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谋杀亲夫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谋杀亲夫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谋杀亲夫 医生边检查边说不可能,脑门上都渗出了汗水,这不管是一个处长突然挂了,还是一个犯罪嫌疑人突然嗝屁了,哪怕就是一个普通人,此时省警厅的厅长就站在这儿,这解释不清啊。 “谭厅长,这……”主任医生也有五十多岁了,一遍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说:“这不正常啊……” 谭光耀皱着眉毛冷着一张脸,身上那股上位者的气息凌厉而又逼人,没有废话,直接说道:“死因?” 主任医生道:“死因……死因是……”说到这儿,主任医生连忙又跑回了马小伟的尸体旁,刚才只是检查他是不是真的嗝屁了,这会儿想要从中找出原因,同时他摁了一下床头上急叫电话,嗷嗷的就喊道:“昨天晚上值班的护士马上过来!不,是昨天你晚上整个楼层所有人的都过来!” 一通咆哮过后,马上就有一群小护士,还有两个年轻的夜班医生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听他们领导的意思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结果一到病房里看到了这么民警在,这些个医护人员又都吓了一跳。 谭光耀拉了张椅子坐下,主任医生挨一个的询问,其中最可疑的就是昨天晚上给马小伟打针的小护士,这小护士看起来二十多岁,模样倒是挺老实的,但一被主任医生询问,马上就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一个劲儿在那儿说:“我不知道,跟我没关系,我昨晚只是按照正常的规定给他打针,他……他的死跟我没关系。” 谭光耀眼睛微微一眯,对主任医生说:“别人不用多问了,这个小护士留下,其他人都去忙吧。” 其他人马上退出了病房,经过谭光耀的一番逼问,小护士总算承认了,昨天晚上有个女人说是马小伟的老婆,说马小伟晚上睡不着觉,伤口太疼了,就让她给多加了点安眠类的药物,她本来不干的,但那个女人塞给了她一万块钱,所以…… “混账,糊涂,贪小便宜吃大亏啊!”谭光耀气汹汹的骂道,“你知道就因为你这贪小便宜,你就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么,你这是要坐牢的!” 小护士一听说要坐牢,这马上就吓的瘫倒在了地上,主任医生觉得不对劲儿,过来问道:“小陆,你昨天你晚上给他下的是什么药?” “是……” 小护士唯唯诺诺,道:“不是我们医院里的药,是他老婆自己带来的,说是进口的药,比我们医院里的药好的多,我当时就想反正他们是两口子,应该不会害他吧,也就没有多考虑。” “哎呀……” 这主任医师气的是直跺脚,“小陆,你怎么能这么糊涂,我们医院是有明文规定,是绝对不允许用外来的不明药物,你……你居然这么就……” 主任医生可是真的气啊,现在患者死了,还是因为这种低级的医疗事故,他是脱不了干系的。 谭光耀显然不在乎这些,脸色冰冷的问小护士,“你确定那个女人是他的老婆?” “确定!” 小护士很肯定的说:“本来我是不相信的,但她给我出示了他们的结婚证,而且看样子不像是假的。” 主任医生又是绷不住那暴脾气了,大声的吼道:“你这个笨脑袋瓜子,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能乱用药啊!” 谭光耀让手下的人封锁现场,至于这个小护士怎么处置,他暂时顾不上,让两个手下暂时在医院里看惯,他则亲自带人去了马小伟的妻子徐凤华的家里。 徐凤华住在一个新建的豪华小区,乡下出身的她,随着物流横欲社会的洗礼,又遇上了马小伟那样的一个男人,她身上乡下人的淳朴丝毫不见,只留下了一身恶习——懒惰,好赌,甚至也在给马小伟带绿帽子,别看她长的不怎么样,可仗着有钱总有年轻的小伙子往她肚皮上趴。 叮咚…… 谭光耀摁响了徐凤华家的门铃,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开的门,身上穿着围裙正在做家务,一看到谭光耀身后的几个民警,马上就慌了神,想要关上门,却被谭光耀一把给撑开了,冷着脸问道:“我来找徐凤华,你心里头有什么鬼?” “我……” 这保姆没怎么见过阵仗,马上就被谭光耀给震慑住了,唯唯诺诺的一时半会儿的也不知道该说啥。 “徐凤华呢?”谭光耀冷着脸问。 “她……” 保姆刚说出一个字,便马上闭嘴不说话了。 “信不信我马上以知情不报的罪名,把你抓到警察局去!”谭光耀冷着脸,那可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的。 这保姆一害怕,马上就全交代了,“我说,我说……” 小区的门口,有一个高档的棋牌室,豪华小区里的有钱人多,无业游民更多,这其中老少都有,有的人是正规的退休教授或者是干部,也有一些年轻的被包养的小三,这小三也不分男女。 徐凤华大多的时间都泡在这棋盘式里,她就喜欢搓麻将,一天不错这浑身就难受的受不了。 谭光耀带着人过来了,连通着那个保姆一起,一方面是带路,另一方面也是怕这保姆打电话给徐凤华报信。 来到了棋牌室的门口,这门里头的一个服务员见状,马上害怕了起来,还以为是来抓赌的了呢,她刚要冲着里面吵吵,谭光耀冲他竖起手指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谭光耀的气势那叫一个足,这小服务员马上就不敢吱声了,身体僵硬的站在那儿,店里的老板娘见情况不对,也要探出个头看看怎么回事。 这时谭光耀已经带着民警冲了进来,老板娘想要出声,却是被一个民警马上制服,剩下的人在谭光耀的带领下马上挨一个屋的搜索,很快就找到了正在打麻将的徐凤华。 一桌四个人,其他的三个人都怕的不行了,谁特么的敢当着警察的面赌博,那可真是没事找事。 然而徐凤华却是很从容,依旧摸着牌在琢磨着怎么胡。 谭光耀见状脸上是冷着,可心里头却是哭笑不得,问了一句:“徐凤华,马小伟是你杀的么?” 徐凤华想都不想,一副毫不在乎的口气,道:“是啊,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