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谈判(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七十四章:谈判(1)

第一百七十四章:谈判(1) 蒋叶丽说完之后,两个人都沉默了,这时门外被人敲响,蒋叶丽问了句:“谁啊?” “是我,阿东。” “门没锁,进来吧。” 阿东推门进来,看见林昆后点头打招呼,态度十分的恭敬,按照年龄来算,阿东要长林昆几岁,按照入百凤门的先后来算,阿东更是早林昆好几年,但此时阿东见到林昆之后,所流露出的尊重,绝对和年龄和资历无关,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强者,他是打心眼里的钦佩。 林昆对阿东也很是客气,笑着喊了声东哥,阿东连忙摆手笑道:“昆哥,这可使不得,咱们百凤门的规矩都是按照地位尊卑,跟年龄无关。” 林昆笑了笑也没再多说什么,这百凤门的规矩也不是一两天的,也不是他说改就能改的,再说阿东现在过来肯定是要有事情向蒋叶丽汇报的,还是谈正事要紧。 也不避讳林昆,阿东直接向蒋叶丽报告道:“大姐,外面那三个人要见你。” 听阿东的口气,再看蒋叶丽听后的反应,林昆马上就猜出了是那三个富商,蒋叶丽最近一直在躲着那三个富商,在没有寻找到正面的解决方案之前,她打算先拖一拖,等想到了完全之策之后,再跟他们谈判。 蒋叶丽眉宇不由的一锁,一阵忧愁挂上眉梢,稍稍犹豫一下,道:“你去跟他们说我不舒服,不方便见他们,等改天有时间再约见他们。” 阿东道:“大姐,他们这次来势汹汹,连律师都带来了,说今天非要见到你不可,否则就一直在这耗下去,还说你要一直这么躲着,他们要通过法律手段,先叫法院过来封了咱们百凤门。不见……恐怕不行啊。” 蒋叶丽眉山的忧愁更浓了,将一对精致的黛眉压弯,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眼前她感觉自己像是被逼到了绝境。 “见就见!”在心里经过了一番抉择之后,蒋叶丽站了起来,眼下的事是想躲也躲不过了,这时一直一言不发的林昆突然开口:“姐,等等!” 蒋叶丽和阿东一起看向林昆,林昆云淡风轻的一笑,道:“还是我先去会会他们吧,我这个二当家也不能只挂个名字不是,遇到事得往前冲啊。” 阿东眼神颇为怀疑的看着林昆,要说身手,阿东绝对佩服林昆佩服的五体投地,但说到谈判切磋上,他对林昆还真就是心里没底,他将目光看向了蒋叶丽…… 蒋叶丽脸上的表情琢磨不定,但能看得出她很欣喜,倒不是因为别的,林昆能说出这番话来,就证明他是真的把百凤门当做是自己的家了,能得到这样一个过江龙的鼎力相助,她不愁百凤门没出头之日。 “好!”蒋叶丽肯定的说道,目光中满是热忱的信任和期盼,向林昆叮嘱道:“那三个老滑头都不简单,他们说的任何一句话你都要仔细琢磨,别中了他们的拳头,尤其他们还带了律师过来,你更得小心。” 林昆笑着说:“姐,你就放心好了,占便宜不敢说,但吃亏肯定不能。”说完,他和阿东就从蒋叶丽的私人套间里出来,刚从屋里出来,林昆就对阿东说:“东哥,那三个老家伙的资料你都知道吧,跟我说说。” 尽管按照百凤门的规矩,阿东得管林昆叫哥,但林昆习惯按照他自己的套路来。 “嗯。”阿东也不在哥不哥的这事情上纠结,就将那三个老家伙的资料简短的说了出来,等两人来到了二楼的一个贵宾室里的时候,林昆对那三个老家伙的资料也了解的差不多了,这三个人都算是中港市的大富豪,在整个辽疆省的富豪榜上即便是排不进前十名,至少也是前二十名,手上都握着不同程度的实体产业,其中一个绰号李老四的是山东人,十几岁就来了中港市,现在在中港市有十多家珠宝店,另外在全国各地也都开办了不少的分店,地地道道的一个钻石王。 还有一个叫肖治国,早年是中科院的院士,后来下海创办自己的企业,二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新型发光材料的研究,在整个业界一直是个领军人物,他所创办的企业以中港市作为基地,年利润达数亿。 还有一个叫张德胜,是土生土长的中港市乡下人,三十多年前空守创业,致力于农产品的加工营销,是一个能在地垄沟抛出黄金的牛x人物,如今他名下的企业遍布整个东三省,几乎没个老百姓家的厨房里都有他的企业产品的影子,他也曾多次被评为中港市最杰出的农民企业家。 这三人在业界都是精英,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硬伤,就是后继无人,这个后继无人不是说他们没有儿子,而是他们养的儿子都是超级败家子儿,老子们每年赚来的金山,得有一大部分被他们给挥霍了。 走进贵宾的包房,已经专门有服务员在这伺候,但这三个大佬脸上的表情都很让人接受不了,倒不是牛逼哄哄,而是黑着一张脸让人感觉不舒服。 既然做了这百凤门的二当家,林昆就有义务为手底下的每个人考虑,他笑着冲那几个在一旁站立不安的女服务员挥挥手,“没你们的事了,都出去吧。” “等等!” 林昆的话音刚落,李老四不愿意的喊了声,接着又瞥了一眼林昆,目光里满是不屑,不咸不淡的道:“你算是哪根葱,我们是这里的股东,股东来这里喝东西,服务员不留下来陪着,难道你要我们亲自倒茶倒水?” 服务员马上站住,纠结的看向林昆,林昆微笑的看着李老四,伸手冲几个服务员摆了摆,又笑着说道:“你们下去吧,这里没你们的事了。” 李老四马上嚣张的冲几个服务员威胁道:“我看你们今个谁敢离开!”说完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林昆,满是不善之色的道:“这里没你什么事,去把蒋叶丽给我叫来,今天她要是不出面,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呵呵……” 林昆冷冷的一笑,对付这种习惯性装逼的人,他一向都是照虐不误的,麻痹的给点笑脸当爱情了,还真当咱们林大兵王是软柿子好捏呢? 林昆脸上微笑,语气却是极其轻佻的说道:“这位大哥,你就是李老四吧。” “哼,你算是什么东西,敢直呼老子的绰号,你特么的得喊老子李爷!” “哟呵……”林昆又是轻佻的一笑,接着马上就是一记大巴掌挥出,那蒲扇大的巴掌直接在空气中卷起一阵劲风,呼啸着就向着李老四的脸蛋子扇去,在场的除了阿东反应过来之外,其余的人都没反应过来,就听‘啪’的一声极其凛冽的脆响,李老四顿时应声惨叫,整个人被打了个重重的趔趄,身体坐在沙发上旋转着就向一旁倒去。 当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李老四已经坐了起来,他的嘴角鲜血直流,嘴里的两颗牙齿都被打的松动了,那张肥腻白净的大脸半边肿的老高。 “麻痹的,你敢打老子!”好歹也是个有钱的大佬,被人这么当众的掴耳刮子,李老四的面子很挂不住,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林昆的鼻子就大骂,而且抡圆了肘子,还有着一股要跟林昆动手的势头。 对待这种有钱就得瑟的土豪,让他们不再嚣张,让他们立刻傻逼的办法就是一个字——打!这边李老四刚叫唤,众人刚刚从方才的惊诧中过神,林昆的大巴掌又抡了起来,这一次同样的劲爆快速令人反应不及…… 啪! 又是一记极其响亮的大耳刮子狠狠的抽在了李老四的脸上,刚才打的是他的左脸,这一下换到了有脸上,那巴掌上强大的力量,直接将李老四打的一个半旋转,呼通一声栽倒了身后的沙发,嘴角的鲜血更红了…… 所有人再次惊诧,任谁也想不到,这个未曾谋面的年轻人会如此的冲动,上来就是两个大耳刮子甩过来,要知道这李老四的身份可是不一般啊。 阿东看着林昆,整个人几乎已经傻了眼了,他还寻思着看看林昆会用如何高明的手法跟这三个难缠的老家伙谈判,结果上来就开始动手了。 李老四再站起来的时候,两边的脸颊都肿的像馒头一样,他心中滔滔的怒火无法形容,几乎已经完全冲昏了理智,他嚷开了嗓门就冲身边的律师吼道:“次奥,你特么的还愣着干什么,他打老子你没看见啊!” 那律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脸颊瘦的有些病态,架着一个方方正正的大眼镜,脸上的表情总让人联想到‘奸邪’两个字,一看就不是啥好鸟,估计平时接的案子和赚的钱,都是些昧着良心的案子和钱。 李老四可是花了大价钱请他的,这律师也知道该往上‘冲’的时候必须往上‘冲’,他一副清瘦的架子骨,想要跟林昆动武肯定是不行的,但他可以动文的,他马上就搬出了法律向林昆谴责,中心思想只有一句——你现在的行为是犯法的行为,我的当时有人有权控告你! 林昆呵呵一笑,冷冷的呢喃了一句:“哎呀我这暴脾气,真惯你毛病啊!”说完之后大巴掌又是猛的一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抽在了这律师的脸上,这律师‘啊’的一声痛叫,眼镜直接就被打飞了。 这律师也被打的倒在了沙发上,当他从沙发上爬起来,满脸怨气的瞪着林昆的时候,林昆还真就不惯着毛病,一脚直接就踏向了他的腰,呼通一声直接又把他给踩在了沙发上,痛的这厮又是一顿呜啊惨叫。 如果说刚才林昆甩了李老四两耳刮子那是惊诧,现在打过了律师之后,众人的心里都感到深深的震惊——这厮居然连律师都敢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