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黑与白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七十章:黑与白

第一百七十章:黑与白 秦雪笑盈盈的把赛车的时间和地点告诉了林昆,这次赛车是中港市地下组织的最豪华的一次赛车项目,秦雪事先给林昆透了个底儿,到时候会有许多千万以上的豪车参赛,奖金由主办方提供,第一名约两百多万。 这么高额的奖金诱惑,而且完全是空手套白狼的买卖,林昆必须参加,当时就拜托秦雪替他报个名先,秦雪笑盈盈的道:“报名没问题,不过……” 林昆马上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不过什么?” 秦雪笑盈盈的道:“那天我要做你的副驾。” 林昆呵呵一笑,“就这要求?” 秦雪笑着点头,“就这要求。” 林昆果断的答应,“没问题,只要你不害怕就行,我开车可是很猛的。” 秦雪笑道:“我就怕你不猛呢。”语气轻佻妩媚,但却暗藏着一股一语双关之意,听的林昆顿时心底一阵澎湃,秦雪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言语歧义,脸颊顿时羞红起来,匆匆的告别一声,就踩着高跟鞋哒哒的离开。 “爸爸,你要参加赛车?”澄澄仰着小脑袋问,肩膀上站着的小海东青也仰着脑袋,两个小家伙四个晶莹的眼睛同时好奇的看着林昆。 “嗯。”林昆笑着说:“不过儿子,你可不准和你妈妈说啊,要她知道了爸爸就有麻烦了。” 澄澄信誓旦旦的保证道:“爸爸你放心吧,这是属于咱们两个男人的秘密。” 林昆顿时又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儿子说话还真是早熟,懂的也忒多。 吃过了晚饭,把澄澄哄的睡着了,楚静瑶向坐在阳台上抽烟的林昆走过去,凄迷的夜色笼罩而下,星光迷离月影扑朔,远处的海平面上一片漆黑,海浪沙沙的拍打着沙滩,此起彼伏仿佛一声声老人的梦语呢喃。 楚静瑶没有坐下,而是走到了阳台的边缘,两只手扶着阳台的栏杆,眼神惆怅的望向远处那一片浓密而不见尽头的黑暗,话语忧伤的冲林昆问道:“怎么样,今天查的顺利么?” 林昆叼着烟卷故意装傻,道:“查什么?我今天在家种地浇菜了,没干别的。”说完故意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楚静瑶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卧室里走,她的心情本来就阴郁,现在这厮又跟她装傻卖关子,她自然不愿意跟他闲扯。林昆马上喊住了她:“哎,等等!” 楚静瑶站住,倩丽的身影宛如一道风景,一阵清凉的晚风吹过,吹动起她散落下的青丝,当真是妩媚动人亭亭玉立,同时一股淡淡的体香弥漫。 望着楚静瑶,望着这亭亭玉立的风景,林昆不禁有些醉了,竟忘了接下来要说的台词,楚静瑶等了两秒钟,见身后这流氓还没有说话的意思,抬脚又要走,这一下林昆赶紧回过神,道:“我已经查出眉目了。” 楚静瑶身形一顿,转过头:“你没开玩笑吧?”根据她的回忆,三年前出动了满城的警力,最终也没查出什么线索来,林昆正式查这件事仅仅也就一天的时间,就一天的时间就查出了眉目,多少有些不可思议。 林昆板了板脸,做出一副很严肃的表情:“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么?” 楚静瑶眉头微微一蹙,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确实不像是在开玩笑,重新走回来坐下,一脸认真的看着林昆,目光里充满期待,问道:“你查出什么眉目了?” 林昆将剩下的半截烟掐灭,他知道楚静瑶不喜欢烟,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在楚静瑶的心里却是给他加了不少的分,至少这厮现在知道讲究了。 “老婆,你不用再自责了,宋庆宗的失踪跟你没关系。”林昆一脸认真的道。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深深疑惑起来,道:“你在胡说什么?”同时眉头不由的轻蹙起来,这突然的一句话,让她觉得林昆是在敷衍她,三年前就是因为自己决绝的拒绝了宋庆宗才导致他失踪的,怎么可能和自己没关系!? 林昆继续认真的道:“我真骗你。具体的事情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 楚静瑶冷漠的打断道:“你说!” 林昆笑了一下道:“行,既然你要听,那我就说。宋庆宗失踪的真正原因,答案其实是在宋家城老爷子那,我今天去警察局找回了三年前宋庆宗失踪时留下的电话,又找人帮忙恢复了其中的通话记录,里面有一个电话是从中缅边境属于缅甸境内的一个叫尖巴山的小城里打来的,那个小城里一直盘踞着东南亚最神秘的一个犯罪组织叫黑蜘蛛……” 楚静瑶眉头皱的更深了,又打断道:“你是在编故事么?你可真能编,直接都编到中缅边境去了!” 林昆呵呵的笑道:“老婆,你先别激动,先听我把话说完。黑蜘蛛之所以找上宋庆宗,其实是想让他帮他们研究一款新型的毒品,本来黑蜘蛛首先找到的人是宋家城老爷子的,但老爷子不肯,黑蜘蛛又将目标转移到了他儿子的身上……三年前即便你没拒绝宋庆宗,他也是要失踪的!” 楚静瑶微微的愣了会神,然后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不可思议与不相信,一双漂亮狭长的凤眼看着林昆问道:“你让我凭什么相信你?” 林昆咧嘴一笑,‘调皮’的道:“凭我是你老公啊!”话音刚落,楚静瑶二话不说,站起来就往屋里走去,刚走了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了电话录音的声音,那录音是林昆白天的时候在宋家城的办公室里偷偷录下的,他录这段音的本意是留作日后的考究,同时也想要以此劝说楚静瑶放下心中对自己的自责,这些话通过林昆的嘴里说出来她不相信,但要是通过录音的形势将当时的对话重新呈现出来,那她就一定相信了。 …… 听完了录音,楚静瑶傻傻的愣在了原地,那录音里的声音是林昆宋家城的无疑,当听到宋家城亲口说宋庆宗的失踪和黑蜘蛛有关,听到林昆指责宋家城掩藏真相让楚静瑶这么多年心里一直愧疚的时候,楚静瑶的心颤抖了。 楚静瑶平时是不喝酒的,即便是喝酒也喝高档的红酒,但她今天晚上却喝起了冰箱里的啤酒,那啤酒都是林昆来了之后搬进来的,一连两易拉罐的啤酒下肚,眼前的景物跟夜色都有些摇晃了,她回过头问林昆:“你你……你说,你有把握把庆宗给救回来么?我不想他有危险……” 林昆手里也握着一罐啤酒,喝了一口笑着说:“说实话,真心有困难。” 楚静瑶晃着手里的易拉罐,醉意微醺的道:“不行,不能有困难,你不是很厉害么,你一定要把庆宗给我救回来,否则我心里还是难安。” 林昆苦笑着说:“楚大美女,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你是不了解那个黑蜘蛛……” 楚静瑶打断道:“管它什么黑蜘蛛白蜘蛛,你只管把它给我踩死就行了,我要我的庆宗哥回来,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他回来……” 见楚静瑶这么关心那个宋庆宗,林昆的心里不知咋的一阵醋意翻涌,这感觉他之前从来也没有过,主要是也没见楚静瑶关心过哪个男人,但这宋庆宗绝对不一样,能看得出楚静瑶是打心底关心他,难道他们两个…… 心里头醋意翻涌,不免就胡思乱想起来,林昆趁着楚静瑶还在醉酒,小声的问了句:“老婆,你这么关心宋庆宗,该不会他和澄澄有什么关系吧?” 楚静瑶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林昆,那漂亮狭长的凤眸中满含杀气,就这么眼巴巴的瞪着林昆,足足有五秒钟没说话,把林昆都给瞪的有点毛了,心说这下糟糕,说了不该说的惹怒了楚大美女,就等着风暴来袭吧。 结果,楚静瑶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笑声中多半是酒醉的意境,“你说什么呢,你的意思是说我和庆宗哥他有了关系,然后有了澄澄?怎么可能……他连我的手都没牵过,我就给他生孩子了?太笑话了吧。” 林昆心里顿时暗松一口气,又壮着胆试探的问道:“那澄澄的爸爸是?” 楚静瑶晃了晃头,刚才酒喝的猛了,这会酒精涌上了头,醉意惺忪的说:“不知道,不知道……我也想知道那个混蛋是谁,可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不重要,重要是别来找我们娘俩就好,我不想孩子跟他有瓜葛……澄澄是我一个人的宝贝,谁也别想夺走,连你也休想……”抬起一根手指头冲林昆摆了摆,然后醉笑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屋里走去,结果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林昆赶紧起来把她扶住。 楚静瑶已经完全趋于醉酒的状态,林昆这么一扶,她整个人完全就瘫软在了林昆的怀里,她这一瘫软倒舒服了,关键是林昆尴尬了。 目光直勾勾的顺着那列开的领口看进去,那一对白花花的双峰,那摸上去的手感绝对令人陶醉,之前的那次险些擦枪走火时他就摸过,至今那柔软丝滑的感觉依旧难忘。 咕噜。 喉咙不争气的咽了口口水,心底顿时两股力量纠结起来,一股是白色的林昆,象征着纯洁正义的力量,一个是黑色的林昆,象征着淫邪的力量,白色的林昆在心底不停的说:“快,快把她扶回房间,你不能趁人之危。” 黑色的林昆却在不停的说:“快,你还等什么,还不趁这个机会把她给xx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