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卖身契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卖身契

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卖身契 李勇在部队里只是正常的服兵役,最初也是图一个养身板的地方,用他自己的话说,老家穷乡僻壤,父母都是老实憨厚的乡下人,一辈子也没见过什么大钱,当时他是有机会考入市重点高中,老家的人也曾将厚望寄托在他身上,毕竟那穷山沟里走出一个大学生不容易。 可李勇自己的心里清楚,若是考上了高中,接下来便是大学,每一年的学费和生活开销,都是父母肩上的担子。 这担子对于那些家境富裕的来说不重,可对于自己那渐渐年迈,生了三个姑娘一个儿子的爹妈来说,重如千金。 他顶着骂名,高三最后的半年里,一路从学校前三名的成绩,滑落了倒数三十名,父亲打了他巴掌,母亲被他气的流泪,只有最懂他的大姐,给他熬了一碗肉汤。 大姐婚姻不幸,剩下外甥之后就和那个整天没正经的渣男离婚,父母除了要供他这个学生,还要照顾小外孙,这一切李勇平日里不说,可十几岁的他全看在眼里。 去部队当兵,也算是最好的选择,不需要花钱去所谓的技校,在部队里是苦了点累了点,但好歹有补助可拿,几年当兵攒下来的钱,他几乎一分不少的寄回家里。 可父亲还是不待见他,一辈子不曾打过他的父亲,自从初三时候打过他的那一巴掌后,便变的格外沉闷了,而母亲见了他最多的是叹息,也总是会念叨着,要是当初他能努力学习,考上大学,这会儿工作或许会体面些…… 三人坐在一家路边大排档里,吃着肉串,喝着酒,借着酒劲儿李勇把心中的苦楚都倒了出来,他的这些事林昆过去都是知道,要不然也不会格外的就照顾他。 李勇放下了酒杯,颇为自嘲的骂了句没出息,摇头晃脑,更多的还是对现实的无奈,他醉眼迷蒙的看着林昆,苦笑道:“林哥,你说我是不是很没出息?本来退伍以后,想着要干出一番事业,让爹妈过上好日子,让我那小外甥也不再被别的孩子瞧不起,就算为了我自己,也可以再次把腰杆挺直了,可现在除了一个月混到手的两三千块钱,我真的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林昆倒上酒,举着杯子笑着说:“别说那些泄气的话,先走一个。” 铛! 两人碰了下辈子,八指也举起了杯子,“哎,带我一个啊。” 三人又一起碰了一下,仰头干了,放下杯子,林昆笑着问李勇:“你说你想干出一番事业,具体想过什么行业么?” 李勇道:“我退伍回来之后,倒腾过海鲜,结果赔了,去工地学过瓦工,干了大半年,钱却一分没要出来,也是后来才入的房屋中介,结果又遇到了楼市不景气。” 八指哈哈的笑道:“那你小子这也是够倒霉的,干啥啥不行。” 李勇可怜巴巴的看了八指一眼,道:“八哥,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啊,我这都已经够惨了,你还笑。” 八指拍了一把林昆的肩上,笑着说:“要不你跟昆子混吧?” 李勇马上愣愣的看着林昆,“林哥,你是来吉森省做买卖?” 林昆笑着说:“也谈不上买卖,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行业发展一个,有什么合适的行业,你给推荐一个?” “这……” 李勇挠了挠头,说:“这我还真不知道,早先的时候,我只知道倒腾海鲜挺赚钱的,再就是干房地产开发,房地产开发这个投资太大,涉及的面也太广了,重要的是现在房地产行业不景气,许多楼盘都卖不出去。” 八指猥琐的笑道:“咱们吉森市的夜生活怎么样?” “夜生活……” 李勇意味深长的一笑,道:“八哥,要不待会儿带你去耍耍?” 八指回过头看了林昆一眼,“昆子,咱去放松放松?” 林昆看看八指,又看了看李勇,见两人都颇有兴致,也不好扫了他们俩的兴,笑着说:“那就找个地方喝两杯。” 吃饱了喝足,李勇去结了帐,然后三人就打车来到了吉森市的酒吧一条街,吉森省和辽疆省毗邻,经济整体来说与辽疆省不相上下,可发达的城市却比不了中港市。 吉森市是吉森省的省会城市,繁华程度自然不低,这酒吧一条街也算的上繁华,可比起中港市南城区的那一片临海的就把一条,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天然风景都差了些。 三人下车,李勇带着林昆和八指,来到了一家挂着‘夜黄鹂’牌匾的酒吧门口,李勇笑着说:“这家酒吧我来过几次,算是平民酒吧里最好的一家了,而且每天晚上,都会有不同的活动,也是最好玩的一家了。” 三人走进酒吧,门口那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穿着的极其暴露性感,声音嗲嗲的齐刷刷的喊了声:“欢迎光临!” 八指嘿嘿一笑,凑到林昆的身边说:“这些都不错。” 林昆笑着白了他一眼,“别这么猥琐,吓着人家姑娘了。” 三人走进了酒吧大厅,喧嚣的dj声迎面而来,和绝大数的酒吧一样热闹,无数人在舞池的中央扭动着身体,同时也有许多坐在座位上的人,眼中光芒闪烁,在寻找着彼此的猎物,酒吧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人们带着一副疲惫的身体进来,寻求一份心灵堕落的快感。 三人来到了吧台跟前,一人点了一杯啤酒,这一次林昆没再让李勇掏钱,抢着掏出银行卡刷卡,李勇觉得过意不去,林昆笑着说:“都是兄弟,就别分的那么清了。” 李勇笑着点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他,通常这酒吧里的活动都是每天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开始,这回让还差半个小时,于是就问吧台后的酒水小妹,“美女,咱们这儿今天晚上什么活动啊?” 酒水小妹笑着说:“每天晚上的活动都是秘密,不提前公布哦。” 李勇笑着说:“我是咱们这的老顾客了。” 酒水小妹很决绝,笑着说:“老顾客也要保持神秘哦。” 八指好奇的问李勇,“这酒吧里的活动还挺好完的?刚才咱们进来的时候,签的那个卡片是什么东西?” 李勇神秘的笑道:“那是卖身契,今天晚上只要你没离开这家酒吧,你就属于酒吧的,所有解释权都在酒吧。” 八指马上瞪大了眼睛,“我靠,那要是酒吧要爆我的菊花,我岂不是还得洗的白白净净,然后撅起屁股?” 李勇哈哈笑道:“是这意思。” 八指眉头一挑,冷笑一声,道:“真要是那样,我就把这酒吧给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