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真相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六十八章:真相

第一百六十八章:真相 陆婷没有吹牛,她果真是专业的,她这次来中港市除了保护章小雅之外,还把一些专业的设备也带来了,在一堆电脑以及各种说不出的机器面前,仅仅只用了十分多钟,就将手机里删除的资料全都恢复过来了。 好在宋庆宗之前用的这款手机是机身内存,不支持插sd存储卡的,这样一来恢复的资料就完全是他之前的了,几乎不存在任何的偏差。 陆婷把手机交换给林昆,林昆搬了张椅子就地翻看起来,其中最多的就是给楚静瑶发的短信,从两人只是朋友的时候开始,一直到最后他被拒绝,手机里还有一个密码日记本的功能,林昆问陆婷道:“这个你能破解么?” 陆婷笑着说:“没问题的。” 日记本的密码很快就被破解开了,打开日记林昆从头翻了起来,透过里面的文字可以看出,从刚认识楚静瑶的那天起,宋庆宗就喜欢上了她,之后的一行行文字,一页页的日记,几乎全都诉说着他对她的爱。 “真是个傻男人啊。”林昆不禁同情的长叹,陆婷坐在一旁也看到了日记的内容,微笑道:“没想到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专情的男人。” 林昆开玩笑道:“陆大美女,瞧你说的,难道你没发现你身边就坐着这样一个男人么?”说完,林昆还故意摆出了一个一本正经的造型。 陆婷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林先生,你可别忘了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们特别行动处的资料科,对那些国家出色的军人,可是有详细的资料的,据我所知你每次有机会到城市里,都会找一个地方一夜情。” “那……”林昆尴尬的笑起来,但马上就变的自然起来,笑着说:“这……这不影响我对感情专一吧,再说了,那那那啥不也是人之常情么。” 陆婷抿嘴笑,“你们男人呀,总是会给自己找借口,为什么我们女人就专一,而你们男人就不能呢?你们男人非但不专一,还要求女人专一。” “nonono!” 林昆摇了摇手指头,道:“陆大美女,你这是在杂志上看的吧,我不否认男人花心,但男人也有专情的男人,女人也有花心的女人,要是全天下的女人都专一,那酒吧夜场里哪还有女人让我们男人邂逅一夜爱情呢?” 陆婷被林昆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无言以对,她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女人,对爱情的体会只能道听途说,或者寄情于一些杂志的爱情专栏上,那些爱情专栏上故事,大多数都是以男人花心作为谴责,以女人的专一而歌颂,所以陆婷的心里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个观点,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有线索!”林昆突然说了一声,手机里显示出一个陌生的号码,号码的归属地显示未知区域,而且那一串的号码明显不是华夏国内的区号,根据林昆的印象,这号码前面的区号,应该是中缅边境上的一个小城市的。 “你帮我查查,主要查缅甸地区的,看看是不是尖巴山地区的号码。”林昆把手机递给了陆婷,陆婷回到电脑前快速的查看,马上就有了答案。 “一点也没错,是缅甸尖巴山地区的一个小镇,叫……”陆婷看了一眼电脑屏幕,那小镇的名字很拗口:“叫唐克布得加尔,在尖巴山的北部。” 林昆摸摸下巴,蹙着眉头思索起来,“唐克布得加尔,尖巴山的北部……那里应该是黑蜘蛛的地盘,黑蜘蛛的人没必要大老远的找上一个人吧……” “黑蜘蛛?”陆婷问道:“是那个中缅边境上的贩毒团伙么?号称是由一批退役的雇佣兵组成的,常年向我们华夏境内输入大量的海洛因。” 林昆点点头,陆婷接着有叹了口气,道:“之前我们有一个小分队接到任务去歼灭黑蜘蛛,结果全队人都突然间失去了联系,仿佛一下子就凭空消失一样,后来特别行动处又派人去摸黑蜘蛛的底,结果也失去了联络。” 林昆面色凝重的点点头,道:“如果真的和黑蜘蛛有关,这下麻烦可不小,我在漠北待了八年,对于黑蜘蛛的耳闻不少,在我退役的最后一年,也跟黑蜘蛛有过一次接触,当时也是奉命去歼灭他们一个组织,我抓了他们一个头目,结果我带的整队的兄弟都落在了他们的手上,说起来这件事也挺丢人的。” “那后来呢?”陆婷好奇的问,同时目光中隐隐充满崇拜,能抓住黑蜘蛛的头目,先不管这头目的大小,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到的。 林昆尴尬的一笑,道:“后来他们和我用手势交流,我用一个他们的头目,换回了我全队的兄弟,然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我面前消失。” 陆婷道:“如果真和黑蜘蛛的人有关,那你想要找的这个人,怕是没那么容易找回来,甚至客观一点的说,恐怕没有可能找的回来了。” 林昆点头表示同意,“黑蜘蛛的强大就在于它过于神秘,那些自称是退役佣兵的,以前都不知道是服役于哪个部队,无论组织的严密性还是个人执行任务的能力,都不在国安局或者是任何一个军区的特种部队之下。” 陆婷点头,道:“或许你也不用想的太悲观,事情还没有定性,不一定尖巴山打来的电话,就一定和黑蜘蛛有关,还可以继续再往下查查。” “嗯。”林昆点头,这时他又想起了宋家城,或许他有什么事情没和自己说,林昆站了起来,对陆婷道:“陆婷,谢谢你了,我先走了。” “嗯。”陆婷笑着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再来找我,要注意安全。” “好!”林昆微笑道,没想到陆大美女还挺关心他的,其实他心里也知道,陆大美女之所以关心他,也是出于同事间的情谊,怎么说他现在也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七号特工,同事之间互相关心一下再正常不过了。 林昆开着车又来到了市中心医院,直接到了顶楼的副院长办公室,敲门进步,宋家城半躺在沙发上看起来很疲惫,毕竟年岁大了,做了张守义的大手术后,他自己也累的够呛,缓了一天也还没完全缓过来。 林昆走进来,宋家城睁开了疲惫的双眼,“你来了,发现什么线索了么?”这句话问的很轻描淡写,显然没有抱有太多的希望,甚至听起来更绝望。 林昆坐到宋家城的对面,把宋庆宗之前用的手机往桌子上一摆,屏幕上正好显示着那个来自尖巴山的陌生号码,宋家城看了一眼手机,目光疑惑的看着林昆:“这是什么意思?跟我儿子失踪有关系么?” “你说呢?”林昆心里笃定,如果宋庆宗的失踪真的和黑蜘蛛有关,宋家城不可能一点也不知道信息,宋家城现在所表现出的不知情的模样很可能是装的。 “我不知道。”宋家城又眯上了眼睛,幽幽的道:“如果就是这个事情,你可以离开了,我现在需要一个人休息一会。” 林昆没有真的站起来离开,而是眯着眼睛笑盈盈的道:“宋老先生,我相信你肯定知道什么线索,如果你儿子的失踪真的和黑蜘蛛有关……” 话说到这,林昆刻意观察了一下宋家城脸上的表情反应,宋家城那平静无波的脸上突然颤抖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正常,但也足以被林昆看透了。 林昆马上话锋一变,坚定不移的大声说道:“老家伙,你别再这装了,我知道你肯定知道有关黑蜘蛛的事,宋庆宗的失踪跟静瑶根本没多大关系,而你却一直怪静瑶,让她这么多年来一个人难过,你太自私了!说到底,宋庆宗失踪的真正原因是和你有关,你才是罪魁祸首!” 宋家城突然睁开了眼睛,语气变的激动起来,“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希望我儿子被抓去么,他们非要让我帮他们研究现代的毒品,我没有答应他们,结果他们就把主意打到了我儿子的身上,我儿子也是一个高材生,他们看中了他的学识,想让他研究出更能够通过肾脏更加刺激人体的毒品!我儿子也不想被他们抓去,但我儿子跟我说过,若是静瑶那丫头不能答应他和他在一起,那他的心就死了,去哪都无所谓了!” 林昆脸色突然一冷,看着宋家城道:“你是说宋庆宗是自愿跟黑蜘蛛走的?” “怎么可能自愿,他老子我还在这呢,他是一个孝顺的孩子,怎么可能舍得撇下我!”宋家城语气更加激动,“就是那群混蛋把他强行抓走的!” “那你还报警让满城的警察帮你找儿子?你明明知道根本就找不回来!”林昆责问道。 “我……”宋家城突然泪流满脸,悲伤的泪水交错在皱纹深壑的脸上,“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知道儿子找不回来,可我还是侥幸的希望他只是走失了,希望他有一天能回来,我还要把我一生的学识都传给他……我都已经快八十岁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是我生命的全部,你能懂么?能懂么!?” 林昆的心头跟着一酸,他没想过这个老头会这么的悲伤,他马上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假如某天澄澄突然失踪了,自己会是怎么样的心情,一定也是和眼前这个老头一样的伤心吧,虽然澄澄不是自己的亲生的,但感情却是真真切切的,那种失去自己的孩子的感觉,不知道自己孩子生死的感觉,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绝望的枷锁重重的压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