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可恶的娘们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可恶的娘们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可恶的娘们 “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我……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 楼顶,三十几层高,湛蓝的天空似乎伸手可触,铁力情绪激动,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冲一个穿着西裤衬衫的男人喊道,这男人就是楼下民警所说的那个谈判专家。 林昆和八指从通往楼顶的楼梯走出来,马上被两名民警拦住,其中一个三十出头的民警厉声喊道:“干什么的!” 另一个民警作势就要掏枪,被林昆一把按在了手背上,笑着说:“两位警察同志,我们是那哥们的朋友。” 两名民警对视一眼,不等他们有所反应,八指亮开了嗓门,就冲铁力喊道:“铁力,你站在那儿搞什么呢!” 铁力闻声一愣,向林昆和八指看了过来,道:“林兄弟,八指兄弟,我……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我……” 林昆从两名民警的中间走了过去,两名民警没有阻拦,只是谨慎的跟在身后,林昆笑着冲铁力道:“你是不是没要到钱,还打了人,你怕警察抓你去坐牢?” “我……” 铁力那张老实憨厚的脸上,突然流下了两行泪,“要不到钱就救不了我母亲,我要是再被关进监狱里,我母亲没人照顾,她要是知道我蹲监狱了,也一定受不了打击,我……” “铁力!” 见铁力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激动,越来越绝望,生怕他会突然转身跳下去,林昆赶紧出口打断,“一切都没你想的那么糟糕,我会帮你把钱要出来,警察那边也不是什么大事,打人最多也就蹲个拘留,交点保释金,你可不能有轻生的想法,只要你还活着,一切都有希望,你要是不在了,你忍心你母亲一个人孤苦伶仃么?” “我……” 铁力低下头沉默了,林昆慢慢的向他走过来,边走边安慰,“铁力,你一定要相信我,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 “林兄弟……” 铁力缓缓的抬起头,目光感激的看着林昆,“真的么?” 林昆笑着说:“我林昆向来说一不二,要是做不到我也不会说出口,本来最开始我也想过要帮你的,可你一直住在乡下,对这城里的人心不了解,我也想给你一次机会,认识一下这个社会上的险恶,这对你以后都会有好处的。” 眼看着林昆就要走到铁力的跟前,身后突然传来了马欣兰的声音,“铁力,把你的账本给我,欠你的钱一分不会少!你打的那个人也不用负责,责任不在你!” 听到马欣兰的声音,铁力望了过去,然后又有些茫然的看着林昆,“林兄弟,这个女人是谁?” 不等林昆开口,马欣兰已经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道:“我是这家房地产的监理人,之前对你的债务问题不清楚,现在可以跟我下去核实一下么,只要一切属实,我可以马上给你钱。” “真的?” 铁力不相信马欣兰,他人生到现在一直都生活在乡下,那里虽然也有尔虞我诈,但民风毕竟纯朴,初来乍到,先是在火车上遇到了故意碰瓷的男女,后又在火车站遇到了黑店的那帮人,之后又到这楼盘讨债不成,他这短短几天所见的坏人,都是他之前所从未见过的。 铁力将目光看向林昆,林昆冲他微微一笑,点头说:“这个人可以相信。” 从楼顶上下来,警察和相关的人员都被马欣兰安排的离开了,在售楼处的一间办公室里,马欣兰安排铁力暂时待下,她将铁力所拿的账本逐一核实,看似在认真核实,其实也就是做一个过场罢了,这楼盘她是挂过监理人的名头,可因为是马功的产业,她始终未涉足过。 合上了账本,马欣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冲铁力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道:“铁先生,账本无误,之前欠款的事情我不知道,我这就安排把本金和利息都给你。” “利息?” 铁力忐忑不安的脸上,顿时又闪过一抹惊讶之色,连连道:“马小姐,我不要利息,你只要把我爸的工钱给我就好了。” 马欣兰笑了一下,已经对扈强开始交代,“表哥,你按照这账本上的时间具体核算一下,利息就按银行的标准最高的来结算,马上现金把这些钱拿过来给铁先生。” 扈强接过账本,答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铁力不安的将目光看向林昆,林昆笑着说:“马小姐这是在帮你。” 铁力微微一愣,连连向马欣兰道谢,“谢谢马小姐……” 坐在林昆身旁的八指,目光不屑的瞥了马欣兰一眼,张口刚要开口,被林昆不着边际的踢了一下脚,打住了。 扈强很快就回来了,欠铁强父亲的帐一共是四万多,算上利息,马欣兰又私人赞助了一些,一共给了五万。 五万块钱摆在眼前,对于铁力这个老实的庄稼汉子而言,那简直就是一笔天大的数目,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时此刻他却是激动的流下了两行眼泪,喃喃道:“俺娘的病这下有治了……”擦了一把泪水,站起来,向马欣兰走了两步,然后扑腾的一下跪了下来,“马姑娘,谢谢你!” 马欣兰一副受宠若将的模样,连忙起身将铁力给扶了起来,“铁先生,你可千万别这样,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欠债本来就应该还钱,拖到现在是我的疏忽。” 铁力抹了一把泪,又是说了一番感激的话,马欣兰本打算留他下来吃一顿午饭,可铁力急着拿钱回老家给母亲治病,于是马欣兰又让扈强给安排了一辆车送铁力去火车站,并且也帮他将火车票给买好了。 林昆和八指没有去火车站送铁力,回到了私人山庄,关上了房门,八指怒气汹汹的一把踢翻了一张桌子,嚷着就骂道:“这个姓马的小娘们,太不讲究了吧!” 林昆却是不愠不火,笑着说:“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铁力是个人才,从自我的人身价值而言,如果放在乡下种地,实在是可惜了,马欣兰也不过是爱惜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