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绝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绝境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绝境 听着楚静瑶的话,可是明显有着吃醋的意思,林昆马上茫然起来,本来躺在床上,也立马坐了起来,甭管咱们楚大美女看的见看不见,堆着笑脸说:“媳妇,这你都查清楚,不过你老公是什么样的人,你……” 话音未落,楚静瑶嗔怪的冷哼一声,“我当然知道你了……” 不等她把话说完,林昆马上温柔款款的说:“老婆……”故意拖了个长音,楚静瑶马上反问:“干啥?” 林昆笑着说:“我爱你。” 电话的另一头,楚静瑶嘴角俏皮的一笑,本来高高在上的女神,露出了小女人幸福的一面,“好了,我要陪澄澄玩了,你那边要是有什么困难,随时和我联系,实在不行的话,我让集团下面的房地产的同事过去帮你。” “谢谢老婆!” 挂了电话,林昆躺在了床上,都说女人胸大无脑,漂亮的女人也同样无脑,但这两句话不管哪一个,用在自己媳妇的身上都不成立,咱这媳妇是既漂亮又聪明。 “昆子!” 在家宅了一天的八指,站在门口喊林昆,“我打算和小李子去喝点,你跟不跟我们一起去,小李子要带我们去一家好玩的酒吧,里头可全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 林昆两只手枕在脑后,靠在床头上,笑着说:“你们去吧,我在家好好睡一觉,我可不像你们成天到晚花天酒地的,咱可是居家好男人,从来都不逛夜店的。” “……” 八指和李勇诧异的互相看了一眼,又齐刷刷的看向林昆,能明显感觉到两人脸上表情的变化,像是活见鬼一样。 两人走了之后,林昆躺在床上就准备睡觉了,这一连两天的折腾,他还真是有些疲乏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美梦刚要开始,床头柜上的手机呱噪的叫了起来。 揉着眼睛坐了起来,来电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喂?” “救,救我……”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虚弱的声音,林昆马上精神了起来,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李莉莉,“李莉莉?” “我在家,快……快来救我……”李莉莉声音虚弱,林昆再想说什么,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嘟嘟嘟的盲音,等林昆再把电话拨过去,对面传来了已关机的声音。 林昆赶紧从床上下来,事情紧急容不得他多想,揣着车钥匙就下楼,他知道李莉莉家的具体地址,宝马车直接就开了过去。 一路飞驰,本来需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这一路上也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林昆心里头虽然着急,不过却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此时…… 李莉莉所在的公寓大楼里,宽敞的房间里乌烟瘴气的,中年发福挺着个大肚腩的马处长坐在沙发上,边上站着两个黑衣大汉,房间的其他地方也有几个面目不善的男人,李莉莉跪在马处长的面前,低着头,脸上的头发凌乱,嘴角沾染着一抹血迹,一副害怕而又狼狈的模样。 马处长冷哼一声,“我供你吃喝,你倒想要出卖我?” “我没有,真没有……” 李莉莉连声说道,一只手捂着被打肿的脸,眼眶里藏满泪花,“马哥,我真的没想出卖你,真的没有。” 马处长继续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成天到晚在外头勾三搭四的,虽然我没什么证据,但我知道你这小骚货不安分,今天先给那个姓林的一点教训,明天你就搬走,喜欢哪个野男人就去跟哪个野男人过吧。” “马哥,你别抛弃我啊,我就想跟着你,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李莉莉满脸泪花闪烁,马处长直接一脚踹在了她的胸口上,李莉莉一声痛叫倒在了地上,周围的几个男人哈哈的笑了起来,马处长冲身旁一个领头模样的男人道:“阿胜,要是有兴趣的话,这妞送给你玩两天?” 被唤作阿胜的年轻人,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国字脸大眼睛,脸上有一道伤疤,目光猥琐的望了李莉莉一眼,妆模作样的冲马处长说:“马处,这是不是不太好啊,怎么说这也是你的妞,不过长的确实挺好看的。” 马处长呵呵一笑,“阿胜,从今个儿起,这妞就和我没什么关系了,你要是喜欢的话,后面就是卧室,你现在就可以……” 阿胜搓了搓手,站了起来,“马处,那我真不客气了?” 马处长点了点头,“跟我不用客气。” “不,不要……” 阿胜向李莉莉走过来,李莉莉赶紧站起来就想要逃,可这屋里头全都是马处长和这阿胜带过来的人,她往哪逃?马上被两个一脸猥琐的大汉拦住,阿胜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用力的往后一拽,“莉莉小姐,我可是很喜欢你的,今天马处长做媒,咱俩可别辜负了这……” 啪! 李莉莉回过头,一巴掌甩了过来,这阿胜根本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打了个正着,脸上的表情一懵,紧接着怒极起来。 “马哥,救我!” 李莉莉满脸泪光的向马处长呼救,马处长点上了根烟,起身到落地窗前的阳台上,背着身说:“好好伺候阿胜,他是我今天请来的朋友,跟着他也不错的。” “不要……” 啪! 李莉莉大呼一声,同时阿胜的巴掌抽了下来,直接把李莉莉打的倒在了地上,嘴角的血更浓了,头发更凌乱了,阿胜大脚板子往她的后背上一踩,呲牙咧嘴的怒骂道:“贱女人,还敢打老子,老子今天玩死你!” 阿胜冲着眼前的两个小弟看了一眼,“把她给我带进来!” 阿胜转身向房间走去,两个小弟一把将地上的李莉莉扯了起来,李莉莉绝望的大叫,“马哥,救我啊,救我……” 马处长不为所动,静静的站在阳台上,嘴角勾起一抹引测侧的笑意,卧室的门没关,里面传来了嘶啦嘶啦撕扯衣服的声音,伴随着那一声又高过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