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马家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马家人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马家人 八指的问题一抛出来,前排的司机和胡强都不动声色的竖起了耳朵,林昆也没有避讳,笑着说:“他刚从老家里出来,还不明白这社会的险恶,如果只是出于好心帮他,反而以后会害了他。” 八指点了点头道:“也对,得让明白明白这个社会是黑暗的,不像他想的那么阳光,还是你考虑的周到,哈哈。” 奔驰车开进了一家私人庄园,就在市区内,临着山,面前有一湾湖水,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好地方,下车后扈强在前面带路,林昆和八指跟在后面走进了一栋大别墅里。 扈强向林昆介绍,这别墅是马老爷子的私人财产,平时也都是用来招待一些贵宾,马老爷子最近身体抱恙,已经好久没出来见客了,今天是特意为林昆接风的。 这些客套的话,都是从林昆的耳边一听就过,进了大厅到了楼上,扈强推开了一个包间,那明亮的灯光下,主座上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看起来大约五十多岁,庄严肃穆稍显疲态,马欣兰坐在他身旁,另一侧是一个同样神情肃穆的年轻人,和这个老者有六七分相似。 “林先生请!” 扈强做了个请的手势,又冲八指递了个恭敬的眼神。 两人走进了包间,那老者马上站了起来,旁边的年轻人却有些慢吞吞的,但也跟着站了起来,马欣兰那百年如一日般冷冰冰的脸颊,此时露出了春风拂过般的笑容,笑着介绍说:“林先生你好,这位是我的家父和家兄,爸,这就是我和你提起过的林昆林先生。” 老人疲态的脸上也露出笑容,目光从林昆一进来开始,便上下的打量,主动向林昆伸出大手,笑着道:“林先生你好,老朽马万元,感谢你能来吉森省帮忙!” 老人递过手来,林昆自然不能拒绝,伸出手握了一下,笑着说:“马先生大名久仰,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八指白了林昆一眼,久仰?你丫的过去都没听过人家的名号吧,这马屁拍的,在心里头暗暗将林昆鄙视一番。 “你好。” 老者身边的年轻人脸上没什么笑容,手也不大情愿的伸出来,林昆象征性的握了一下,才刚碰到这人就松开了。 林昆脸上表情微微一变,也没变现出来,笑着又介绍说:“这位是我朋友八指,本名万八万,这次跟我一起过来。” 马万元马上伸出手,同样客气的道:“万先生你好!” 八指笑着伸过手,两人握了一下,“老先生,久仰。” 这话刚出口,就在心里头鄙视自己,自己以前也没听过这老头,咋也学着林昆的口吻,也开始久仰起来了。 “万先生……” 马万元身旁的马成不大情愿的喊了一声,也向八指递过手来,八指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手指头都没伸。 马成暗暗的咬了咬牙,马欣兰打圆场,道:“林先生,你和万先生远道而来,快坐!” 林昆和八指落座,马万元便开始和林昆随便聊了起来,多是一些恭维的话,什么长江前浪推后浪,又是什么江山代有才人出,年轻的一辈冒出来,老一辈就该退隐了。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都是一些有特色的菜,色香味俱全,可林昆和八指都已经吃过了,也只是象征的吃了点,酒水是窖藏的女儿红,味道是不错,可比起柳如烟的手艺还是差了不少,过去林昆不觉得柳如烟的酒如何特别,可自打喝了别的女儿红之后,才明白过来,这妞的酿酒手艺那可真是不是盖的,或者说家传的就是吊。 吃过了饭,马万元也没多挽留林昆和八指,也知道他们长途把车, 此时身上一定疲惫,并让马欣兰安排两人去休息。 客房就在这庄园里,是一栋独栋的小楼,马欣兰和胡强亲自送林昆和八指过去,路上马欣兰突兀的说了句:“对不起。” 林昆有些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道:“什么对不起?” 马欣兰歉意的道:“我爸提议要让我大哥一起过来,我本来是不同意的,他又想让我大哥长长见识,他刚才对你的态度我都看到了,我大哥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还有几分傲气,有些地方得罪了林先生我替他道歉。” “哈哈……” 林昆笑了两声道:“就这点事?我如果这么斤斤计较,这会儿恐怕已经拍拍屁股走了,我这次来吉森省是冲着你马欣兰来的,主要也是跟你合作,你父亲人还不错,至少我能感受到真诚,至于你大哥……就算了吧。” 马欣兰舒颜一笑,道:“林先生,你这么说我很感激你。” 林昆笑着说:“马姑娘,你可别这么客气,我林昆是混江湖的,这一次来吉森省跟你合作,我们是有共同敌人的人,那自然就是朋友,朋友之间不需要多言客气。” 马欣兰笑着点点头,那冷若冰霜的脸,又是一阵春风拂过。 房间是豪华的套房,林昆的房间和八指的房间紧挨着,把林昆和八指送到了地方,马欣兰和扈强就离开了,马欣兰特意给两人各安排了个服务员,都是十八九的小姑娘,扈强临走时小声的暗示说:“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林昆笑着没有说话,八指直接一个白眼鄙视,“老子是那样的人么?” 扈强尴尬的一笑,道:“那祝两位晚上做个好梦。” 扈强和马欣兰走后,八指就到了林昆房间,谨慎的四处看,林昆坐在沙发上笑着说:“我都检查过了,没有监听的装置。” 八指坐了下来,道:“昆子,跟这些人合作我没意见,但我想提醒你一句,恐怕那个妞和那个老头都不是善茬。” 林昆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说那个马成呢。” 八指二郎腿一翘,一副大马金刀的模样,道:“能把一切情绪表现在脸上的都可不怕,可怕的是那些将一切都藏在笑容背后的,我可提醒你,别被这对父女给阴了!” 林昆笑着说:“我心里有数。” 两人简单的了了会儿,八指就回去睡觉了,刚到门口,林昆就提醒道:“他们给咱们安排的两个服务员,不要碰。” 八指微微一愣,旋即点头,道:“放心,普通的妞我瞧不上!” 半夜,林昆正躺在床上睡觉,房间的门被咚咚的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