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林大校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林大校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林大校 这刘局长眼睛不大眉毛很粗,看上去不像是奸诈之人,不过一双小眼睛难免给人贼溜溜的感觉,再加上在体系里也是混了将近三十年,绝对是个地地道道的老油子。 小本子不大,红皮印着个国徽,上面的国徽尤其的刺眼。 刘局长脸上的表情一动,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从过军入过伍的,对体系里的一些证件,不熟悉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从眼前这个证件的皮毛上看不像是假的,可关键是以他的认知还从没见过这一款,再打量一眼眼前这个一身痞气翘着个二郎腿的年轻人,心里头马上一个念头蹦出来——这证件是假的,这小子是在唬他呢。 “哼!” 刘局长马上一声冷哼,一对浓密的眉毛竖起一抹尖酸的弧度,瞪着林昆说:“小子,想唬人你怕是来错地儿了吧?” 林昆脸上笑容轻佻,迎着刘局长的目光,“刘局长,你的意思是我拿了个假证件,跑到你这儿来唬人来了?” “看来你心里清楚的很嘛,警察局可不是随便能来闹事的,鉴于你今天的行为,判刑坐牢肯定是逃不掉的。” 说着,刘局长一副凶相的走了过来,伸出那浑圆的大手就准备把林昆从椅子上给拎起来,甚至还想抡起拳头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顿,让你丫的装13。 “刘局长……” 林昆淡淡的一笑,“你为什么不先拿起这个证件看一眼,万一你这么粗鲁要是针对错了人,后果恐怕不太好吧。” “你给我起来!” 刘局长的大手抓着林昆的肩膀,本来想一把将他给拽起来,结果力道是使出来了,林昆却依旧稳稳的坐在那儿,还仰着脸一副轻松的笑容说:“刘局长,咋还动手了呢?” 刘局长一下子没把林浩拽起来,这心里头自然就窝了一股火,现在这家伙还是这么一副轻佻的模样,这更是火上浇了油,把他心里头那做局长的优越感彻底点燃。 “你特么给我……” 脾气是大了点儿,直接爆了粗口,手上的力道更是加大了几分,就想着把林昆整个拎起来,这时眼前突然虚影一晃,林昆一只手看似漫不经心的捏起了证件,两根手指将证件打开,鲜艳的国徽印章出现在眼前。 ——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特工,编号007…… 一系列的关键字顿时飞旋在刘局长的面前,刘局长只觉得眼前一片眼花缭乱,目光有些呆滞的挪开,再次看到林昆的脸上,这小子还是那么一副吊儿郎当的欠揍模样,这可和刘局长印象中那些个各个面若冰霜的特工大不一样,因此尽管心中有些彷徨,但咱们这位眉毛粗眼睛小的刘局长,还是笃定这小子是在忽悠人的。 “起来!” 刘局长咬着牙关再次发力,刚才要说没有个提前准备,这会儿却是咬紧牙关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半袖裸露的一条胳膊上青筋暴凸,可结果还是没能撼动在他眼中一脸痞气轻佻的这个家伙分毫,真尼玛见了鬼了。 “小子,有本事你给我起来!”刘局长愤愤的骂道,还是一副不甘心的模样,伸手就要去摸腰间的配枪。 林昆突然跳了起来,就在这刘局长以为这小子终究服软,心里头暗暗得意的时候,林昆的手突然闪电的一般的伸向了他的腰间,直接将他的配枪抢先一步抄了过来,然后就当着他的面儿,一阵眼花缭乱的动作,然后啪的一声把手往桌子上一拍,一堆手枪的配件,包括那六发闪着金黄色铜光的子弹,全都拍在了桌子上。 刘局长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凉透,便换上了一副震惊之色,裤衩子里一层冷汗,目光呆滞的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枪零件,他和那些警校里毕业出来的大学生不同,好歹也是当过兵经常摆弄真枪实弹的,组装枪械在部队里那是很基础的一门课程,为的是让每一个士兵都对自己手上的枪有所了解,万一真的遇到紧急突发情况,比如现在已经不多见的子弹卡壳,好能第一时间找出枪械的故障所在,战场上枪就是战士的性命。 刘局长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拆解枪械虽说不是最快的,但也是中等偏上,刚才林昆这一连串眼花缭乱的表演,他不禁的扪心自问,别说是一个他了,就是当初他们班上拆解枪械最快的战友,两个也没眼前这小子一个快。 那手枪在他的手里,简直就跟揉面团一样轻松容易。 “刘局长,你现在信了吧?”林昆淡淡的笑道,肩膀上一抖,将刘局长的手给抖开,刘局长喉咙干涸,抿了两口唾沫,一脸骇然的看着林昆,“你,你真是国安局的?” “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轴的人,你要是实在不相信,可以打电话问问呀,国安局的电话你知道吧,只是我想即便你电话打过去了,以你的身份职位,怕是也不会得到答复,正常的手续是你先给你的上级打电话,再经过你省里的警厅厅长,然后再给国安局打电话。” 林昆又是一副懒散的模样坐下,两条腿搁在了办公桌上,笑着说:“刘局长,流程就是这么个流程,你打电话吧。” 刘局长暗暗的一咬牙,一把抓起了桌上的办公电话,同时眼底的余光也在偷偷的打量林昆,想要从他的表情里看出端倪,电话抓了起来,刚摁了三个号码,却突然又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林昆,脸上的表情立马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恭恭敬敬客客气气,“林先生……” “不对!” 林昆脸色一板,严肃了起来,道:“不是林先生,是林大校,按照职位划分我的等级比你高,所以先给我倒杯水。” 刘局长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现在他心里已经认定林昆不是冒牌货了,赶紧殷勤就送了上来,否则真要是得罪了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特工,那可不是他能兜得住的。 水倒了过来,刘局长双手敬上,这姿态甭提有多客气了。 林昆端起了杯子,笑着问:“刘局长,那位马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