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开往吉森省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开往吉森省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开往吉森省 (更新的晚了,抱歉各位大大……) 是夜,月光晴朗,星空无垠,那皓洁的月光洒在大海上,淡淡的晚风,微光粼粼的海面,一切深邃而又旷远。 阁楼外的露台上,林昆和楚静瑶坐在栏杆旁,别墅里一片安静,澄澄已经睡着了,章小雅和陆婷也睡着了。 在两人的椅子中间,有一个不大的小茶几,上面放着些吃的喝的,短暂的相聚之后,马上又要面临着分别。 楚静瑶看着林昆的侧脸,问:“去吉森省的一切都准备好了么?” 林昆笑着点点头,回过头看着她笑道:“那边有马家的人接应,我只需要轻装上阵就好了,再带几个兄弟过去。” 楚静瑶道:“这次去吉森省,心里有把握么,毕竟是到了人家的地盘,不管是政界还是商界都没有你的人。” 林昆两只手垫在脑袋下面,整个人仰躺在了长椅上,笑着说:“人脉这东西,一来靠发展,而来靠赢的。” 楚静瑶似乎还是有些担心,道:“不管怎么样,你可千万不能大意,那个周典我听说过,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哦?” 林昆笑着看向楚静瑶,道:“你是什么时候听说过的。” 楚静瑶道:“我有一些客户是吉森省的,我特意打听过,这个周典的洪林门,在吉森省几乎就是一家独大,他们那些个贸易运输的公司,几乎周典都分一杯羹,而周典几乎没有投入任何资源,只是提供所谓的‘保障’。” 林昆笑着说:“什么保障不保障的,这就是在收保护费。如今社会的法制越来越健全,搞那种传统的黑帮精英,就算我不去收拾他,早晚也会有政府的人去拿他问罪,只不过现在他在吉森省的实力过大,恐怕当地的政府不敢轻易的动他,我就算是去为民除害了。” 楚静瑶看着林昆,眼神的担心毫不掩饰,“反正你要小心,就算不为了你自己,至少也要为我和澄澄想想。” 林昆笑着点了下头,道:“媳妇,你就放心吧,我不会那么轻易让自己去见马克思的,我可舍不得你们。” 说着,林昆站了起来,挤到楚静瑶的身边坐下来,张开手臂将楚静瑶揽在了怀里,楚静瑶枕在林昆的肩上,脸颊贴着林昆的肩膀蹭了一下,顿时把林昆蹭的心里痒痒,大手顺着她雪白的脖颈,一路向下摸去。 “哎呀……” 楚静瑶娇嗔了一声,赶紧紧张的四周看看,“别这样,让人看到了多不好。” 林昆笑着说:“这都大半夜的了,谁这么无聊往露台上看,就算是有,八成是一个偷窥狂,要是让我给抓到了……”话不等说完,就见七号别墅的斜后方光点一闪。 林昆马上站了起来,循着方向望去,同时兜里的手机也马上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牛大壮打过来的。 “嘿嘿……” 电话接通了,话筒里马上传来牛大壮憨笑的声音,“昆子,我在这儿放哨呢,保护小雅的安全,你和静瑶妹子继续,我可啥也没看到,我这视力最近不大好……” 林昆有一股想要吐血的冲动,这家伙拿他当小孩呢,刚要对着话筒说两句,牛大壮这家伙很有自知之明的挂断了电话,听着盲音,林昆回头冲楚静瑶无奈的一笑。 楚静瑶忽然想到了什么,拉着他说:“我有话跟你说。” 林昆笑着说:“要不咱们到屋里去?窗帘一拉上,保证没人偷窥的到。” 楚静瑶说:“我跟你说的是正经的,没和你开玩笑。” 林昆笑着说:“我也没开玩笑。” 楚静瑶道:“我最近好像看到……” 楚静瑶的话没说完,林昆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不对,脸上的表情认真了起来,坐下来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楚静瑶道:“我也不敢太确定,但真的像是顾微。” “顾微?” 林昆的心里不知为何触痛一下,旋即苦笑摇头,道:“她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她心里是恨我的。” 楚静瑶道:“我是在澄澄幼儿园的门口,那天下着雨,隐约的我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里,只是看到了一个侧脸,但真的感觉很像……林昆,你说顾微会不会……” 林昆道:“你是怕她回来报复澄澄?” 楚静瑶没吱声,点了点头,“我担心她恨你,所以回来报复,真要是这样的话,澄澄是无辜的。” 林昆苦笑道:“放心吧,顾微应该不是那样的人,我和她的恩怨早在那中越边境的大山里都已经了解了,而且她死一个恩怨分明的人,不会将对我的恨转加到澄澄身上的,而且她之前也很喜欢澄澄的,不是么?” 楚静瑶点了点头,道:“之前听你说了她们姐妹俩的故事,顾微也是一个苦命的姑娘,真希望命运能善待她。”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一定会的。” …… 翌日,阳光明媚,澄澄特意没有上学,非要和妈妈一起到火车站送爸爸,林昆此行只带了八指一个人,慕容白和司蓉儿这会儿都在沈城,也没打算让他们立马去吉森省,剩下的人员调动,暂时让刘刚做好准备,等他的消息。 火车启动,窗外的人影越来越远,望着澄澄那泪眼汪汪的小模样,还有楚静瑶一脸的不舍,林昆的心里很难受。 他不是一个善于将内心的情感表现出来的人,将所有的情绪装在心底,可这一切还是被八指看的清楚,八指是一个性格粗犷的汉子,可越是表面看起来如此的男人,心底越是情感细腻,八指笑着说:“怎么,舍不得?” 林昆当然不承认了,身子往火车的座椅上一靠,笑着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多愁善感的像个女人。” “你小子就吹吧!”八指不屑的鄙夷了林昆一眼道。 林昆也不再隐瞒,笑着说:“八哥,你是没有尝过家的滋味,一旦尝过了,你就会明白我心里此时的感受。” 八指笑着说:“你小子风流人物,居然也能说出这话?” 林昆马上翻了个白眼道:“我说老八,咱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两人闲聊着,火车开出了两站地之后,火车上的人就拥挤起来了,车厢里开着空调,倒不至于闷热,不过人和人之间还是难免会挤挤碰碰的,突然听到‘啊’的一声尖叫,接着便是那如同猫被踩了尾巴一样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