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小用计谋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七十二章:小用计谋

第一百七十二章:小用计谋 黄权的办公室在银行的二楼,银行的二楼分作办公区和高端的业务区,这家贱行支行的规模还是很大的,能在这里当行长也确实混的不错,也难怪人家黄权的优越感那么强,连说话的腔调都带着一股俾睨味。 “先生,行长办公室到了。”来到一个办公室的门前,大堂经理恭敬的道。 “哦,谢谢啊!”林昆抬头看看了门上的铭牌。 “不客气,那我先走了。” 林昆刚要敲门,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穿着银行职业装,上身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下身一条黑的窄裙,穿着黑色的丝袜,踩着高跟鞋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这女人长的很水灵,大眼睛高鼻梁的,皮肤很白嫩。 这女人看见林昆,脸颊羞红的微微低下头,她的头发很凌乱,衣服也有些不整,不用想也知道刚才在里面肯定是干了那勾搭,贴着林昆身前过去。 林昆饶有趣味的看了一眼这姑娘,不光长的漂亮,身材也很不错呢,蛮腰大长腿的,黄权这小子的艳福还真是不浅,这行长当的够滋润,就是不知道要是被他那个母夜叉的媳妇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 林昆直接走进了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很大,里面的装修也很气派,拉着百叶窗开着空调,凉爽的很,黄权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那半秃的脑门上一层细汗,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刚才跟那个姑娘‘办事’累的。 “来了啊。”黄权不冷不淡的说了句,指了指旁边的沙发:“随便坐吧。” 林昆笑着坐下来,黄权并没有要招待的意思,只顾自己在那喝着茶,要说他这爱好还真挺另类的,大热天的刚搞完那档子事还能喝热茶。 “找我谈什么事啊?”黄权腔调古怪的道,之前的同学聚会上,他以为自己混的不错,想踩踩林昆,让林昆知道知道小时候他林昆牛逼,现在长大了出了社会他黄权牛逼,可没想到后来楚静瑶的出场彻底碾碎了他那个可怜的想法。现在他在林昆的面前一点优越感也没有,但既然林昆有事求到他了,他还是可以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满足他内心那个可怜的小想法的。 林昆心里还真看不惯黄权这份姿态,只不过他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年轻气盛的孩子了,早就懂得什么事都可以装在心里,但不可以表现在脸上。 林昆拿了个茶杯,自己给自己倒了碗茶,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笑着说:“这茶的味道不错,就是里面的香水味浓了一些,要是再清淡点就好了。” 黄权的眉头一蹙,脸色马上有些难看起来,道:“林昆,你什么意思?” 林昆笑着说:“没什么意思呀,我在夸这个茶呢,我喜欢把茶比作女人。” 黄权轻轻的缓了口气,脸色也跟着缓和了,林昆马上又笑着说:“这茶的味道很特别,跟刚才从这屋里走出去的那个姑娘倒是挺相似的。” 黄权刚刚缓和的脸色突然变的阴沉起来,隐隐的他似乎猜到了林昆想要干什么,他心里顿时一阵的苦恼,暗暗的骂道:麻痹的,记得以前他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现在也学会要挟人了?真特么的人心不古啊!早知道刚才早点让那个小骚货出去了,也就不会被这厮在门口撞见了!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林昆就是打定主意要在这上面做文章,按照他对黄权的了解,他来求孙志的事情肯定没戏,一来是因为孙志之前和黄权有过节,二来他和黄权之间的同学之情也一直都不怎么明朗,否则黄权这小子也不会总算着趁机踩他一头了,哎,说来这些也怨不得别人,只怨黄权这厮从小到大都招人恨,而他又实在看不上这样熊货,出手敲打敲打教育教育他也再所难免,所以这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要说这黄权的命也挺不好的,小时候挨了林昆那么多的揍,心里一直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十年真的过去了,他本以为自己混的人五人六了,可以公然的报复报复这个昔日里总欺负他削的王八蛋了,没想到这个王八蛋摇身一变,竟变的比他不知道牛逼了多少。 “你什么意思?”黄权冷冷的问。 “没什么意思,都是老同学么。”林昆咧嘴笑道:“我不会把这事告诉你老婆的,你老婆的脾气好像不太好,这事要是让她知道了恐怕……” 黄权的脑门顿时黑了起来,在心里将林昆的十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个变,可转念再一想,这小子小时候就是个孤儿,被村里的孤寡老头给收养了,问候他十八辈祖宗毛用都没有啊。现在人家是摆明了要要挟他了,他那半秃的脑子一向转的就够快,冷冷的就问道:“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 “权,你可真痛快啊!”林昆见方法奏效,心里一阵的得意,这世界上不是什么都靠无力才能解决的,关键的时候只要稍微的动下脑子就可以省不少事呢,笑着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有个朋友在你这上班……” 不等林昆说完,黄权就冷冷的打断道:“想让我帮他挪动挪动工作?” 林昆哈哈笑道:“权,你不愧是咱们班当初的学习委员,这脑子,这觉悟就是高啊。我那个朋友能力不错,我觉得你应该给他挪动个合适的活。” 黄权眉头一蹙,猜疑道:“你说的该不会是孙志吧?” 林昆笑着说:“对,就是他。” 黄权脸色冰冷的道:“要是别人这事绝对有商量,但孙志绝对不行!” 林昆笑着说:“就因为当初你在他的手下干事,他对你太严厉了?” 黄权闷着脸不手滑,态度很坚决。林昆继续笑着说:“权,这就是你小心眼了,咱们老家的人都心胸豁达,就因为当初的恩怨,闹到今天这地步不应该吧,怎么说孙志也是个有能力的人,你作为行长应该物尽其用吧,这样对你的银行也有好处不是?” “你不用说了,没的商量!”黄权的语气坚决而冰冷。 “哎……” 林昆佯装的叹了口气,摇摇头站了起来,“行吧,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事,既然你态度这么坚决,我总不能强迫你不是,我还是去找你媳妇谈谈吧。”言罢,专设你就向办公室外走去。 “你等等!”黄权赶紧紧张的站了起来,他对他那个母夜叉媳妇是打心眼里恐惧,他表面上混的人五人六,回到家里就跟个男奴差不多,他能有今天的地位,也都是仗着冷玉丽的老子起来的,他要是敢对那个母夜叉媳妇不好,或者说惹了她半点不高兴,他那老丈人就会对他拳脚相加。 说来,这攀女人高枝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林昆站住了脚步,不过并没有回过头,黄权语气满含幽怨又极其不情愿的道:“可……可以商量。” 林昆这才回过头,咧嘴一笑,道:“老同学,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么。”走过来拍拍黄权的肩膀,“再说了,咱们既是老同学又是老乡,我怎么可能把你的事告诉你媳妇,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黄权恨的牙根痒痒,但嘴上却不能说什么,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了,由绿变青,又由青变黑。 林昆也没心思留下来跟黄权多扯,把事说完了后马上就告辞了,在银行一楼的员工区里找到了孙志,孙志中午的时候只喝了一点酒,回到银行后没什么事,就坐在屋里吹着风扇看报纸,见林昆突然过来了,他挺意外的,但心里也知道林昆这是为了他来的,也是说不出的感激。 “林昆兄弟,你咋来了。”孙志笑着迎道:“赶紧坐,我去给你倒杯水去。” “哎,孙哥,不用了,刚才我在你们行长那喝过了。”林昆笑着说。 “哦?”孙志脸上马上一副紧张的期待,忍不住的问道:“结果咋样?” 林昆坐下来笑着说:“差不多吧,他答应给你挪动工作了,不过我也不清楚你们的工作性质和岗位,具体给安排什么工作也就没说,不过估计不能差了吧。” 孙志的脸上马上浮现出欣喜,道:“林昆兄弟,真谢谢你!” 林昆笑着道:“孙哥,你先别急着谢我,等黄权兑现了承诺再说吧,也不知道他能给你挪动个啥工作,不过不管怎么样,他要是敢给你小鞋穿,你时刻的告诉我。” 孙志心里感激涕零,满怀的感激的道:“好,谢谢你了,兄弟!” 林昆道:“哎,刚才不都说了么,不准客气,你这咋又客气上了呢?” 孙志哈哈笑道:“好,那我不再客气了,等有时间我摆一桌,请咱们几个兄弟吃饭!” 在孙志这坐了一会,林昆接了个电话,是百凤门的女老板蒋叶丽打来的,要是蒋叶丽不打电话过来,他最近忙活的还真就忘了他现在的身份——百凤门的二当家。 蒋叶丽说有事要和林昆商量,电话里没说具体的事,反正是要林昆赶紧过去一趟。好长时间也没去百凤门,林昆也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这个二当家的身份,于是和孙志告别之后,就开着车往百凤门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