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男人的包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男人的包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男人的包 硅胶漏了…… 本来已经够悲催的,这女人浓妆艳抹,穿着清凉,摇晃着一对大屁股,无非就是想卖弄风骚多吸引点男人的目光,这本来也是无可厚非的,女人多数希望如此。 可更悲催的是,这龙哥的脑门子再这么一撞,直接把她的另一颗奶给撞碎了,这一次硅胶不是漏了,而是喷了! 天地良心啊,胸小了整胸,据说花了一大笔的钱,可这质量怎么这么次,简直就是保鲜膜包水一戳就破啊! “李庆龙!” 女人一声尖叫之后,满脸的乌云密布,那由心而发的强大杀气,瞬间就锁定了揉着脑门擦着硅胶的龙哥身上。 龙哥心情很不爽,任哪个男的撞女人胸上,还被喷上了黏糊糊的东西,这事儿传出了肯定不光荣,何况现在是网络时代,任何的一个小手机都能将这画面传遍全华夏。 喀嚓、喀嚓…… 手机照相机的快门声音,这听起来本来就已经够烦的了,这女人又是一声尖叫,这让龙哥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 “吵吵啥!” 龙哥捂着被林浩打的肿起的脸颊,一双眼睛瞪的溜圆像是要吃人,他好歹也是在道上混过的,被一个女人这么大呼小叫,还特么的是一个硅胶填胸的假货,这必须不能忍。 “你……你不说给我花了二十万么,怎么就二十块的质量!” 女人两只手捂着胸,红着眼眶,委屈尼玛要流泪了都,就为了这两胸,她答应好好伺候这李庆龙两年,结果还特么的是残次品,合辙这两个月天天又舔又的白忙活了。 “次奥,就你这逼样的,给你搞二十块的货都是贵的!” 李庆龙心情不爽,这会儿充分将渣男的本性暴露出来,呲牙咧嘴的一副凶相,可真是欺负这女人没啥利用价值了,两个月的夜夜笙歌,早就特么的玩腻歪了。 “我,我……” 女人胸口激烈的欺负,虽说没啥弧度了,不过还是可以看的出,那满腔的怨怒,正在疯狂的涌上了脸颊,“老娘我跟你拼了,你这个骗子、人渣、大垃圾!” 这女人发起火来,那可是要多疯有多疯,一双手怼着龙哥的脸就挠了过来,这龙哥显然是粗心大意小觑了这女人的攻击力,以为她就会跪在自己的跟前吹箫,没想到还使得特么一手好的九阴白骨爪,爪爪挠心! “我挠死你!” 女人那本来就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指甲盖,唰唰的就是个挠,距离太近,龙哥根本没的躲闪,一方面还要故意的躲避着女人胸前那直往外喷的硅胶,这玩意儿太难闻了。 砰噔…… 一声闷响,龙哥只觉得脚底下被人一绊,整个人仰躺着就向后倒去,周围的人马上就跟躲瘟疫似的闪开,林昆向八指看了一眼,八指坏坏的一笑,竖起了根大拇指。 女人直接骑到了龙哥的身上,挠的他一张脸都快花了,这还不算完呢,接下来令人作呕的一幕发生了,嗤啦嗤啦的两生响,将胸前的衣服撕开,从那胸里头掏出黏糊糊的东西,向着龙哥那咧开的嘴里就硬塞了下去。 “我让你拿便宜货糊弄老娘,我让你吃,全给我吃下去!” 呕…… 车厢里,已经有人承受不住这重口味,找地方开始干呕了,林昆和八指也皱起了眉头,就算是见过再多流血的场景,这场景实在是比流血的场景还特么的重口味。 “次奥,贱娘们,你……唔……我特么……唔……” 这龙哥当然不服气了,被一个女人骑在了身上,这尼玛人都丢到裤裆里了,可每当他发狠说出一句话,就有大巴黏糊糊的东西塞进嘴里,那味儿啊……算了,不多形容了,这龙哥挣扎了两下之后,自己也被恶心的晕了。 女人站了起来,似乎找到了强大的自信心,一双眼睛冷冷的瞪着林昆,怒道:“臭瘪三,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呵……” 林昆轻佻的一笑,并没有像周围的那些人,光是看见这女的就远远的躲着,要是普通的乘客也就算了,有两个乘警几乎也是一样,远远的躲着,生怕招惹了这个疯女人。 “我说,是你们想要讹人家在先,还不允许有人站出来插手了?你们可以欺负老实人,我也可以专修理你们这些社会败类,你要是不服气,就冲着我来吧。” 林昆笑容淡定,语气轻佻,根本就不把这个恶心人的女人当回事。 女人暗暗的一咬牙,道:“这可是你逼的,你别后悔,今天我非要你要看……”说着,那黏糊糊的两只手已经向林昆伸了过来,真尼玛不咬人能恶心死人了。 “我去尼玛的吧!” 林昆毫不客气的一句粗口,大脚板子往女人的肚子上一揣,砰的一声轻响,女人直接受力不住倒飞了出去,两只脚凌空而起,空气中撒下一片蔫了吧唧的硅胶,还有那听似惨叫,又像是被鬼给掐了一样的尖叫。 砰噔…… 女人摔在了地上,周围的人全都提前一步躲开了,这人在关键的时候,反应速度总会超出正常的时候太多。 车厢的地面是铁的,女人摔上去之后,后脑壳着地,直接被摔的七晕八素,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两名乘警拿着那专门制服操蛋犯罪嫌疑人的叉子,把她摁在了地上。 “不许动!” 两名乘警这时来了精神,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正义模样,刚才畏畏缩缩藏在后头的窝囊劲儿,可是点滴不见。 女人瘪着嘴,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我真是太惨了,竟被你们这些臭男人欺负,我……我不想活了。” 八指站在一旁,笑着走过来,说:“要不我帮帮你?” 说着,也不等女人回应,扬起了拳头就要冲女人狠狠的砸下来,铁拳凛人,空气中一阵劲风,这一拳若是真的落了下去,不敢保能把这女人的脑浆子都给砸了出来。 “别……” 两名乘警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地上的女人瞳孔瞬间瞪的老大,大喊道:“我不想死!” 车厢里的所有人都看过来,空气一瞬间仿佛静止,那颗硕大的拳头,停在了女人鼻梁的上方,冷汗顺着女人的额头渗了出来,呼吸都开始断断续续,显然是被吓的够呛。 八指笑盈盈的站了起来,目光鄙夷的看了女人一眼,道:“没有那必死的决心,就别特么的在这儿瞎吵吵!” 这边的动静闹出的太大,又来了几个乘警,其中一个队长一样的乘警,恭敬的来到了林昆的面前,道:“先生,我们能请你配合一下调查么,毕竟这有人受伤了。” 林昆笑着点了下头,道:“可以。” 没用上十分钟的功夫,林昆就回来了,火车上都有监控摄像头,把录像一回访,当时的情况就看的清清楚楚了。 那个抱着一个破布包,老实巴交的男人缩在了车厢的角落,林昆看着八指道:“你过去跟他聊聊了么?” 八指不以为然的道:“我跟他有啥可聊的,男人混到这副田地也是真够可怜的,窝囊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林昆笑着站了起来,向那男人走了过去,男人见林昆过来,脸上的警惕之色稍稍放松,毕竟是林昆刚才帮了他。 林昆蹲了下来,笑着说:“哥们,你这包里装的啥啊?” 男人紧张的看着林昆,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我,我娘的命。” “嗯?” 林昆疑惑了一声,男人似乎对他的警惕性很低,甚至说有些相信,四周看了一眼之后,缓缓的拉开了包的拉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