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红颜百岁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红颜百岁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红颜百岁 有了足够的证据,警方当天就开始全盘审讯金长东,饶是金长东狡猾多端,面对那铁证如山的证据,也只能乖乖的认罪,审讯整整持续了十二个小时,当月光落下,沈城里大街小巷上一片灯火的时候,负责审讯金长东的几波民警,已经记录出了满满一本子的罪行。 杀过人,放过火,奸淫掳掠几乎所有的罪行都全了乎了。 “警察同志……” 坐在审讯椅上的金长东有气无力,脸被林昆给打肿了,这会儿还没消下去,一双眼睛里满是血丝,好几次在审讯的过程中睡了过去,结果都被用凉水给浇醒了。 “说。” 负责审讯的一位女民警厉声说道,这位女民警现在只要一抬头看金长东,就有一种冲上去抽他大嘴巴子的冲动,过去她也听说过这位沈城武馆的掌门人,也算是一方传奇,没想到他身上的脏事居然背了这么多。 人民警察不说都是正义的化身,但至少都很有正义感,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棍坐在自己的面前,不想上去抽他那是不正常的。 “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了,你们能不能让我睡觉啊,我不要床,就这么坐着睡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 还不等说完,鼾声就已经响了起来,呼噜呼噜,女警马上腾的站了起来,拿起脚边的小水桶,向着金长东就泼了过来,身旁的男警也没阻拦,冷眼的看着被泼醒的金长东。 “噗……” 金长东吐了吐嘴里的水,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忽然变的凶巴巴起来,瞪着女警骂道:“信不信我弄死你!” 砰…… 审讯桌后的南京拍了一把桌子,冲金长东怒吼道:“金长东,你现在已经是一名罪犯,还敢要挟人民警察!?” “呵,呵呵……” 金长东失声大笑,满脸的沮丧化作泪水流了下来,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熬到了今天,也没想过会是这般的下场,他总以为自己做事缜密,就不会落下什么把柄,可没想到最后却被自己收养的狗崽子给出卖了。 “警察同志,我就问你们一句话,像我这样的罪犯,还有没有活命的希望了?”金长东笑的惨然,有气无力。 “你这样的还想活命?”女警冷笑一声,道:“枪毙十个来回都不多!” “好,很好。” 金长东喟然长叹,“想我金长东也算风光过,没想到栽在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身上,林昆,来生有缘我们再见,我要亲手杀了你这个杂种,杀了你这个混蛋……” 话音未落,脑袋迷迷糊糊的一晃,又耷拉着脑袋晕了过去。 女警和男警对视了一眼,两人没有再叫醒金长东,不是他们心软你了,而是他们也累了,收拾好了东西走出了审讯室。 …… 第二天一早,沈城法院就宣判了金长东和黄剑的罪行,金长东十恶不赦自然没有活路,黄剑背负着多起命案逃避追捕多年,如今又有新的罪行,最终也是死罪。 阳光明媚,天空晴好,林昆此时坐在维多利亚酒吧的楼顶,摆着一张小方桌,放上一套茶具,在那自斟自饮。 有人从通往天台的楼梯走了上来,高跟鞋的声音嗒嗒嗒的,林昆回头望去,柳如烟披着长发,一身蓝色的旗袍。 啪啪啪…… 林昆毫不吝啬的鼓掌,笑着称赞道:“美,真美!” 柳如烟笑着走过来,坐在旁边,林昆马上替她满上一杯茶,柳如烟接过手里,红唇贴着茶杯轻轻的吸啜着。 “茶不错……” 柳如烟莺莺一笑,“不过我带来了更好的东西。” 林昆仰着下巴,眯着眼睛在空气中嗅了嗅,“柳家的女儿红。” “尝尝看?” 柳如烟手里多了一个小瓷坛子,瓶口塞着红塞子。 林昆把杯子中的茶水喝酒,然后递到柳如烟的面前,柳如烟笑着替他满上,他凑在嘴边浅浅的抿了一口,舔了舔嘴唇,抬起头笑着说:“比之前的更有味道了。” 柳如烟笑道:“柳家的酒引子很特别,有了这酒引子之后,这酒的味道自然就更纯正了,接下来我要让柳家的酒享誉全国。” “是个不错的主意,我支持你。”林昆仰起头将酒一起喝光。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林昆将茶杯放在桌上,两只手叠在脑后,整个人靠在了舒适的长椅上,“回趟中港市,有点想我媳妇和我儿子了,我老丈人也快过生日了。” 柳如烟一直目光平静的看着他,忽然垂下头,“真羡慕他们。” “羡慕什么?”林昆笑着说:“将来你也会有一个在乎你的男人的,也会有你自己可爱的孩子,有你想要的生活。” 柳如烟摇头,“我对那些已经不在乎了,我见过太多的男人,除了一个人,其他的男人我都瞧不上。”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笑道:“你这样是不对的,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何必为一个不好的男人烦心。”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本来以为这句话是胡说的,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就是这样。”柳如烟直接对着小瓷坛子喝了一口酒,酒水醇香,却也带着火辣辣的烈劲儿。 林昆笑着说:“有时候红颜知己,比情人更长存,爱情的保质期有七年,但友情却可以是长长久久。” 柳如烟笑着说:“我才不在乎什么天长地久,我只想拥有一次……”目光灼热的看着林昆,她的胸前在起伏。 林昆看着她的眼睛,她那漂亮的双眸,像是具有魔力一般,将他整个灵魂都要吸入了进去,林昆赶紧看向远方,笑着说:“接下来沈城可能就要靠你一个人了,你如果有什么额外的需要,尽管跟我提,我能……” 柳如烟突然起身,向林昆扑了过来,她的动作很快,却一点也不粗鲁,带着一阵香风,扑进了林昆的怀里,樱红的嘴唇对着林昆的唇咬了下去,深吸,彼此的舌尖碰触在了一起,似是有电流滑过了周身,便是那情动忘我的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