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酒和故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酒和故事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酒和故事 两人在小区里简单的聊了几句,便肩并着肩从小区里走了出来,小区的环境很好,有山有水,而且邻里之间都很热情,但凡是迎面走过,也不管认不认识,彼此间都会报以一个微笑,一个微笑其实很简单,但落在了彼此的眼中,心中却是一道说不出的温暖感觉。 “你喜欢吃辣的么?” 来到了小区外面的商业街,两旁矗立着各式的饭馆,赵英丽突然停了下来问林昆,林昆想了想说:“还好吧……” “那我们换一家店吧,这儿还有一家黄焖鸡,不知道你吃过没有?”赵英丽微笑的看着林昆,她脸上的笑容很灿烂,眼底有清澈的光,若不是脸上的妆浓了点,再加上先入为主对她的了解,可能林昆也会喜欢上这个女人。 “黄焖鸡?” 林昆笑着说:“倒是路过许多次,却一次都没有尝试过。” “那真是太巧了,我也没尝试过。”赵英丽笑容灿烂的说,她笑起来脸上有两个自然的小酒窝,有一种清纯而又可爱的感觉。 “你老家是农村的?”林昆忽然想起了那个曾经乡下的姑娘,让他爱过了整个青春年华,又不知道会遗憾多久。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很土气?”她的眼睛很亮,说话的时候却藏着自卑,就像是心底的一根软肋被触碰了。 “我老家是农村的,那里的天比这里蓝,那里的人心也简单,不像这繁华的都市,每个人都戴着面具生活。” “……” 赵英丽沉默不语的看着林昆,忽然笑了起来,道:“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挺文艺的人,我老家不是农村的。” “哦?” 林昆微笑着,他能从赵英丽的身上完全的看出乡下人的味道,尽管她可以掩饰又不承认,林昆没有打算拆穿她,笑了笑说:“进去吧,我的肚子已经有些饿了。” “我也是……” 赵英丽笑道:“希望这家店不要让我们失望哦。” “欢迎光临!” 门口服务员悦耳的声音响起,带着两人往里头走,边走边问:“请问,就两位来用餐么?” 赵英丽点了一下头,道:“我喜欢靠窗的位置。” “好的,小姐,请跟我来!”服务员微笑着在前面带路,两人来到了三楼的一个靠窗的座位,一面靠着黏贴壁纸的墙,另一面的身后有屏风,可以拉过来遮挡。 窗外就是小区的风景,繁华的小区,从高出往下看别有一番感觉,两人点了菜之后,赵英丽就望着窗外发呆,她的侧脸也很美,唯一的不足就是脸上的粉底有些厚。 见她突然发呆,林昆也循着她的目光看去,结果落在了一个过马路的母女身上,小女孩不大,女人穿的很朴素,小女孩过了马路之后,便开始淘气的跑了起来,结果被一个路边的砖块绊倒了,女人赶紧走过去,将小女孩扶了起来抱在怀里……这可能只是这座城市里很普通的一幕,却让赵英丽看的入神,竟流了眼泪。 林昆不明白她为什么哭,从他看到的资料上显示,赵英丽绝不是一个这么单纯的姑娘,她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多年,又是跟在金长东的身边,什么尔虞我诈没有见过,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事的体系。 林昆抽了两张纸巾,递到了她的面前,“擦擦吧。” “谢谢你!” 赵英丽接过纸巾,将眼角的泪水擦掉,脸上的粉底却也跟着掉了。 她的皮肤其实挺白的,只是化妆能让她看起来更年轻,二十九岁的年纪不算老,可她接受不了自己有鱼尾纹,哪怕是很淡,因为她知道一旦自己年老色衰不,将很快的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干嘛这么看着我?”赵英丽抽泣了一下,撅着嘴看林昆,“是不是我哭的样子很丑,现在脸上的妆又掉了。” 林昆笑着摇头,道:“我倒是觉得这样的你才是真的你。” “才不是呢,电脑前的我才是真的我。”赵英丽反驳道。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 赵英丽破涕为笑,道:“那时候的我才是最美的,最有自信的。”说完,她又轻轻的叹了哭泣,道:“其实我知道……” 话音戛然而止,赵英丽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林昆,林昆似乎察觉到了,笑着问:“你知道什么?” “先生,小姐,你们的黄焖鸡、三杯鸡、口水鸡……” 三道鸡肉菜一下子都上齐了,紧接着服务员又上了三道凉菜,还有一大杯鲜榨的果汁。 服务员退去,主动将屏风拉好,不大的空间里满是菜香,林昆微笑的看着赵英丽,说:“接着把话说完。” 赵英丽拿起筷子,笑着说:“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我的肚子都咕咕叫了。”夹起了一块鸡肉就放进了嘴里,一脸陶醉的模样说:“嗯,这味道真不错,快尝尝!” 林昆知道她这是在故意岔开话题,也没有继续追问,也夹起了一块鸡肉放进了嘴里,赵英丽马上眨着眼睛问:“怎么样,这味道是不是很正宗,这家店真不错吧!” 林昆笑着点头,道:“确实不错,比我以前吃过的都好吃。” 赵英丽端起了饮料杯子,突然又放了下来,抬起头看着林昆,道:“要不我们喝点酒吧,故事和酒本来就是搭档。” “你能喝?”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地道的东北姑娘,不喝三碗不过岗。” “那好!” 林昆拉开屏风冲服务员喊道:“服务员,上酒!” 酒水很香,菜也很香,几个来回下来,赵英丽便不胜酒力了,而林昆却是一点醉意也没有,赵英丽放下了酒杯,迷迷糊糊的看着林昆,嘴角凄然的一笑,将话匣子打开了…… “你是不是很瞧不起我?”赵英丽目光飘摇的看着林昆。 “没有。” “你撒谎,你都说我是农村出身的,对……我就是农村来的,我家里很穷,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别的女人跑了,我妈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我和哥哥姐姐养大,就在我高中毕业的时候,她突然被检查出来……”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哽咽,泪水簌簌落下,脸上的妆更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