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自己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自己人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自己人 林昆拿着手机站了起来,来到了窗边往楼下看,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停在那儿,林昆对着手机问了一句:“你是谁?”声音听起来很自然。 “下来你就知道了,你可以放心,我没有恶意。”电话里的男人笑着说道,说完便挂了电话。 嘟嘟嘟…… 手机里响起盲音,林昆把手机揣进了兜里,冲一脸疑惑看着他的三个人说:“我下楼一趟。” 八指马上站了起来,“我和你一起去,万一有什么危险。” 林昆笑着说:“不用了,放心吧,应该没事的。” 林昆来到了楼下,奥迪车的后窗摇了下来,后排上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笑着说:“林先生?” 林昆打量了一眼奥迪车,挂着的是一个政府的拍照,笑着说:“不知道眼前这位是哪位领导?” 奥迪车里的男人笑着说:“上车说吧。” 林昆没有犹豫,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男人将车窗摇下,吩咐开车的司机说:“小李,去海蓝酒店。” 司机答应了一声,便发动了车子开出了小区。 男人这时向林昆自我介绍,道:“林先生你好,我是省公安厅的厅长谭光耀,咱们幸会。” 说着,谭光耀向林昆伸出了手,一副很客气的模样。 堂堂的省警厅的厅长,按说没必要和林昆这么一个平头百姓如此客气,林昆想起了今天在警察局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位谭厅长的命令那边才放了他和李莉莉的。 林昆伸出手,和谭光耀握了一下,礼貌的说:“谭厅长,今天谢谢你帮忙。” 谭光耀笑着说:“林先生,你也不用跟我客气,我只是一个在乎公道正义的人,今天的事情我也有过调查,本来你和你的那位朋友就是无辜的,就算有伤人罪,比起马小伟和那几个黑社会上的混混所干出的事,那也是不足挂齿的。” 林昆笑着说:“可法律的严谨性不允许如此,伤人就应该有伤人的罪。” 谭光耀笑着说:“法律的硬性规定,和我们的宽容性的执法还是有一些微妙的差别的,但不管怎么样,一切都抵不了公道二字。” 林昆笑着说:“谭厅长,恕我直言,您这突然来找我,又帮了我,恐怕不光是我运气好那么简单吧?” 谭光耀笑着说:“不急,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谭光耀不说,林昆也不多问,奥迪车开到了海蓝酒店,这家海蓝酒店是一家普通的三星级酒店,算不上多大的名气,这种酒店在吉森市多了没有,二十多家还是有的。 林昆随着谭光耀一起上了六楼,在606号房间的门口,谭光耀抬起手敲了敲门,门很快就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处的男人,剑眉星目气势不凡,林昆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军人出身的人。 “谭厅长。” 开门的男人恭敬的叫了一声,屋里传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略微带着一丝沙哑,“老谭来了啊。” 谭光耀笑着说:“我把人给你带来的。” 坐在沙发上真在看文件的一个同样五十多岁的男人,马上放下了文件,抬头向林昆看了过来。 这男人戴着个金框的眼镜,一副的书城气,打量了林昆一眼,便笑着站了起来,冲林昆伸出手,“小林啊,我是穆正仁,燕京来的。” 一听说是燕京来的,林昆也就知道个七七八八的,再一看身旁的谭光耀,一切逻辑都合乎情理了。 “穆先生你好。”林昆客气的跟穆正仁握了握手。 穆正仁笑着说:“不用这么客气,直接喊我穆叔就行了,这里也没有外人,我也不妨跟你实话实说,我是朱老的门生,这一次来吉森省,也是朱老安排的。” 林昆心中一点也不惊讶,凭借爷爷的能量,对自己身边的事儿想要了如指掌,那简直就是太容易了。 林昆和穆正仁、谭光耀三人坐了下来,穆正仁让开门的那个男人倒了三杯水过来,由于和林昆不是太熟悉,简单的客套了两句之后,便开始直入主题了。 穆正仁这一次来吉森省,除了朱老的意思之外,也有燕京的反贪领导的意思在里面,国家目前主抓贪腐,而吉森省这边的情况上面多少也是了解一些,正好趁这个机会,把穆正仁派了过来。 穆正仁这一次来吉森省可以说带着尚方宝剑来的,为的就是要揪出这吉森省这一湾水深处的大鱼。 穆正仁侃侃而谈,“改革开放的这些年,咱们华夏的经济飞速的发展,老百姓的日子也越来越好了,但负面的问题也来了,我们队伍中的一些同志,忘记了当初为人民服务的根本,仗着手中的权力图私利,严重的损害了我们国家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这是可恶而又可耻的!” 穆正仁一副深恶痛绝的模样,林昆不动声色,他对官场上的这一套不敏感,学不会阿谀奉承也没那个必要。 穆正仁说完,谭光耀马上接着说:“我们吉森省的问题很严重,就说最近几年房地产项目的兴起,一些个违反纪律的同志从中捞了不少的私利,这些人官官相护,背景连在一起,难办的很。” 穆正仁点了点头,看向林昆笑着说:“小林,今天晚上我让谭厅长把你约来,一方面是我们俩见一个面,另一方面我知道你和那个违反纪律的处长马小伟的一个情妇有联系,当然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说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情报。” 林昆虽然没见过穆正仁,但对他的到来陆婷已经提前给他透了个气,不过也没马上摊牌,而是借机去了一趟卫生间,给陆婷发了一条短信,很快陆婷就传来了身份核实资料,确定了这个穆正仁就是燕京来的那位反腐的领导,是自己人。 林昆从卫生间里出来,笑着看了看谭光耀,又看向穆正仁,穆正仁笑着说:“小林,你尽管说,谭厅长是我的老同学也是老朋友,是自己人。” 林昆这才将他知道的慢慢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