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兄妹不睦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兄妹不睦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兄妹不睦 “你,马欣兰你……” 马功还想要开口狡辩,马欣兰却是气若神闲的笑着说:“二哥,昨天晚上我的一姐妹正好在酒吧里玩,什么都看见了,你不要误会,我没有派人跟踪你的习惯。” 砰! 马万元的手又是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对于自己的儿子,他这个当父亲的不可能不了解,他对林昆的为人不知道,但女儿刚才的话让我深信不疑——林昆不是一个轻易动手的人,从小到大女儿从未在他面前说过谎。 马功马上一哆嗦,战战兢兢的看着马万元,咕哝着委屈的说:“爸,我都已经被人打了,不管他是谁,你都得给我出气,要不然以后我这面子还有你的面子往哪搁。” 马万元微眯着一双眼睛,眼神里满是失望之色,叹了口气,说:“你和你哥就不能叫我省点心,我前半生杀戮血腥,后半生一直行善积德,你倒是好,直接扯着我的一张皮,在外头招摇过市,还能攒点人品了么?” “天茂集团的事儿我不问你,你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最好尽量弥补,昨天晚上姓林的打了你,要真是你咎由自取,这种事你以后别再来烦我了,你也是二十好几快三十的人了,什么时候能自己为自己做一回主!?” “爸,我……” “我没心情听你说话,别来烦我了。”马万元起身上楼,马功还想要再说什么,却是被他一句话给噎住了。 马功将怨毒的目光向马欣兰投过来,语气冰冷的说:“马欣兰,别以为你是我妹妹,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这么碍手碍脚的管我的事,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马欣兰慢条斯文的喝着粥,淡淡的笑道:“二哥,你现在这副模样,我倒觉得应该找个地方藏起来……”抬起头,目光不屑的看向马功,“而不是在这丢人现眼。” “你!!!” “你如果不服气,我们可以过过招,单打独斗,或者是运筹帷幄,我马欣兰是个女人,但比起你马功……呵呵。” 语气里尽是不屑,眼神里又满是蔑视,马功直接被气的那肿高的脸颊直哆嗦,狠狠的丢下一句:“马欣兰,你有种!”便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脚底下不小心绊了一下,呼通的一声,整个人差点摔到地上。 咚咚咚…… 马功走了后,对父亲一向体贴的马欣兰上楼,敲了敲马万元房间的门,轻声问道:“爸,你没事吧?” “进来吧……” 马万元的声音里藏着一丝愁苦,马欣兰推开了房间的门,马万元坐在窗前,手里夹着一根烟,整个人一下子仿佛老了很多,铁青的脸色藏着一抹淡淡的愤怒。 马欣兰坐到了他的对面,微笑了一下,说:“你在替二哥生气呢?你是不是想对林昆动手,给二哥报仇?” 马万元看着女儿,嘴角苦笑一下,父女俩经常谈心也不避讳,“欣兰,你的两个哥哥要是能像你这么懂事就好了,我每天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心事了,哎……” 长长的一声叹,接着又说:“这个林昆明知道你二哥,却还这么对他动手,是不是太不给我们面子了,一个没有诚意的合作伙伴,我们真的要继续跟他合作下去么?” 马欣兰微笑着说:“爸,你这说的是气话,你平心静气好好的想一想,你觉得林昆真的是没有理由动手么?而且,在林昆动手之前,我二哥他会本本分分的么,换句话说,根据我对二哥的了解,应该是他先动的手。” “可是……” “爸,我把林昆从中港市请过来,我的眼光不会错的,二哥什么样的为人你心里也清楚,作为父亲你愿意为自己的孩子着想,这没什么不对,但大局当前,你要为整个局面考虑,否则只要洪林门一动手,我们红缨帮可能就要从吉森省的版图上消失了,这你心里知道。” “嗯。” 马万元沉吟了一声,看着马欣兰说:“欣兰,这个林昆不会是引狼入室吧,你昨天跟我说如果我们合作成功,他要洪林门所有的产业,到时候会不会反咬我们一口?” 马欣兰笑着说:“爸,你放心,我敢把他请来,就自然留了后手,这一次是我们红缨帮一举成为吉森省第一大帮派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又怎么会给他人做嫁衣。” 马万元满意的笑了起来,也没有多问,“那就好。” …… 李勇一口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完了,大致上就是说这俞苏是天茂集团的千金,而且是红缨帮二公子点了名的女人,又说了一大堆红缨帮在吉森省蛮横的话,林昆听完后依旧淡定,淡定的让李勇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没说明白。 “林哥,你听明白我说的了么,我知道你身手了得,可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所以……” “放心吧,没事的。”林昆笑着说:“昨晚儿我就见过那马公子了,这小子是个混蛋,我就动手揍了他一顿。” “打的好!” 八指兴奋的笑道:“我要是遇到了这小子,也揍他一顿,就当是替那马老帮主教育教育儿子了。” 李勇则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个人,就当是他们在说给自己涨志气的话了,稍稍冷静之后,李勇凑到林昆的跟前小声的说:“林哥,你还是赶紧离开吉森省吧,免的到时候红缨帮全体出动……” “放心吧,没事的。” 林昆笑着说,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蒋叶丽打过来的,林昆掏出手机,蒋叶丽道:“你叫我调查的事情,我已经调查出来了,有一个人在吉森省那边,是我过去的一个朋友,她比较了解情况,我把你的号码给她了,稍后她会跟你联系,你们俩见面聊吧。” “你朋友?” 林昆笑着问:“男的女的?” 蒋叶丽笑着说:“你可要把持住自己,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被她吃了。” 蒋叶丽刚挂断了电话,没过上两分钟,林昆的手机又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