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杀马特(1)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杀马特(1)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杀马特(1) 王福大着嗓门,将脸上的胖肉一横,模样自然就有些凶狠起来,在座的都是附近一些企业里的白领高管,平时那都是一些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最怕的就是这种恶人。 王福一顿的大嗓门吼完,甭管他说的话在座的人信多少,总之全都不敢出声了,一个个静悄悄的看着他。 咕噜…… 其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妹子,直接吓的打了个响嗝。 有人站了起来想要走,王福直接一嗓门吼了过去,“都特么老实的给我坐着,今天让你们开开眼,看看什么叫渣男,你们王哥我今天把话撂这儿,谁要是敢出了这门,我保证打的他连亲妈都不认识!” 刚站起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一听这话顿时吓的两腿一软,一屁股墩儿坐在了椅子上。 这男人对面对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姑娘,两人看模样像是在相亲,这姑娘马上白了这男人一眼,显然是对他胆小的表现不太满意。 整个饭店的大厅里安静了下来,二楼和三楼的人不明情况,都开始簇拥着从楼梯上往下下,准备看热闹。 走在最前头的是一个光头,看起来能有五十多岁,操着一副公鸭嗓子,借着二两酒劲儿在那哈哈的大笑,冲身后的人招呼道:“快下来看热闹,有热闹看哎!” 嗖……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空的茅台酒瓶子,凌空飞舞了好几个三百六十度,啪的一下砸在了那光的发亮的脑门子上。 这男人眼前一黑,趔趄的就往后倒,撞在了一个能有二百斤重的胖女人身上,女人妈呀一声尖叫,像是被人非礼了一样,这男人一只手捂着脑门子,拿下来一看,那腥红的血液顺着他的巴掌往下淌,两只眼睛一翻白,顿时昏死了过去…… 身后的胖女人又要尖叫,“妈呀,砸死人了啊,妈呀……” “给我闭嘴!” 王福又拎起了一个酒瓶子,胖女人直接吓的两只肥乎乎沾满油渍的手塞进了嘴里,“别特么给老子卖萌!” “我……” 胖女人哽咽了一下想要哭,结果王福眼珠子一瞪,顿时给吓的憋回去了,回过头满脸幽怨的瞧去,本来想叫自己的男人站出来撑腰,结果扫视了一圈也没看见,感觉腿上有人拽自己,低头一看,他那个戴着眼镜瘦瘦弱弱的男朋友,蹲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胖女人一来气,这个窝囊废没有用的东西,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 “啊哟!” 一声惨叫,瘦男人被大屁股一下,顿时感觉脑浆子都要被坐出来了。 王福冲着楼梯口一群目瞪口呆的人群说道:“想看热闹的都给我消停的,谁要是再咋咋呼呼的,别怪胖爷我不客气!”说完,甩了甩头上的头发,好一个威风潇洒。 侯小宝毫不客气的竖起大拇指点赞,其他人也头来敬佩的模样,王福回过头咧嘴冲林昆一笑,道:“咋样,老大?” 林昆竖起两根大拇指,笑着说:“牛掰的一脸鼻涕啊!” 王福哈哈大笑,这会儿整个饭店里脸色最难看的要属李传三了,自己的店被砸了,顾客被打了,人家现在又这么的威风,更让他感到可气的是,他那个小骚蹄子媳妇,居然跟那伙人的小白脸眉来眼去的,麻痹的! 轰隆隆…… 过了不到十分钟,外面传来了一阵摩托车的声音,只见十几辆摩托车停在了饭店门口,清一色的山地摩托车,就是那种轱辘架的老高,排气筒坐在屁股下面的那款。 这种摩托车要说越野性能极佳,适合跑山地,但在这儿城里头骑这玩意儿,除了噪音大,再就只剩下装逼了。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皮背心,竖着鸡冠头,耳朵上戴着一个大大的耳钉,穿着一套漏了满腿洞牛仔裤的男人。 这打扮吧,典型的杀马特,要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那肯定是酷,可关键这男人打眼一看都快有四十了,长的又矬又丑又壮的,打眼一看就跟个小地雷似的。 男人身后跟着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小年轻,一个个也都是奇形怪状的打扮,有的的车上还载着同样非主流的小姑娘,这些人从车上下来之后,纷纷抽出钢管砍刀等家伙什,在那为首的杀马特大叔的带领下走进了饭店。 俩字——威风! 砰! 饭店的玻璃门被踢开了,为首的矮矬壮走进来,亮开了嗓门就冲李传三吼道:“小李子,谁在你这闹事!” 李传三一见救星来了,马上感动老泪横流,就要迎上去,只是不等他开口,一声臭骂响起,王福瞪着为首的杀马特大叔,道:“你特么长的矬也就算了,是不是瞎啊?就特么老子这一桌人在这闹事了,你看不见啊?” 李传三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杀马特大叔,“廖……廖哥……” 被称作廖哥的杀马特大叔,眉头皱成了一个王字型,脚底下迈着方步,就向王福走了过来,手里头拎着个明晃晃的钢管。 林昆看了一眼这位廖哥的脚步,小声的冲王福道:“是个练家子。” 王福点了下头,表示他知道了,手里头拎着个酒瓶子也就过去了。 呼…… 钢管比酒瓶子的攻击范围大,杀马特廖哥自然先出手了,一记钢管猛烈的在半空中一划,劈头盖脸的砸向王福。 王福眼睛微微一眯,两道冷冽的光芒射出,不退反进,一只手向那钢管抓去,另一只手里的酒瓶子向廖哥砸过来。 眼瞅着王福的大手,就要抓住那力劈而下的钢管,这时只见这廖哥的嘴角勾起一抹轻佻的弧度,钢管猛然止住了,快速的一个变换,向着王福的肚子就戳了过来。 距离太近,王福又是主动迎上,这一招显然是避无可避的,王福也意识到了危险,可想要刹车已经是不可能,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肚子被那坚硬的钢管戳中。 “啊!” 王福一声痛叫,手里的酒瓶子自然落了个空,整个人快速的往后退,砰的一声撞在了身后的桌子上,用手支撑了一下桌子,想要再往前,肚子上的疼痛使得他的身子一个趔趄。 “不要逞强了。”林昆站了起来。 “特么的,大意了。”王福咬牙切齿的恨声道。 林昆点了点头,这时一直一句话也没说的陈海涛站了起来,目光坚毅的看着林昆,道:“昆哥,我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