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反咬一口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反咬一口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反咬一口 已经过了午夜,城市的街道异常冷清,野马车没有疯狂的咆哮,而是以很平缓的速度前进着,夜色从窗外闪过,那些璀璨而又落寞的灯光,被一盏接着一盏的甩在后面。 车子直接开进了市警察局,肖峰正站在大门口抽烟,见林昆开车过来,他把往地上一扔,抬起脚踩了踩,然后弯腰下去捡起来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不小心抻到了身上的伤口,顿时疼的呲牙咧嘴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还抽上烟了?” 林昆和江小惠从车上下来,走到肖峰的面前笑着说:“伤势怎么样了,今天把你叫出来,可真是不好意思啊。” 肖峰哈哈笑道:“林昆,咱能不这么虚么,真要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我这肚子现在咕咕叫,一会儿趁着天还没亮,咱先吃个夜宵去。” 林昆笑着说:“好啊,可是这大晚上的,哪有店没关门?” 肖峰笑着说:“这你就甭操心了。”回头看向江小惠,道:“江警官,你没事吧?” 江小惠笑了笑说:“谢谢你,肖队长。” 肖峰笑着说:“谢啥,咱们都是一个体制里的同志,再说了咱们人民警察的责任,不就是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么,今天别说是你,就是普通的老百姓我也得全力以赴。” 林昆笑着说:“行了行了,肖队长你就别在这儿宣扬精神了,带我们进去见见那两个嫌犯吧。” “好,跟我来!” 肖峰走在前面带路,来到了二楼的一个审讯室的门口,道:“这里头关的是那个姓黄的,身上的伤已经处理过了,不过医生说要让他多休息休息,等你们见完了,我就安排人给他带到牢房去。” 肖峰交待完,又跟守在门口的警员说了几句,警员把门打开,林昆和江小惠一起走了进去。 审讯室不大,亮着一盏白炽灯,给人一种颇为压抑的感觉。 黄剑被铐在审讯的座椅上,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萎靡,脸上还残留着一丝淡淡的血迹,见林昆和江小惠进来,呵呵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 林昆坐了下来,笑着问了一句,并没有任何质问的意思,就像是熟人见面聊天一样,要不是知道底细,很难想象两个人刚才斗的你死我活。 “我心情不好,笑一下缓解心情,姓林的你不会连这个也管吧?”黄剑冷眼看着林昆,却是一脸不服气的神色。 “我当然没心情管你,不过我可劝你啊,你这么个态度跟我说话,我不介意大嘴巴子抽你。”林昆笑着说道,语气就像是在开玩笑,不过却也是带了几分的寒意。 “呵……” 黄剑并没有不知趣的往枪口撞,干脆不看林昆,而是看向江小惠,道:“江警官,大半夜的来看我,真是谢谢。” 江小惠脸色平静的说:“我来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黄剑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收了姓金的钱,他要我绑了你要你的命,我只好照办。” 江小惠语气平静的说,“我要问的不是这个,你不让你手下的人对我乱来,又让他们保护我,这算是念旧情?” 黄剑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哈哈笑道:“江警官,你不要想的太多了,我黄剑身上背着的可不是一两个命案,你是长的漂亮,可还没到能让动恻隐之心的地步,之所以要保全你,是我打算把你留给我……” 啪! 结结实实的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黄剑的脸上,江小惠满脸的愤然,冲着他怒吼道:“黄剑,你就是个畜生!”说完,愤然的转身离去,砰的一声将门摔上。 林昆并没有跟着江小惠一起走,坐在椅子上看着挨了一巴掌的黄剑,嘴角笑容讥诮,黄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姓林的,你笑个鸡毛!老子我……” “嘘!” 不等黄剑把话说完,林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我知道你不怕死,我也保证不打死你,但至少得让你扒层皮,在我面前耍狂摆酷的人太多,你不是第一个,说不定你是下场最惨的一个。” “你在开玩笑么?我不是三岁的孩子,这里是警察局,你敢对我动手?”黄剑语气不屑的说。 “警察局又怎么了,我就是把你弄死了,又能怎么样?你本来就是一个背着死罪的人。”林昆说着,慢慢站了起来,左手一甩,三棱军刺握在了手里。 黄剑见状顿时大惊,不卑不亢的一张脸上,也露出了骇然之色,道:“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乱来!” 唰! 林昆又将军刺收了起来,看着黄剑笑着说:“如果你还能有命活下去,以后记住了,练武就好好练武,别整一些没用的杂耍,喜欢杂耍去马戏团,那儿的人耍的都比你漂亮。”话锋突然一转,道:“你是喜欢江小惠的吧?” 黄剑脸上的表情突然剧烈的一变,但只是一闪而过,道:“你胡说什么,我是匪,她是警,我特么有病啊!” 林昆笑着说:“刚才说出那么禽兽的话,就是故意伤她,好让她走,不想被她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你一厢情愿也好,单相思也罢,我想你还是有点误会了,江小惠她不喜欢你,当初只是觉得你可怜,而你的所作所为伤了她的心,她这个善良的姑娘,以后怕是都不敢轻易的帮助别人。” 林昆的话说完,黄剑愣在了那儿,嘴角的笑容苦涩起来,林昆没有继续跟他多说什么,起身向外面走了去。 从审讯室里出来,肖峰正站在旁边的审讯室门口,听两个警察汇报工作,只见肖峰愁眉紧锁,摸着下巴,林昆和江小惠走了过来,问道:“肖队长,遇到什么难事了?” 肖峰愤然的道:“这个金长东太狡猾了,把事情撇的干干净净,让我们抓不到一点把柄,那个黄剑也甘愿配合他,把所有的罪责都包揽了过去,现在这个混蛋居然还告你私闯民宅出手伤人,简直是太可恶了!” 林昆和江小惠面面相觑一眼,林昆笑着说:“那就让他告吧,按照正规的程序,该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 肖峰道:“处理什么处理,他本来就是嫌犯,而且逻辑狗屁不通,就是在这儿胡搅蛮缠,我非找到他犯罪的证据,好好的把他给关了起来,这混蛋以前没少干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