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岳父的礼物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岳父的礼物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岳父的礼物 林昆将车停在了饭店的后面,这儿有一小块空地,而且从后门能够直接进入大厅,一家三口从车上下来,林昆从后备箱里拎出了一个不大的小木箱子,箱子的包装很精致,古色古香的有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爸爸,箱子里是什么呀?” 澄澄仰起小脸,一副好奇的模样问道,林昆一把将澄澄抱在怀里,笑着说:“这是给外公的礼物,待会儿就知道了。” 澄澄一根手指头放在小嘴里,道:“我能先打开看看么?” 林昆笑着说:“可以是可以,不过要经过外公的同意。” “那……” 澄澄笑着说:“待会儿我去求外公,我要拆礼物。” 一家三口走进了大饭店,生日宴是在二楼的大厅里举行,才刚刚上午十点钟,就已经来了好多人,几乎都是楚相国生意上的伙伴,不光是中港市本地的,还有全国各地的。 本来老胡也是要过来的,但最近边境上突然出现了冲突,他这个便将一品大员不得擅自离开,只好派人把礼物送到。 老胡送的礼物里,也有林昆一份,这也是他到了大厅里,见到楚相国以后才知道的,来送东西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入伍两年已经是漠北狼牙兵团里的一员。 见了林昆,这个名叫方政的小伙子,立正敬礼,恭敬的喊了一声:“林队长!” 林昆打量了这小伙子一眼,有几分自己当年的气质,笑着说:“我已经不是你们队长了,你们队长现在是小伍。” 方政义正言辞的说:“伍队长说了,我们狼牙兵团只有一个魂,就是林队长你!” 林昆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笑着道:“今天多吃一点。” 方政却似乎很轴,道:“不了,礼物送到之后,我就要返回北疆了,最近边境上起了冲突,我得和兄弟们在一起。” 林昆没有挽留,欣赏的看了这小伙子一眼,道:“回去之后替我给老胡捎个话,我林昆永远都是北疆的兵。” 方政突然笑了起来,笑的有些奸诈,林昆奇怪的道:“怎么了?” 方政咧嘴路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道:“胡司令说了,一箱子雪茄肯定能打动你,他料到你会这么说。” “嘿!” 林昆笑着说:“老胡这老家伙原来是在算计我呢,你回去告诉他,以后北疆的事儿我可不管了,别找我啊。” 方政笑着说:“胡司令也猜到你会这么说,但他让我告诉你,这些话我是一定不会传到他耳朵里的,他只听得到前半句。” “我去……” 林昆的心里头一阵无语,什么叫料敌如神,老胡这就叫料敌如神吧,不用见着他的面,就把他算计的有板有眼的。 林昆亲自送方政出门,虽说他不吃东西,但林昆还是让人准备了一些点心,让他路上吃,方政没有推辞,连连道谢。 回到了宴会的大厅,已经是热热闹闹,楚静瑶和澄澄到了楚相国的跟前,澄澄正在楚相国的面前起腻,估计是要打开林昆带来的小箱子,楚相国还有许多的朋友要接待,楚静瑶也是为父亲考虑,就带着澄澄和江映霞坐在了一起。 小家伙本来不干,但没等多大一会儿的功夫,苏有朋、耿乐乐还有刘小刚三个小家伙都来了,苏有朋是李春生和王倩带来的,耿乐乐是耿军狄和妻子徐晴带来的,刘小刚则是刘刚和耿月娥夫妇带来的,这几个小家伙聚在了一起,那马上就玩作了一团,也不再缠着大人了。 林昆让刘刚找了两个靠得住的保安,盯着这四个小家伙。 不一会儿,金凯打电话过来,说在机场了,这不在燕京城里忙,听说楚相国要过生日了,特意要赶回来恭贺一下,可在机场等了老半天就是打不着车,闵小优抱着孩子也不方便,中港市这边也没通知家里人去接。 林昆马上派车去接金凯夫妻二人,差不多一个小时,在生日宴会开始之前,夫妻二人抱着孩子总算赶过来了。 闵小优生孩子,林昆也没抽出时间过去看,心里头很过意不去,金凯指着林昆就冲孩子说:“叫干爹。” 林昆马上受宠若惊的道:“我这就多了一个干儿子?” 金凯马上白了他一眼,道:“怎么,还嫌弃我儿子呢?” 林昆马上笑道:“这白捡了这么一个大干儿子,高兴还来不及呢!” 孙志和付丽夫妻带着儿子孙洋来的比较晚,不过也赶在了生日宴会开始之前,除了这些人林昆其他的一些好友也到了不少,楚相国的那个圈子林昆不怎么感兴趣,有自己的这一帮兄弟在,倒也不怕这宴会无聊。 众人落座,不少人都向林昆和楚静瑶看过来,只要是和楚相国相熟的生意上的伙伴,或者是朋友,都知道他楚相国有一个国色天下倾国倾城的女儿,同时也有一个优秀的女婿,如今在辽疆省的地下世界只手遮天,这可是他们这些富贾豪绅有多少钱都办不到的。 宴会开始,主持人在台上活跃着气氛,林昆一家三口上台和楚相国、江映霞还有从燕京赶回来的秦雪一起吹蜡烛,在掌声中蜡烛吹灭,整个大厅里的氛围高涨。 秦雪特意从燕京买了一块限量款的手表回来,作为楚相国曾经的秘书,如今又算是女儿,这块限量款的手表价格不菲,情谊的份量很重,楚相国欣然的接受。 澄澄送给了楚相国一副自己画的画,画里的是一家六口人手牵着手在一起,画风虽然稚嫩,但贵在孩子的心意,众人见了之后也是拍手叫好。 楚静瑶送给楚相国一支纯金打造的钢笔,这支笔是出于国际大师之手,纯手中制造,不少人想买来收藏都难,是楚静瑶三个月前在商场里找到代理商要求定做的,价格自然不用多说,比正常的金笔不知道贵了多少倍。 抡到林昆献礼了,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聚在了楚相国的这位金龟婿身上,只见林昆抱着那个古朴的精致的小箱子,递到了楚相国的面前,上面贴着一张红纸,澄澄马上主动要求说:“外公,我来撕纸,我来开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