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按摩高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按摩高手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按摩高手 (第二更) 林昆一听这声音,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很明显隔壁的八指是搞上了,而且听那小姑娘的动静,看来是被搞的不轻,那八指可是双手沾满血气,浑身是杀气的纯东北汉子,若是那小妞也和眼前的这小姑娘一样小鸟依人,怕是一番风雨过,两条腿走起路在都得打颤儿。 孤男寡女,暧昧的声音滔滔不绝,林昆真想一脚踹在墙上,直接把墙给踹个窟窿,一下来这墙的隔音有问题——该踹,二来也是想让八指知道一下,别搞的太猛,隔墙有耳,咱可是想要堂堂正正坐怀不乱一回,大家都是兄弟,可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策马狂奔…… “咳咳……” 感受着眼前小姑娘那双眸之中凝聚的炯炯光芒,林昆干咳了两声来掩饰尴尬,大手还按在那饱满的一堆酥胸面前,眼前这姑娘如果按身高来计算,应该只有一米六左右,和林昆一米八五的身高比起来相差悬殊,但胸前的一对饱满的规模,却像是两颗大号的馒头。 女人身材高挑自然讨喜,但像这种小鸟依人的,那杀伤力也是极大的,何况这孤男寡女,灯光虽是明亮,却时刻都有可能被窗外那浓浓的夜色淹没,再加上隔壁那气势不减声音旖旎的策马狂奔,声音断断续续却如同那一剂剂发猛的春药直接注入了血管里…… 林昆觉得喉咙有点,咱不是那名芳千古的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何况古书的上的记载,柳下惠之所以能坐怀不乱是因为性无能,咱也不是那藏地高原上盘腿打坐大悟人生的高僧…… 咱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直男,东北的纯爷们儿,哪经得起这诱惑! 啵…… 女人看似清纯婉约,可在这种地方上班,专门做这种伺候男人的活儿,即便看似再楚楚可怜,那也是个拿捏男人心里的高手,瞅准了时机欺身向前,那鲜嫩的两瓣红唇,贴着林昆那淡淡胡须的嘴唇就吻了下来…… 深吸! 那滑腻柔软浸染着一丝芳泽的小舌头,如同一条婉转的小妖精一样,滑入了口中,并且肆无忌惮的撩拨了起来。 温热的呼吸,如兰的香气,姑娘整个人坐在了林昆的怀里,两条腿叉开夹住他的腰,那挺翘的小屁股隔着一层薄薄的裤子,在那儿看似无意实则有意的摩擦着。 林昆深呼一口气,马上就别撩拨的当下的二弟揭竿而起,吵着要闹革命了,一把将这姑娘掀翻在了床上,姑娘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他,那双眼里充满了渴望,那若即若离而又欲拒还休的眼神,似乎在无声的召唤着。 林昆呼吸粗重,一双眼睛里红光闪闪,像是一头即将发狂誓要将眼前这个姑娘撕碎的凶猛野兽,一只大手向着姑娘的胸口就抓了去,姑娘似乎人命一般的闭上了眼睛,那娇滴滴而又任君摆布的模样,格外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大手刚要触碰到姑娘的胸口,带着一丝轻微的颤停了下来,一口粗重的呼吸吸入胸腔,林昆整个人停住了。 时间一分一秒,心跳的节奏清晰可闻,姑娘躺在床上几秒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目光带着一丝错愕,林昆已经坐回到了窗边,抽出根雪茄叼在了嘴里,烟气吐出,那纯正的古巴雪茄的香气,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姑娘愣愣的看着林昆,似乎还有些不愿意从床上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叫人心中难免又生起怜悯,可林昆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甚至不去看她一眼。 “林先生,我……” “嘘!” 林昆嘴角淡然的一笑,“不要再编故事了,我不管扈强答应给你多少钱,今天晚上一切到此为止,你回去告诉他和马欣兰,如果真的诚心合作,就别搞这些没用的,要是想动什么歪心思,我现在马上走人。” 姑娘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尴尬的染上了一抹红晕,她再看向林昆的目光里,多一丝钦佩,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站在林昆的面前鞠了一躬,“林先生,那我走了。” 房间的门关上,空气中还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林昆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盎然抬头的小木棍,这尼玛柳下惠当的可真不容易,英雄难过美人关,太熬人了。 隔壁的房间也安静了下来,林昆大约估摸了一下时间,最多也就十多分钟的样子,心中暗暗笑道,这八指也不行啊,平日里吹的叮当响,简直就是神男化身,欲女们的在世良药,结果还不是十几分钟就缴械投降? 走廊里,从林昆房间走出的姑娘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隔壁房间的门口,隔壁房间的门也开了,一个身材高挑披着卷发的女人走出来,边走边活动着身上的关节。 “小丽,你……”从林昆房间出来的姑娘小声的疑惑问道。 被称作小丽的姑娘,脸颊上还擦着一抹潮红,看了一眼从林昆房间里出来的姑娘,苦笑道:“遇到奇葩了,你呢?” “啊?” 从林昆房间里出来的姑娘疑惑了一声,道:“他有特殊癖好?” 小丽示意两人先离开这,边走边小声的说:“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男人,遇见了姑娘不啪啪,专门按摩。” “按摩?” “不是我给他按摩,而是他给我按摩,还别说真挺舒服的,这男人好奇怪,按摩的手法倒是很熟练呢,他还……” 小丽脸颊微微一红,带着一丝羞赧,道:“他说他会揉胸,一个月一个疗程,每天四十分钟,能大一个号码呢!” “啊?” 从林昆房间出来的姑娘,目光落在了小丽的一对酥胸上,然后掩嘴一笑,“你的都已经够大了,还想再大啊?” 小丽马上神秘兮兮的说:“可是他按的真的好舒服呢。” 咚咚咚…… 林昆的房间又被敲响了,以为又是那个姑娘回来了,本来不想搭理,可外头传来了八指的声音,“昆子……” 林昆打开门,八指穿着一条大裤衩,光着个膀子进来。 林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尤其落在了那大裤衩的中央,八指一看他眼神古怪,赶紧两只手围住那规模堪称壮观的裤裆,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说:“咱是直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