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求你了大哥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求你了大哥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求你了大哥 (今天三更,补昨天欠的……)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林昆正躺床上睡觉,迷糊的睁开眼睛,走到门口问了句:“谁啊?” “林先生您好,我是扈哥安排给您服务的,方便开一下门么?” 声音听起来很嗲,也很甜,像是某位知名的台湾艺人。 “有事么?” 林昆没有开门,大家都是成人年,这深更半夜的来敲门,肯定是为了男女之事,声音好听不代表人漂亮,人长的漂亮不代表咱们林大兵王是那种随便的人,一句话说白了,风流是男人的本性,眼光则是个人的品位。 “哦,夜里人家睡不着觉,就想着过来看看林先生睡了么?要是没睡的话,人家想进去和林先生聊聊天。” 声音嗲嗲的,带着一丝渴望被保护的小女人味道,普通的直男一听,肯定马上开门把人家小姑娘迎进来,好好的关爱关爱,怎么说这也算是扈强尽的地主之谊。 “等明天再聊吧,今天太晚了,孤男寡女不方便。” 林昆语气平和,嘴角却是淡淡的一笑,说完就回到了床上。 咚咚咚…… 房间的门又被敲响了,看来这个姑娘还挺执拗的,林昆怕她一直这么敲下去,于是又趿拉着拖鞋来到门口,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道:“姑娘,我不需要什么服务。” “林先生……” 林昆说完刚要转身,门外又传来了小姑娘嗲嗲可怜的声音,“你要是不让我进去,回过头扈哥会打我的。” 林昆脚步一迟疑,门外的声音继续说:“我们来这里工作,就是要服务号来这里的贵宾,要是被贵宾拒之门外,就会被认定工作能力不行,挨打了之后还要被开除。” 越说越可怜,最后竟带着一丝哭腔,令人实在于心不忍。 吱…… 房间的门打开了,门外是一个穿着窄裙吊带的姑娘,裙摆很短,几乎就是要齐x短裙,里面若隐若现的一条白色底裤,上半身的吊带也是紧绷的,露着香肩裹着一对酥胸,身材不高但十分的婀娜,典型的小鸟依人。 白皙的一张小脸上妆容精致,一双满含泪光的大眼睛正楚楚的看着林昆,仿佛下一秒钟,泪水就要落下来。 林昆愁的直皱眉,同情泛滥可不是好事,可他偏偏见不得女人哭,“算了,你先进来坐会儿吧。”说完,让开了一条路。 小姑娘马上感激而又欣喜的看着林昆,“林先生,谢谢你……”然后就像是一只形单影只的小鸟飞入屋中。 咔哒…… 林昆将屋里的大灯点着,房间里一下子明亮了气力啊,小姑娘进到了屋里以后,先是一副羞涩的模样站在那儿,微微的低着头,脸颊上染着一抹淡淡的红晕。 林昆坐到了床上,冲小姑娘说了一句:“随便坐吧。” “嗯。” 小姑娘腼腆似的点了下头,直接走到林昆的跟前,那窄裙下挺翘的小屁股,向着他的大腿中间就要做下去。 林昆赶紧闪开,小姑娘坐了个空,哎哟的一声惊呼,那白皙娇嫩的脸颊上,醮染的一抹红晕飞了起来,似是花容失色。 林昆站了起来,眉宇间一道冷光闪过,“我让你进来,是不想让你难做,可没想过要怎么样,请自重。” “对,对不起……” 小姑娘羞涩的低下头,从床上站了起来,仿佛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那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令人不忍心责怪。 “行了,你在这儿坐一会儿出去吧,到时候就不会被为难了。” 林昆抽出根烟叼在嘴里,小姑娘马上拿起床头柜上的打火机替他点着,始终是一副低着头认错的模样,又是说不出的乖巧。 这样的姑娘的确挺特别的,至少不像想象中那样风骚放浪。 林昆抽了一口烟,淡淡的问道:“你这么年轻,长的又不差,非要到这里上班么?应该还有别的出路吧。” 小姑娘低着头,委屈而又无奈的说:“我也知道,我这是在拿青春换钱,可我如果真的离开这儿,我没有学历,也没什么技术在手上,到哪儿都赚不了这么多的钱。” 林昆吐了个烟圈,道:“找个靠谱的男人嫁了不是挺好的么,相夫教子,过着看似普通却很幸福的生活。” 姑娘摇了摇头,道:“靠谱的男人太少了,我有两个姐姐,都结婚了又离婚了,她们都比我漂亮,结果都是被男人给抛弃了,现在独自带着孩子生活,太苦了。” “所以你就不想过那种普通女人的生活,而是出卖自己的青春?” “嗯……” 姑娘点了下头,淡淡的唏嘘一声,道:“我曾经也是有过喜欢的男人的,结果他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本来也是打算结婚了,可生活就是讽刺,我能怎么办?” 林昆坐在床上,翘起了二郎腿,无奈的一笑,道:“怎么渣男全都让你们家的三姐妹遇上了,就再没好男人了?” 姑娘似乎很委屈,一双晶莹闪烁的大眼睛抬头看着林昆,“我们姐妹也不愿意呀,可偏偏遇到了渣男。” 说完,好似忆起了那令人伤心的往事,竟真落下泪来。 流血流泪不怕,但一看到这女人哭,林昆是真有些受不了,扯了一张纸巾就递过去,“别哭了,擦擦吧。” 却不想姑娘的两只手同时伸出来,根本不是奔着那手中的纸巾去的,而是抓住了林昆的大手,抓住了还好说,结果还世界往那弧度饱满的胸口送,林昆的反应异于常人,按说不能中这种招,可这姑娘的出手以及事发太过突然,几乎只是半个眨眼的时间,大手便按在了那一片的柔软之乡上,想要再抽回来,却被姑娘死死抓住。 “大哥……” 姑娘吐气如兰,红着脸颊,一副哀求的模样看着林昆,那一双似乎要滴出水的大眼睛里,更满是动人的楚楚,“求你睡了我吧,你睡了我,我就有奖金了。”说着,两只小手抓着林昆的大手,一个劲儿的往她的胸口揉蹭,并且站了起来,整个人就要往林昆的怀里坐。 哎我去…… 这是要逆推老子啊! 林昆翻了个白眼,就要把这姑娘给推开,可隔壁这会儿却传来了一阵阴阳顿挫的声音,咿咿呀呀,战况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