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剪刀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剪刀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剪刀 “啊!!!” 惨叫声撕破了喉咙,似乎要将屋顶掀翻,噗嗤的一声轻响,剪子生生的插在了距离李莉莉最近的一小弟的裆下,血水喷溅了出来,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臊味儿…… 李莉莉脸上的表情决然,空洞的目光中,满是阴狠之色,或许这个过去连看见老鼠都会害怕的女生,已经变成了满心杀戮,内心的屈辱与仇恨,随着那挥起的剪刀一次一次的发泄…… 噗、噗…… “好了!” 李莉莉一口气扎下了三剪子,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的小弟,已经翻着白眼晕死了过去,那被扎烂的裤裆,几分钟前还盎然挺立抽送的欢快的一根竹竿,这会儿怕是已经被插烂了,想要重振男人的雄风,估计得下辈子了。 林昆抓住李莉莉的手,“再扎下去要出人命了。” 李莉莉脖子僵硬的回过头,空洞的眼神杀气未消,只看了林昆一眼,便将目光看向了另一边满头冷汗面无人色想要爬起来逃走的小弟,她突然大叫一声:“松开我!”挣开了林昆的手,就向那刚要爬起来的小弟扑过去。 这小弟见状,踉跄的四脚着地的往外跑,那沾满了血迹的剪刀,嗖的一下冲着他的屁股就扎了下来——噗! “啊!” 这小弟一声惨叫,直接趴在了地上,李莉莉果断的将剪刀拔了出来, 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一把将这小弟给掀翻了过来,剪刀冲着他的裤裆就扎了下来。 “不要……” 这小弟撕破了嗓门一声喊叫,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那眦目欲裂满脸紧张的模样,跟他刚才趴在李莉莉身上淫笑的模样大相径庭,仿佛前一面还在天堂,这一秒坠入地狱。 噗嗤…… 一声轻响,这小弟不想坐以待毙,两只手拼命的抓住了剪刀,剪刀的刀刃刺穿了手掌,这小弟又是一阵痛叫,忍着剧痛拼命的握着,只要一松开,他的老二马上就要去见马克思了,他以后也就再别想做男人了。 李莉莉空洞的一双眼睛发红,张开了嘴巴冲着这小弟的胳膊就咬了下来,恶狠狠的一撕扯,一大块血肉顿时被咬了下来,这小弟又是一声凄惨嚎叫,握着剪刀的手不由的一松,噗嗤的一声响,剪刀没入了裆下…… 血水喷溅,刚才还在嘶吼的小弟,一瞬间倒是安静了下来,目光呆滞的看着一脸冰冷,仿佛天生女杀手一样的李莉莉,目光渐渐乡下,落到了自己那满是血迹的裤裆上,大约沉寂了那么一两秒钟,紧接着一声惨叫,仿佛直接将他整个人掏空了一般,吼完了就晕死了过去。 噗嗤、噗嗤…… 又是接连的两剪刀,李莉莉站了起来,向另外一个吓的裤裆里屎尿一起淌的小弟走过去,这小弟嘴里哆嗦着喊着:“不,不要,刚才我……我是看他们……所以才……” “啊!” 惨叫声再次响起,中国现代史上又多了一名被女人废了老二的太监,坏事做尽,说白了也没什么值得可怜的。 李莉莉的脸上已经沾满了血,身上披着的被单滑落,雪白的肌肤也被血水染红了颜色,她已经不顾那么多了,走到了客厅里,如出一辙的将其他的几个男人,全都给废了,尤其那个嘚嘚瑟瑟张牙舞爪,一会儿少林寺,一会儿武当山,还闹出个跆拳道的阿胜,剪刀在他的裤裆下戳了十几下,差点把彷徨都给戳漏了。 最终…… 满屋子除了林昆和脸色晒白像是活见鬼一样站在落地窗前的马处长,屋子里的其他男人全都变成了当世太监。 “呜呜……” 李莉莉扑腾一声坐在了地上,两只手抱着膝盖,那红红的眼眶里,泪水汹涌的爆发出来,她的肩膀在抖,她手中的剪刀在滴血,她像是被这世界所残忍伤害,无助与绝望的泪水,一瞬间灵魂也被苦痛了,遍体鳞伤。 林昆于心不忍,又扯了一块被单过来,替她裹在身上,随后向马处长走了过来,马处长本能的想要往后退,嘴里头警告着喊道:“你,你别过来,打人可是犯法的……” 啪! 清脆凛冽的一声耳刮子响,马处长直接被打的一个趔趄,刚才一动也不动的,腿都站麻了,这一个趔趄直接摔倒在地,也是细皮嫩肉惯了,这一跤摔的他是呲牙咧嘴,回过头来瞪着林昆,“你……你倒霉了!” 砰…… 林昆又是一脚踹了过来,这一脚的力道极大,直接把马处长给踹的翻了个跟头,撞在了窗框上,这一下不等马处长翻过身来,林昆直接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啪啪的就是两个大嘴巴子甩了下来,骂道:“禽兽,那好歹是你的女人,你就让那一群不三不四的人搞?” 马处长被打的七晕八素,眼睛转圈的看着林昆,忽然间一双瞳孔瞪大, 林昆也感觉到了背后传来的血腥杀气,马处长嘴角哆嗦着,迅速的挣扎着想要逃,像是活见鬼一般的大喊大叫:“我……这事跟我没关系,你……你不要来找我,我这么多年养你,我也是花了不少钱,你背着我给我戴绿帽子,我这也是给你一点点的惩罚,我……” “林昆,把他交给我吧。” 林昆没有回头,身后传来李莉莉的声音,平静却带着满是绝望的杀气,阴冷冷的仿佛能刺穿人的灵魂一样。 林昆站了起来,笑着说:“千万不要弄死了,好歹他也是命官,就他的那些事,交给法律处理就好了。” “我知道。” 李莉莉的语气出奇的平静,平静的让人感觉不到杀气,她手里的剪刀举了起来,马处长的一双眼珠子顿时瞪的溜圆,赶紧双说捂住裤裆,“莉莉,你别冲动,我会给你钱补偿你的,不是喜欢保时捷的车么,我给你买,我……” “呵呵,给我钱呀?给我买车呀?是不是你觉得我只认钱,为了钱什么都可以不要……”李莉莉平静的一张脸上,双眼突然睁大,“姓马的,我是给你做了小三,但我不是有钱就能随便来的妓女,你今天让这么多的人……” “莉莉,我……” 噗嗤! 剪刀落了下来,马处长的喉结颤抖了,撕心裂肺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