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五章:误会啊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误会啊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误会啊 李刚和高涛同时站了起来,但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高长龙手里的椅子以力劈华山之势向林昆砸下来…… 两人紧张的同时闭上了眼睛,似乎在一下秒马上就能听到惨叫声,不,甚至惨叫声也没有,直接就昏死过去了,然后便是那椅子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呼通…… 李刚和高涛都有点傻了眼,他们只想偏袒一下高长龙,给林昆点教训就可以了,可没想到居然是这结果。 然而就在两人内心一片冰凉,甚至有些慌乱无神之际,眼前看到的却是另一副场景,林昆没有躲避,反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抬手就是一拳向那砸下来的椅子迎去。 轰隆的一声响,拳影和椅子撞击在了一起,那实木的椅子应声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接着便是一地摔碎的声音。 挥椅子的高长龙本来满脸的决然,似乎誓要将林昆给打死才罢休,结果却是满脸的惊诧,整个人向后趔趄倒去,刚才抡着椅子的胳膊瞬间麻木的毫无知觉,如果不是亲眼看着胳膊还在身上,还以为已经随着椅子一起飞出去了呢。 “啊!” 高长龙后知后觉的一声惨叫,眼瞅着整个人就要倒在地上的一刹那,突然一只大手把他拉住,然后他就看见了林昆嘴角含笑的一张脸,正友好的看着他。 高长龙嘴角僵硬的笑了一下,“谢谢啊……” 啪! 话音刚落,就是一个对嘴巴子冲他抽了下来,似乎觉得光抽嘴巴子不过瘾,林昆直接抡起了拳头,冲着高长龙的脸就是一顿凿,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否则全力的一拳,估计都能把他的脑浆子给打出来。 “啊,啊,啊……” 高长龙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两只眼睛翻着白已经快晕死过去了,直到这时,傻愣在那儿的李刚和高涛才反应过来,马上跑到林昆跟前,大声的吼道:“别动!” 林昆停了下来,一把将半昏不死的高长龙给怼到了地上,抬起头笑着看着高涛和李刚两个人,“两位警官,我这是在跟高老板谈话,你们不是说不干预么?” “你……” 李刚和高涛都感觉喉咙发紧,能打的他们见过不少,但像眼前这家伙这么猛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心尖都害怕的颤了。 “我?” 林昆笑着向李刚和高涛走过来,目光里闪烁着一丝轻佻,嘴角的笑容却是溢出丝丝冰冷,“我来和两位警官谈谈啊。” “你,你别过来……” “你,你袭警……” 李刚和高涛两人同时觉得后背上一丝丝的冷气抽起,两人紧张的一步一步的后退,马上就要退到门口了,两人转身就要去开门,结果林昆的两只手大手伸出手,抓住两人的肩膀往后一扮,两人一起被撂倒在地。 “啊!” 两人一起惊慌的大叫,林昆先是一人给了一拳,打的两人摇晃着脑袋差点昏死,然后又是一人抽了一个大嘴巴子。 啪啪的声响,又是两声惨叫想起来,李刚抬起手指着林昆,道:“你,你居然敢袭警,你,你倒霉了。” 高涛嘴角溢出血丝,哆哆嗦嗦的抬起手,“我,我要告你……” “你们两个无良的东西,还特么的敢告我?”林昆冷笑着说:“就是因为现在的人民zf里有太多你们这样的败类,所以zf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公信力才会下降,过去一提到警察,那都是代表着正义的象征,你们这些蛀虫可好,吃着国家的皇粮,干的却是土匪的事儿。” 啪啪…… 说到生气处,林昆又是两个大巴掌抽了下来,直接把李刚和高涛嘴里的牙给打出来了,蹦噔蹦噔的落在了地上。 此时…… 小房间的外面,鲁队长喝着茶听着小曲儿,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有些不耐烦的接了起来,“喂……” “鲁方勇?” 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冷漠,鲁队长不大高兴了,什么人这么大的口气,语气也很不好的回道:“你谁啊!?” “我是张天正。” “张天正?” 鲁队长觉得自己没听过这名字,随口就说道:“我管你是什么天正,你到底有什么事,报案的话赶紧说,要是骚扰电话我没空搭理你,不说话?那我挂了……” “你敢!” 对面一声冷喝,马上让还沉浸在小区和茶水里的鲁队长清醒了几分,这时再回忆‘张天正’这三个字,脸上的表情唰的一变,再看一眼来电号码,是市办公厅的号码绝对没错,心里头立马叫苦绝望起来,声音都哆嗦了,道:“张……张市长,您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啊?” 张天正冷哼一声,不想和这个工作态度存在严重问题的手下多磨蹭,道:“你们服务区是不是抓了个年轻人。” “年轻人?” 鲁队长想了一下,马上就想到了刚刚关进去的林昆,这会儿小屋里还是一阵阵惨叫声传出,他的脸霎时间更白了,这叫的这么惨,人还不得给打废了啊,副市长亲自问的人,那肯定跟副市长关系不一般,这…… “回张市长,确实有这么一个年轻人,刚才是因为……” “我不管什么原因,马上把他给我放了,后续的原因我会调查清楚的,马上让他接电话,我有话和他说。” “好好好……” 鲁队长赶紧放下话筒,来到小房间的门前,抬起手就准备拍门,结果这时小房间的门吱儿的一声打开了,鲁队长急声道:“怎么样,你们把那小子怎么样了。” 说完话,才看到站在眼前的是林昆,马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堆上笑脸说:“这位同志,你没事就好……”说话的功夫目光绕过林昆向里面看,结果一看到地上躺着的仨人,他的心一下子又是凉了半截。 “鲁队长,有什么事儿么?”林昆笑着说。 “额……” 鲁队长赶紧回过神,笑的比哭还难看,道:“市,是政府打来的电话,张市长要和你说话,这位同志啊……” 不等他说完,林昆已经走向电话旁,拿起了话筒笑着说:“张市长,我是林昆啊……这儿的警务人员,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认为这种败类,就该全部清出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