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华戟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华戟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华戟 唰…… 三棱军刺凌空一挥,乌金色的刀芒乍现,迎着那炙热的阳光,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杀气,迎面冲来的几个大汉,脸上的表情皆是一惊,但会出手的砍刀已经尤如那泼出去的水难以收回了。 叮叮铛铛…… 一连串剧烈的交击声,乌金色的三棱军刺所向披靡,那些个寒光闪闪杀伐果断的砍刀,只要跟它一交击碰撞,马上便是本拦腰崩断,而手持砍刀的这七八个大汉,口中发出一声痛叫,手中的砍刀应声飞了出去,虎口处一阵震裂般的疼痛,他们目光惊恐的望着那所向披靡的三棱军刺,一瞬间甚至怀疑起了人生,自己手中持着的那可是精钢打造的砍刀,结果却被它轻而易举的砍断,就好似砍的根本不是刀,而是干枯的树杈…… 七八个大汉全都倒退出去,和林昆保持着距离,一个个全都捂着胳膊捂着手,看向林昆的目光里深深的惊恐,再也没有人敢气焰嚣张的往上冲了,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逃。 林昆将三棱军刺收了起来,脸上是那人畜无害的笑容,慢慢向一群人走了过来,这七八个大汉脚底下不由的往后退,也不知道是哪个人突然大喊了一声——撤! 接着,这一群七八个人马上就像是逃命似的准备跑,只是脚底下还不等迈开步子,林昆的脚底下突然一个劲踢,一块鸭蛋大小的石头,嗖的一下砸到了刚才喊‘撤’的那个男人的脑门上,这男人本就是个平头,石头砰的一声砸在了他的脑门上,顿时起了一个大包,包上开了个花儿,鲜红的血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殷红了起来…… “谁要是跑,就是这个下场。”林昆淡淡的笑道,一群大汉顿时仿佛被雷劈了一般,一个个傻愣愣的站在那儿。 “跟他拼了!” 又有人大喊一声,一下子这七八个大汉马上向林昆扑了过来,一个个表情凶煞,拳头挥舞的猎猎作响,仿佛动了必杀的决心,但其实他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发虚的很。 林昆自然不会客气,拳脚张开了之后,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这一群大汉给撂倒,这些人要说没点身手也不是,至少在普通人里算是颇有战斗力的,可在林昆的面前,咱们堂堂北疆的狼王,那真就跟大白菜胡萝卜没啥区别。 “哎哟……” “啊……” “哼……” …… 几个大汉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抱头捂胸,捂胳膊捂腿的,一个个在那咿呀的痛叫着,全然没了最初的气势。 林昆走过来,一把拎起了地上的一个男人,光头纹身,模样长的很凶煞,就是他刚才最后关头喊一声‘拼了’。 “别,别打我……” 可这会儿却是怂了,一双眼睛惊骇的看着林昆,嘴唇直打着哆嗦。 “行,不打你。”林昆咧嘴一笑,人畜无害的模样反倒是令人有些琢磨不透,话音刚落抬起巴掌就是抽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 “哎哟……” 这个男人一声痛叫,目光幽怨的看着林昆,“你,你不是说不打我么,怎么……” 啪! 林昆又是一个结实的大巴掌抽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这男人顿时被打的两眼一翻白,差点直接晕死了过去。 “我说不打你,你还真信?”林昆轻佻的笑道,又拍了这男人两个巴掌,把他打的清醒了起来,笑着说:“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要是不说……” “你……” 被打的男人咬牙切齿,瞪着林浩说:“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 喀嚓…… 话音刚落,林昆抓着这男人的手腕一抖,这男人顿时一声惨叫,手腕直接被林昆给拽的脱臼,这脱臼的疼痛,可一点也不比断胳膊的疼痛轻多少,豆粒大小的汗珠,马上就从这男人的额头上渗了出来。 林昆笑着问:“说不说?” “不……” 喀嚓! “啊!” 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这男人嘴巴张的老大,都快能塞下拳头了,喉结似乎都要被他的高分贝给撕裂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林昆笑的轻松, 道:“我这接骨松骨的功夫,可比那些专营店的师傅的手艺好的多,秒接秒松,正常的人骨头要是一连松接个十几下,估计以后恐怕就要习惯性的脱臼了,不是残废但也比残废好不了多少,重要是这个过程痛苦啊。” “你,你个混……” 喀嚓! 林昆又重复了一次,果真就如他所说的,秒接秒松,又是一声惨叫从这男人的喉咙里撕裂了出来,脑门上的冷汗已经淌了下来,嘴唇也变的铁青,哆嗦着:“我,我……” 这眼看着就要开口了,这时忽然一声摩托车的咆哮声传来,一辆哈雷摩托车由远及近,快速的开了过来。 吱嘎! 一声急刹车,轰隆隆的哈雷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男人,乍一看气宇轩昂威风凛凛,身高至少一米八五以上,生的是虎背熊腰,这要是放在三国的时候,必须是一个出世名将,提长刀跨大马,征战天下所向披靡。 林昆看着这个男人有点眼熟,跟沈城时候对上的那个华松有那么五六分的相似,那华松手下败将以后,被抓进了警察局里,身上背负着命案,判了个死刑。 “放开他!” 这男人一声低吼,声势尤如那山林中走出的猛虎,一张国字脸上满是威严,浓密的两条眉毛下一双大眼睛中满是凶狠的光芒。 “哦?” 林昆笑着说:“你说放我就放,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就是林昆?” 男人站在了距离林昆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打量着他。 “认识我?”林昆笑着说。 “哼!” 男人一声冷哼,道:“你就是烧成灰我也认得你,我唯一的弟弟华松,就是被你害得牢狱之灾还吞了子弹,这笔账我要跟你算清楚,你必须用命来赔我兄弟!” 嘎嘣嘎嘣…… 说着,华戟的一双拳头握紧,浑身上下的杀气熊熊而起,向着林昆就走了过来,每一步似乎都带着必杀的决然。 林昆淡淡的一笑,撇掉了手里被他折腾的半死的男人,笑着说:“来吉森省到现在,还没遇到过高手,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