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李莉莉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李莉莉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李莉莉 林昆不会明知故问,之所以这么旁敲侧击的试探李莉莉,无非就是想要看一下她的人品,是人都会有弱点的,他需要从这女人的性格弱点中,找到一个最优突破口。 “我是……” 李莉莉嚼着牛排,随着牛排下咽,说道:“我是个小三。”抬起头看着林昆,嘴角自嘲的笑了一下,马上又低下头,语气却装作满不在乎的说:“你总要问我是做什么的,现在我实话实说了,你一定瞧不起我了吧。” “唉……” 林昆叹了一口气,李莉莉放在桌子下的手紧紧的捏了一下,抬起头强颜一笑,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没关系啊,这顿饭算是我请你的,你给我买了这么贵重的衣服,待会儿我把钱打给你,咱们两不相欠可以了吧。” 林昆嘴角怜悯的一笑,摇头说:“我是觉得你可惜了。” 李莉莉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笑着说:“怎么这么说?” “长的这么漂亮,虽然找一个好男人嫁了,都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给别人当了小三,不觉得对不起自己的青春么,现在你还年轻可以迷途知返,要是再过上个三五年,当你迫近三十,或者三十岁往外,想回头就难了。”林昆笑着说道,一副好言相劝的模样。 “青春?” 李莉莉听后又是自嘲的一笑,一双涂着淡淡烟熏妆的大眼睛,看着林昆说:“像我这样身材好脸蛋好的姑娘,这个社会上多了去了,有几个能嫁的个好男人,身边惦记你的男人永远不会少,但只不过是想和你上上床,然后跑到哥们朋友的面前吹吹牛,要是跟他们谈婚论嫁,脱裤子之前恨不得海誓山盟,穿上裤子以后跑的比博尔特都快,这就是我们漂亮女人的悲哀吧。” 林昆笑着说:“瞧你说的,好像这个世界上就没个好男人一样。” 李莉莉放下刀叉,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看着林昆,“那你是好男人么?你愿意不介意我的过去来娶我么?” “啊?” 林昆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怔,笑着说:“我们才刚认识,这就谈婚论嫁是不是太早了,更何况我已经结婚了。” “啊?” 这一下换李莉莉惊讶了,痴痴的望着林昆,旋即摇着头笑起来,“我就说嘛,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好男人,开着宝马,长的还帅,还给我刷卡买裙子,可惜是有夫之妇……我采访一下,你们有夫之妇是不是都这样,喜欢出门给别的女孩买礼物,回家之后瞒着自己老婆。” 林昆笑着说:“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不算是个坏男人,当然我应该也不是个好男人,这符合你对男人的认知么?” 李莉莉笑着摇头,“不符合,要我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所谓的那些对老婆好又能赚钱的男人,要么是没什么大出息,只是过着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要么就是身边的诱惑不够,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不喜欢女人。” “哈哈!” 林昆笑着说:“照你这么说,我们这些男人可真够悲哀的,做的好了吧是没出息,做的不好了吧又是渣男,我说你们女人这么不讲理,就不考虑我们男人的感受?” “感受?” 李莉莉笑着说:“你们男人什么时候考虑过我们女人的感受,脱下裤子压在身子底下,我们女人只能张开腿配合,可提上了裤子翻脸比翻书还快,多少女孩因为相信爱情,在大学里被所谓的爱情玩弄的残花败柳,等出了社会找男朋友谈婚论嫁,人家一问你是不是处女,不是处女彩礼都要减半,你说男人坏不坏?” “坏!” 林昆切了一块牛排,放到了李莉莉的盘子里,笑着说:“可不能因为一个两个,或者绝大数男人的错误,就否定了所有男人嘛,你这样的断言可是很伤好男人的心的,就比如我要是说一句女人没一个好东西,你肯定也受伤。” 李莉莉看了一眼盘子里切的整齐的牛肉,“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女人,我算是看透所谓的爱情了,为了爱情而奉献自己的身体,还不如拿自己的身体来换点物质条件,人心都是会变的,把自己的青春压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还不如像我现在这样傍上一个有钱的男人……” “打断一下。” 林昆笑着说:“我可以问你一句么,你现在的男人给你幸福了么?你满足了他的色欲,可他给你的回报,应该只是一套租住的上等公寓,和每个月几千或者上万的零花钱,比起你的同龄人,你是比他们的物质条件好很多,可这种生活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你就像是一只金丝雀一样,被养在了笼子里,过着索然无味的生活。” “我很好啊!” 李莉莉嘴硬道,林昆笑着替她倒了杯酒,端起杯子碰了一下,“好与不好不是用嘴说出来的,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女人何尝不是需要鱼水之欢的,今天我跟你打招呼,你主动给我带路,我们还能坐下来一起吃饭,这就说明你并不满足你现在的生活,你想要往外迈出一步,寻找一份心的感情和身体的依托,可你又因为花着那个男人的钱,而不敢随便出轨。” 林昆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笑着说:“就好像这酒,你看着它颜色再正,能想象到它所有的味道与口感,但不敢喝下去,那这杯酒就永远没有意义,你说是不是?” 李莉莉轻轻蹙眉,脸上的表情不动声色,笑着说:“你不是我,好像你很了解我似的。” 林昆笑着说:“端起酒杯喝一口,尝尝这酒的滋味,我就告诉你我有多了解你,你不许吃惊,听我把话说完。” “哦?” 李莉莉疑惑了一声,林昆指了指酒杯,李莉莉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这酒水不是上等的,没喝出什么特比的味道。 林昆笑着说:“你老家是乡下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就你这么一个闺女,父亲是一个嗜赌的乡下人,母亲是一个本分的女人,你这一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你父亲,他不但经常打你母亲,还在你们村里头和别的女人来往,你母亲前年身体病重,你当时的男朋友家境不错,走投无路你问他借钱,结果却被他当场提出分手,你第一次到酒吧里坐台,就认识了一位姓马的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