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铁力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铁力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铁力 拉链拉开了,包里头装着的是一个老旧的本子,发黄的封面,卷了角的纸张,拿在手里仿佛随时能碎掉一样。 林昆诧异的看着中年男人,“这就是你母亲的命?” 男人坚定不移的点头,“这上面记着俺爹以前外出打工的帐,有一千个多个工,一个工大约是80块钱,一共八万多。” “这么多?” “嗯,只要能把这帐要出来,给俺娘治病就有钱了。” 中年男人那木讷的脸上,忽然亮起了一道光,似乎在他那平凡的世界里,看到了希望,而且这希望就在前方不远。 “你父亲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他自己不来讨这个帐?”林昆压下心中的疑惑,笑着问。 “俺父亲他……” 中年男人的脸上马上浮现一抹哀伤,“他过世了。” 林昆道:“真对不起,问起了你的伤心事。” 男人木讷的笑了一下,道:“没关系,俺知道你是好人。” 林昆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座位,那儿刚好空了一个位子,于是对中年男人说:“走吧,咱们过去坐着说。” 中年男人却是蹲在地上不起来,道:“不去了,俺身上的衣服脏,别弄脏了椅子,这位小哥,俺叫铁力,你呢?” 林昆笑着说:“林昆。” 铁力笑着说:“你一听你这名字,就不是普通的人。” 林昆笑着说:“真没看出来,你这么老实的人也会拍……”本来是想说拍马屁,结果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像铁力这样老实巴交的乡下人,是很少会说假话的。 铁力疑惑的看着林昆,忽然间似乎明白了,笑着说:“林昆小哥,你是想说俺拍马屁吧,俺真没这意思。” 林浩有些歉意的笑了笑,铁力不肯去座位,他就蹲在这儿跟他聊,笑着问:“你母亲得的什么病,等钱治病?” 铁力皱起了眉头,想了想说:“具体啥病不好说,医生说了一大串的,俺也没太记清楚,反正需要挺多钱。” 林昆又问:“那你这账本上的工,你打算去哪要。” 铁力道:“吉森省,俺爹活着的时候,就是跟着一个小老板到吉森省打工,干了三年多,只给开了不几个钱,剩下的钱开不出来,那个小老板跳楼了,俺去找那大老板要,这钱是救命的钱,他必须得给俺。” 望着铁力脸上的执拗,林昆不忍心将真相告诉他,那个小老板都能被逼的跳楼了,也没能从那大老板的手里要出来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那大老板真的没钱,二是那个大老板有钱也不给,还根本拿他没办法。 林昆笑着说:“正好我跟朋友也去吉森省,他们一路上有个照应。” 铁力马上惊喜的笑道:“真的么?” 林昆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道:“走,过去坐着吧,那座位反正也是空的,等我和售票员说一声,给你补账坐票,你也不用担心弄脏了,这火车的终点是吉森省,到站之后,火车上的工作人员会对座椅进行整理的。” “别,这一张票贼老贵的,我都已经买了一张票,不能再花这个钱。”铁力不用,还是执拗的站在原地,林昆拉了他一把,这才发现这个铁力的力气还真是大。 “放心,这个钱我出。”林昆笑着说,手上更是加大了点力道,铁力似乎感觉到了林昆故意用力拉他,咬着牙说:“那也不行,你的钱也是钱,钱不能浪费了。”同时也在暗暗的使劲儿,两条腿就像是扎在地上一样。 不远处的八指看到了这一幕,本来正在那儿嗑瓜子,也是停下了动作,一副好奇而又惊讶的模样看了过来。 要说林昆的力气有多大,这车厢里的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清楚,别看林昆高高瘦瘦,手上的力道可有千斤。 随着林昆慢慢加大力道,铁力的脸涨红了起来,林昆的心中也是愈发的惊讶,他已经使出了快七成的力道了,可铁力的两只脚就像是长在了地上一样,丝毫不动。 林昆心中的斗志被激发了出来,就准备放手一搏,使出全部的力道,就不信拔不出这个铁力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姨的声音,“小伙子,让一让。” 林昆回过头,只见一个推车小车,穿着火车上工作人员一副的阿姨,正一副冷眼的模样看着他,嘴里头吆喝着:“面包、花生、矿泉水哩,茶蛋、瓜子、火腿肠哩……” 这阿姨一瞅就不是个善茬,嘴里头念叨着,目光却是始终盯着林昆,这架势一瞅就是要打架啊,暴脾气呢!? 林昆笑了笑,主动让到了一边,这也就是看在她年纪大,还是一个阿姨,要不然还让路?不把小车给踹翻就是好的,随随便便耷拉着一张脸,真以为全世界都欠她的呢。 林昆也不再拉铁力,正好有一个乘务人员过来,他询问了那个空座之后,说来也巧了,还真就没人坐了,于是他掏出了二百块钱,把那座位给买了下来,反正钱已经花了,虽然不是花自己的钱,但铁力还是一副心疼的模样,慢慢吞吞的走了过来,靠着作为坐了下来。 八指看着铁力,饶有兴致的问:“兄弟,你哪儿人啊。” 铁力笑着说:“我是铁家村的。” 八指笑着说:“是么,你们村子里的人都姓铁呢?” 铁力道:“也不是,十个里面有八九个吧,也有外来的人。” 林昆笑着说:“你们聊,我先眯一会儿,到站了叫我。” 火车开了十几个小时,终于到了吉森省,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火车上倒是有卖盒饭的,林昆是坚决不吃,那盒饭他过去吃过一次,简直就不是给人吃的,铁力倒是想吃,但舍不得花钱,八指的想法基本上和林昆一直,宁愿饿着肚子也不吃那盒饭。 下车后,铁力就准备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晚上,林昆笑着拉住他说:“都说好了一起,怎么你还要单走。” “我……” 铁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 林昆笑着说:“我们也是人生地不熟的过来,咱们一起有个照应,我们俩还都不怕麻烦,你就别见外了。” 三人在火车站的附近找了餐馆进去,餐馆的面积不小,生意不好,一个长的还算可以的服务员,在门口吆喝了半天,也就他们三进来,看着墙上的菜单,林昆点了几个菜,荤的素的都有,铁力坐在那暗暗的咽口水。 菜上的倒是不慢,三个大老爷们都饿了,也不在乎什么吃相,一通风卷残云过后,桌子上只剩下一片狼藉。 铁力摸着那圆鼓鼓的肚子,感激的冲林昆道:“林昆小哥,真是谢谢你,我就是过年也没吃过这么好的。” 林昆笑着打了个响指,招呼服务员过来结账,服务员二十五六的年纪,浓妆艳抹长的还算凑合,拿着一个长长的单子过来,嗲嗲的笑道:“先生,你们一共消费一万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