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无题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六十九章:无题

第一百六十九章:无题 不光是出于诺言,更是出于同情,这一刻林昆下定决心已定要帮宋家城把儿子找回来,要是宋庆宗还活着更好,即便是死了,刨坟也要把尸体扛回来! 从宋家城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林昆到病房里看望了一下张守义,张守义的脸色比以前好了不少,整个人看上去精气神也不错,林昆给张守义剥了个橘子,笑着说:“叔,你这气色看起来越来越好了,比以前好多了!” 张守义吃着林昆给他剥的橘子一脸的高兴,久病了这么多年,身体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就好像是背了多少年的担子一下子放下来了一样,“昆子,这都多亏了你,要是没有你,你叔这条命怕是早让阎王爷收去了。” 林昆笑着道:“叔,你可别瞎说,你是好人,好人都能长命百岁,你的人生还有老长呢。” 张守义笑着道:“你就别安慰你叔了,不过这次碰上了这个宋神医,我想我应该还能多活几年,以前年轻的时候出过力,中间这病缠上了身子,全家活的都压在了你婶子的身上,现在到老了我这身体又要好了,只是苦了你婶子多么年了,操劳着这个家不容易,等我的身子好了,一定要好好报答她!” 话音刚落,许英从外面打水回来,一进屋就笑着道:“老张,你说要报答谁呢?”看到了林昆,又笑着说:“吆,昆子,你啥时候来的呀。” “刚来一会。”林昆笑着说:“我叔刚才说要报答你,这么多年你为这个家辛苦了。” 许英白了张守义一眼,嗔怪的笑道:“闲的没事竟说那些没用的,赶紧安心把身体养好了,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 张守义咧嘴笑道:“好咧,孩子他娘!” 跟张守义夫妇闲聊了一会,林昆离开了医院,张守义的病情基本算是稳定了,但也只是暂时的,他的病根出现在身上,要想彻底好起来,还需要做手术换肾,肾源院方已经在找了,宋家城也跟林昆表示过,换肾的手术他会亲自给张守义来做,有宋家城的一席话,林昆也就放心了。 出了医院的大门,林昆开着车慢悠悠的晃荡在路上,想起一天都没回家看看小海东青了,楚静瑶又不在家,小家伙这一天估计饿的够呛,赶紧就近找了家超市,买了些熟食带回家。 车子停在了七号别墅的大门外,刚从车上下来,林昆不由的惊了一跳,只见大门口旁边的草地上,小海东青一身是血的站在那撕扯着什么东西,林昆啥也没想,赶紧就冲了过去,这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小家伙要是有三长两短,那他恐怕要遗憾终身了,跑到跟前一看,原来小家伙不知道从哪整来了一条大活鱼,正在这儿吃的起劲儿呢,那红色的血都是鱼血,林昆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小海东青一看到林昆回来,马上就扑棱棱的朝他扑过来,林昆慌忙伸开双手想要抓住这个浑身是血的小家伙,可还是慢了半拍,血葫芦似的小海东青整个扑到了人他的怀里…… 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林昆不得不得脱掉了身上的衣服,一边把衣服放到了洗衣机里搅,一边打了一盆水给小海东青洗澡,这边正在院子里给小海东青洗澡呢,就听小区后面池塘的地方有人叫喊道:“谁家养的猫啊,怎么把池塘里的鱼给偷吃了!哎哟哟,这地上一大滩的血迹哦。” 叫喊的这是一个老头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痛心疾首,肯定是个爱鱼人士,林昆用手弹了一下还在盆里的小海东青的脑袋,“老实交代,你小子到底吃了几条鱼?” 小家伙似乎听得懂林昆的话,眨着一双慧黠的大眼睛一副很委屈的表情,那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就好像是知道错了一样,同时又好像在说肚子饿没办法。 “行了,不怪你了,也怪我把你给忘在家里了,这一天饿坏了吧!”林昆笑着说,把小家伙从水里拿出来,又把买好的熟食给拿了出来,小家伙一闻到肉香味,马上就打起了精神,等林昆把熟食的塑料袋给打开之后,小家伙扑上去就开始大口吃了起来,看着小家伙狼吞虎咽的模样,林昆一脸的惊诧,握着拳头在小家伙的身边比量了一下,这小家伙看起来也就两个拳头大小,饭量咋就这么惊人呢?绝对比一只成年的鹰还能吃! 喂完了小海东青,林昆坐在院子里抽了根烟,开始琢磨起了宋庆宗的事,现在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断定了,宋庆宗的失踪和黑蜘蛛有着不可分开的联系,现在关键是怎么才能找到宋庆宗,找到宋庆宗后又怎么把他给带回来? 琢磨了半天,林昆的思绪越来越困难,想要从黑蜘蛛那里救出一个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当初他曾抓住了黑蜘蛛的一个小头目,但最终还不是只能乖乖的给放了,那个组织的严密强大性,怕是比想象中更厉害! 湛蓝的天际一点一点的被黄昏烧红,林昆浇完菜地之后,搬着个小板凳坐在菜地的边上,小海东青站在他的肩膀上,这时候他如果再穿一件白色的背心,都上再顶这一个大斗笠,绝对就是个乡下的老汉形象。 陆婷正好在小区里散步,路过菜地边上的时候,很有兴趣的走过来,她小时候就是在城里长大的,对农村的新鲜东西一想都很好奇感兴趣,她指着一株小西红柿问道:“这是什么?” “西红柿。” “那这个呢?”她又指着一颗小白菜问。 “白菜。”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呢?”陆婷一个接着一个的好奇问。 好在林昆中的菜不多,否则都挨一个的解释一遍,肯定累的他口干舌燥。 陆婷问完了,就饶有兴致的蹲在菜地边上观察,林昆突然向他问道:“有关黑蜘蛛的资料,你能弄到多少?” 陆婷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转过头问:“真的和黑蜘蛛有关?” 林昆点点头:“十有八九。” 陆婷讶异的问:“那你还准备继续?” 林昆淡淡的一笑:“不继续怎么办,总不能说话不算话,是死是活总要搞明白的。” 陆婷隐隐有些担忧,道:“可毕竟是黑蜘蛛,国安局现在都不轻易的去招惹他们,你一个人单枪匹马很容易出事的,到时候我没法向组织上交代。”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林昆咧嘴笑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陆婷也是看不透他,平常他怎么看怎么像个无赖小混混,可到了真正的时候,却显得那么深不可测,或许这才是这只漠北狼王真正的一面吧。 这时,远处开来了一辆奔驰mpv,车牌是拉风的五连号,秦雪奉命把澄澄送回来,车停在了菜地的旁边,车门一打开,澄澄就跳了下来,边向林昆跑过来,边喊道:“爸爸,爸爸我回来了!” 林昆一把将澄澄抱了起来,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着道:“儿子,想爸爸没有?” 澄澄一副很认真的表情道:“想了。” 林昆笑着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指着陆婷对澄澄道:“儿子,叫陆阿姨。” 澄澄马上变的警惕起来,一双漂亮的小眼睛眨巴着看着陆婷,问道:“陆阿姨,你这是在和我爸爸约会么?” 陆婷马上哭笑不得,这小孩子的警惕心可真强,笑着说:“阿姨不是再和你爸爸约会,而是和你爸爸在说事情。” 澄澄一副小大人的表情摆手道:“陆阿姨,你不用骗我了,你们大人男人和女人之间不就是那么点事么,我爸爸这么帅,你一定是喜欢上我爸爸了!”小家伙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看着陆婷,更让陆婷哭笑不得。 “儿子,别瞎说!”林昆赶紧阻止,然后歉意的冲陆婷笑着说:“陆小姐,真不好意思,这孩子有点早熟,你别介意啊。” “没事的,那林先生你先忙,等有消息了我马上通知你。”陆婷笑着说,转身告辞,正好和从车上下来走过来的秦雪擦肩而过,两个大美人互相点头微笑,算作是打了个萍水相逢的招呼,同时又同时在心底惊叹对方的美貌。 “林先生。”秦雪笑着跟林昆打招呼,“好久不见了。” “是啊,秦秘书,咱么大概有快一个多月没见了,你还是那么漂亮。”林昆笑着说。 澄澄马上叹了口气说:“老林啊,你连外公的女秘书都不放过,看我不给你告诉妈妈。” 林昆和秦雪同时一怔,然后一起哈哈大笑起来,秦雪摸着澄澄小脑袋溺爱的道:“澄澄,你就放心吧,秦雪阿姨是不会和你抢爸爸的哦。” 秦雪又笑着对林昆说:“周末有个贫民赛车会,怎么样,打算参加么?” “赛车?”林昆很惊喜的回应一声,秦雪以为他这是要答应了,哪知林昆马上又改变了态度,一副云卷云舒的口气道:“不参加,没什么意思。” 秦雪的脑门上不由的垂下了一根黑线,同时嘴角牵动了一下,然后又微笑道:“林先生,不参加你可别后悔哦,这次的奖金可是很高的。” 一听到钱,林昆马上就打起了精神,虽说他现在当职业奶爸的工资不少,可张守义住院的钱还是需要掏的吧,虽然宋家城免了住院和上次手术的费用,可找到了肾源之后购买肾源以及后期的治疗康复也是一笔不小的钱,另外才给张大壮订的那套算起来快一百七十平的大房子装修也需要钱啊,他才不会放弃这么一个赚钱的好机会,马上问道:“在哪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