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被跟踪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被跟踪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被跟踪 帮沈曼抓住了人,沈曼还想调侃林昆,给他颁发个好市民的奖状,到时候亲自送到他家,给挂在墙上。 “沈大警花,咱可别开玩笑了,我这人不喜欢出风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低调,低调……”林昆笑着道。 “低调?” 沈曼上下打量了一眼,用一种极度鄙夷的目光看着他,说:“你一个成天到晚,把整个辽疆省折腾的满省风雨的人,在这跟我说低调,你就不觉得脸红么?” “哪有……” 林昆笑着挠头,道:“那都是误会,意外,还有巧合。” 沈曼还想再说什么,林昆笑哈哈的说:“沈警花,我这饭都还没吃完呢,你先忙,这两个抢劫犯人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你抓的,回头你千万别向你的上级汇报。” “哎,你……” “走了!” 林昆转过身开溜,背对着沈曼挥了挥手,“要是觉得心里头感激或者过意不去,改天请我吃顿海鲜大餐吧。” “哼,要请也该是你请我……”沈曼撅起了嘴小声的道。 身旁有警员凑过来,道:“头儿,他就是林昆?” “你认识他?”沈曼回过头,看了身边这位二十七八的警员一眼。 “以前在报纸上看过,听说他是咱们辽疆省地下世界的教父……” “停!” 沈曼横了一下手下,道:“别忘了你是警察,要敢于和黑势力作对,你说起这个家伙,怎么还一脸的艳羡?” “我,我错了……”警员苦哈哈的笑着,有苦说不出啊,谁让人家是领导呢,人家怎么打情骂俏都可以,咱…… “你想什么呢?” 沈曼眉头一皱,盯着这位手下看,这手下马上一个激灵,吓的一跳,寻思着难不成咱美女局长还读心术不成? “没,没看什么……”警员马上陪着笑脸连连说道。 林昆给楚静瑶打了个电话,在商场不远的另一家饭店里相遇,一桌子的菜,同样丰盛,一桌子人也刚刚吃。 林昆笑着坐下来了,“这儿的菜好像不比刚才的那家差嘛。” 楚静瑶、章小雅、陆婷都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澄澄却是没有觉察到其他的,毕竟小孩子单纯嘛,凑过来笑着说:“爸,这家菜也很好吃,不像刚才的那么辣。” “哦,是么?” “爸爸尝尝……” 澄澄夹起一块菜,向林昆的嘴边送了过来,林昆尝着儿子夹的菜,不说这菜的味道如何,吃的满满都是爱啊。 林昆笑着看向三个女人,道:“别担心了,很顺利,那两个家伙已经被沈曼带人控制起来,是两个抢劫犯。” “啊?” 章小雅马上惊讶了一声,道:“林昆哥,他们有枪么?” 林昆笑着点点头,章小雅马上说:“那你没受伤么?” 不等林昆开口,一旁的陆婷笑着说:“只是两个普通的抢劫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是恶徒,但对于这两个抢劫犯来说,你林昆哥应该是恶魔。” 楚静瑶微笑了一下,道:“下次遇到这种事,提前和我们说下,也省的我们在这儿一起为你担心了。” “嗯!” 林昆笑着点了下头,一桌子人开始继续吃起了晚餐。 吃到一半的时候,林浩起身去卫生间,澄澄也要跟着一起去,林昆就带着小家伙去嘘嘘,嘘嘘完了之后,把小家伙送回来,他又说要出去抽根烟,解解烟瘾。 这家饭店很大,有一个独立的吸烟室,林昆走了进去之后,点上了一根烟,靠在墙椅上目光有意无意的往外瞥。 一道人影从外面闪过,林昆笑着冲外头说道:“别鬼鬼祟祟的了,跟了我这半天了,不就是想见个面么。” 外面的人影停住,紧接着一个人影变成了三个人影,吱的一声玻璃门开了,为首走进来的是那个之前见过的男人——扈强,他笑哈哈的说道:“幸会,幸会啊!” 跟在扈强后面的是马欣兰,马欣兰依旧是冷若冰霜的一张小脸,白皙漂亮的模样,额头上像是写了生人勿近四个字,跟在马欣兰后面的是那个三十多岁的甘向南。 “幸什么会呀,你们跟着我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要听实话。”林昆轻轻的磕了下烟灰,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我不喜欢太墨迹,而且自我保护意识很强,要是说了谎话,说着什么令我不高兴的,我会……” 抬起头,带着一丝冰冷杀气的目光,透过扈强,落在了马欣兰的眼睛上,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道:“我见过的女人不少,美女更多,不管这位姑娘是仗着家世好,还是觉得自己长的漂亮,都请把你这张脸收起来。” 一番话说的吊儿郎当,可却是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威压,被林昆凝视着,马欣兰感觉自己的心底忽然间撞上了冰山一样,一股彻骨彻髓的寒意,在后背上蔓延看来。 “你好……” 马欣兰本以为自己可以撑住这个男人的目光,可最终脸上的表情还是松动了,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尽量让自己从容的伸出手,递到了林昆的面前,“我叫马欣兰。” 林昆看了一眼马欣兰的手,并没有去握,“找我什么事?” 马欣兰的手僵硬在半空,她的脸色微微有些不好看,扈强脸上表情微动,身后的甘向南则直接来了几分火气,一步上前站在了林昆的面前,道:“你牛什么牛!” “嗯?” 林昆疑惑了一声,目光平静的而看向甘向南,笑着而说:“瞅你这模样,是要动手打我喽,呵呵……” “你……” 甘向南挺着胸脯就要往前,马欣兰正好收回了伸出的那只手拦住他,道:“向南,别冲动。” 甘向南强行的压住怒火,道:“小姐,就算他是人才,我们也不是非要不可,就凭我们……的实力,还怕招揽不到人才?” 马欣兰没有说话,目光继续凝视着林昆,道:“w我们可以谈个买卖么,我知道你不差钱,但谁都不会和钱过不去。” 林昆呵呵的一笑,道:“我其实挺没兴趣的,正好我这烟还没抽完,说说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