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安慰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安慰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安慰 这一脚板子可真是不客气,直接就踹在了林昆的屁股上,林昆回头瞪了一眼,这刘万金马上一脸歉意,咧着嘴小声说:“对……对不起啊林大校,太,太入戏了……” 林昆没跟他计较,一路在众人的目光下,来到了一个单独的小黑屋里,这是警察局的审讯室,全国各地的几乎都差不多,黑兮兮的挂着一盏灯光昏暗的灯,光是这环境就让人够压抑了,李莉莉已经坐在审讯椅上,低着头一副表情悲伤的模样,听见有人进来没抬起头。 林昆坐在了她的旁边,刘万金关上了门,这审讯室里也没别的人,刘万金让手下把监控设施都给关闭了,然后陪着个笑脸来到了林昆的跟前,“林大校,这接下来……” 林昆咧嘴微微一笑,却是有那么几分阴测测的味道,刘万金马上一脸茫然,心中一股不祥的预感缭绕,林昆突然一个大脚板子,就冲他踹了过来,正中他的大腿。 “哎哟……” 一声痛叫,脚底下连连倒退,林昆抬起巴掌作势要打,刘万金马上躬着腰道歉,“林大校,刚才在外面我真的是失误,你让我好好表演,我这一紧张就……” “是么?” 林昆呵呵的一笑,倒也不跟他计较,重新回到李莉莉的身旁坐下,抽出根烟衔在嘴角,冲刘万金说:“你先出去吧。” 刘万金自然也不敢再多问了,躬着腰陪着笑脸就退了出去。 “想过以后打算怎么办么。”林昆抽出根烟递到李莉莉的面前,李莉莉脖子僵硬的抬起头,眼神里满是空洞,伸出那还沾染着血迹的手,将烟接了过去,林昆掏出打火机帮她点着,火光的映射下,一张本来白皙娇媚的脸,却是愈发的凄惨,只是一眼便令人于心不忍。 狠狠的吸着烟,大口大口的吐着烟气,她的肩膀突然颤抖了起来,泪水顺着脸颊淌了下来,一地接着一滴,凝聚着无法言说的悲伤欲望,这或许是她身体里最后的泪水。 林昆摸了摸兜,没有摸到能擦眼泪的东西,只能在一旁安慰,“人的一声起起伏伏,没有一帆风顺的,过段时间渐渐把这段时间的事情给忘了,四处走走,看一看别处的大山大水,说不定对人生又有另一番寄托了。” “不会的……” 李莉莉摇着头,泪水簌簌落下的更凶了,她抬起头,无助而又哀伤的看着林昆:“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恨马小伟那个王八蛋,我要让他罪有应得,我要……”深深的呼了口气,“我还有证据!”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但马上又恢复了正常,他似乎并不关心证据,而是继续安慰道:“错的人不在你,而是那些个衣冠禽兽,你是受害者,不能再自我伤害,听我的,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就算为了你的家人。” “家人?” 李莉莉自嘲的笑了起来,“我的家人都只惦记着我的钱,他们现在和我联系,唯一的话题就是钱,今天不是遇到什么困难,就是哪里又缺钱了,又或者是……算了,不多说了,你不生长在我那样的家庭了,你不懂。” “懂与不懂又怎么样呢,反正或者是为了自己,你还这么年轻,坏人会得到惩罚,从阴影里走出来活出一个真实的自我,人生短短也就几十年,对自己好一点。” “你还真挺会安慰人的。”李莉莉凄然的一笑,一声叹息,像是一下子就否定了林昆所有安慰的话,她抹了一把眼泪鼻涕,“我让你找的那个李锐你找到了么?” “明天上午的火车,到时候怎么对付他,你说的算,只要不是严重违反乱纪,我都可以配合你。”林昆笑着手。 “嗯……” 李莉莉目光里透着阴冷与决绝,“先谢谢你了。” 林昆笑着说:“先别急着谢我,马小伟的下场一定不会好,另外那几个伤害你的男人,你想他们怎么样?” 李莉莉忽然间目光诧异的看着林昆,“你到底是什么人,对了,刚才那个刘局长为什么对你那么恭恭敬敬。” 林昆笑着说:“这些你不用在意,我自然会尽量帮你。” 李莉莉自嘲的笑道:“是因为想从我这儿得到证据么?” 林昆笑着说:“做交易之前,总要试着先做朋友。” 李莉莉叹了口气,“我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希望那些人能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但是他们都是有后台的,马小伟应该会想着把他们给捞出来的,马小伟不好惹。” 林昆笑着说:“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处长么,偌大的华夏还能让他兴奋作浪了不成,这一切交给我来处理。” “你……” 李莉莉还想问林昆的身份,但只说了一个字,便马上住口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有些事情男人不想告诉你,你就是再软磨硬泡死缠烂打也不会有结果。 林昆本来想给陆婷打电话,希望上面派来的那个‘钦差大臣’来捞他,正好两人也就此见个面,商量一下之后的事情,但他马上改变主意了,把电话打到了马欣兰那儿。 “喂,马姑娘,我现在有点麻烦在警察局里,什么辖区还不太清楚,我待会儿给你问问,你能过来保我出去么?” 林昆挂了电话,对面的马欣兰倒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答应。 此时,马欣兰正在踏的私人豪宅里,挂了电话之后,脸色变的复杂起来,扈强坐在她的对面,这扈强不但是表哥,平时也是充当着军师的角色,见她脸色不对,问道:“欣兰,这是又出了什么事儿么,是林昆?” 马欣兰点了下头,道:“他现在在警察局,根据我们刚才得到的消息,一定是跟马小伟那个人渣有关。” 扈强皱了下眉头,摸着下巴陷入沉思,马欣兰也不开口,倒是坐在另一边的甘向南性子急,“管他呢,让他自生自灭算了,再说他不是挺牛x的么,找我们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