就四五六不懂了?还想要我给你开门,做梦去吧!今天有本事你就开着你的破车撞出去!没本事就特么的别在这跟哥装逼,哥以前也是在道上混过的!” 林昆还算有耐心的听完,但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了,整张脸就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样,目光阴森凄冷,一股赳赳的杀气射了出来…… 这保安还是丝毫的觉悟都没有,依旧一副嚣张跋扈的气势,在他眼里眼前这个就是个穷吊丝,穷吊丝也就算了,还特么的在这扮冷酷穷装逼。 “尼玛!” 林昆咬牙骂了一句,同时大巴掌狠狠的就向这保安抽了下来,林昆是一米八五的身高,这保安比他还要高上一分,但这丝毫不影响大耳刮子的威力。 就听‘啪’的一声脆响,响亮的如同将一块肥肉狠狠的摔在了砧板上,这长相‘贱’的保安还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觉得左脸火辣辣的一阵剧痛,仿佛被生生的割开一般,喉咙里应声发出一声极其痛苦的呐喊——啊!整个人感觉头重脚轻,直接一个大趔趄就向地面摔倒。 打了一巴掌还不算完,林昆紧跟着又是一脚跟上,狠狠的踹在了这保安的屁股上,这保安又是一声闷哼,整个人马上改变了方向,向着地上摔趴下,直接摔了个狗啃泥,迷迷糊糊抬起头的时候,满嘴流血。 “你……” 这保安不服气,还想冲林昆吼,但看到林昆那冰冷如同冰刀一样的眼神后,身上方才那股子的嚣张气焰顿时黯然下去,眼神如同一条丧家犬一样无助、恐惧。 保安室里还有一名保安,这名保安长的也是很健壮,见到同伴被打之后,马上就冲了出来,手里头还拎着一个黑黢黢的橡胶警棍,边冲过来边喝问道:“怎么还打人呢!” 林昆懒得跟这些个无耻的保安废话,挺着身子就向冲过来的保安迎上去,这保安见林昆来势汹汹,一场恶战怕是再所难免,但他也只是料对了一半,因为根本就不存在恶战不恶战,完全就是一场单方面的蹂躏。 如出一辙的一巴掌加一脚,冲出来的这个保安也摔在了地上,他摔的姿势稍有偏差,所以水泥啃的比较重,两瓣门牙直接断在了地上,嘴里的鲜血涌流的吓人,他的惨叫声听起来更加的瘆人,直接吓飞了附近一棵梧桐树上的几只麻雀。 “开门。”林昆语气低沉的说出了两个字,最开始的那个保安赶紧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跑进了保安室里把门打开,林昆这时又看着另一个保安,眼神里的冰冷令人胆颤,“告诉你们的狗头子,我回来找他算账!” 老捷达扬长而去,低闷的吼声像是咆哮的凶兽,倒在地上的保安忍着断牙的疼痛爬了起来,保安室里的那个保安这时也拨通了报警电话。 风华小区的附近就一个诊所,而且距离小区不远,林昆很顺利的就找到了,何翠花正守在张大壮的身边,张大壮的头上裹着纱布,胳膊上打着石膏,另外两个民工兄弟坐在一旁,两人伤的比张大壮轻的多,只是鼻青眼肿一点,三个人的胳膊上都打着点滴,林昆进来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了大厅里的他们。 “昆子……”何翠花冲林昆招呼了一声,林昆走了过来,张大壮低着头不说话,倒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其实是他心里觉得尬尴,这么大个人了还说大就被打了,而且半个月前他刚出院,这又出了这档子的事。 林昆过来拍拍张大壮的肩膀,张大壮不好意思的抬起头,嘟囔了句:“我真没用。” 林昆瞪了他一眼,“大壮,你说这干什么?不是你没用,是那群孙子太混蛋。”说完又看向另外两个民工兄弟,安慰道:“哥们,你们放心,今天这顿打一定不让你们白挨,你们的医药费我出,误工的钱我也出。” 两个民工安心的点点头,他们也是为了帮张大壮才挨打的,其中一个年纪稍小一点的民工道:“那些个小流氓太可恨了,报警把他们都给抓起来就好了!” 另一个年纪稍长的道:“你知道个啥?他们都是跟派出所有勾结的,报警也没用,刚才这位嫂子也不是没报警,半天也不见个警察来啊。” 林昆坐下来又仔细的问了遍情况,何翠花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林昆听完后让张大壮他们安心的在诊所里把吊瓶打完,房子那边的事他去处理,说完揣着车钥匙就离开了诊所。 等林昆走后,那两个民工兄弟好奇的问张大壮道:“大哥,你那兄弟是干啥的呀?看起来气宇轩昂的。” 张大壮笑着说:“以前是当兵的。” 两个民工兄弟隐隐有些担忧,道:“他这该不会是去要找那几个流氓算账吧?他就一个人,恐怕……” 张大壮却没有担忧之色,笑着说:“放心吧,他小时候打架就是把好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