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线索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六十七章:线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线索 张守义做完手术的第二天,就从icu重症监护室转入了普通的vip病房,住院以及手术的费用医院全免,原因是宋家城亲自发话了,作为中心医院的灵魂人物,宋家城这点特权还是有的,从而也可以看的出他对林昆的期望。 张守义刚做完手术的一天,林昆都一直陪在医院里,虽然宋家城亲自动刀,但他还是多少有些放心不下,直到张守义睁开了眼睛状况稳定之后,他才离开医院。 张楚楚已经回学校了,张大壮去忙装修房子的事,许英和何翠花就轮流守在医院里看护张守义,林昆这时也离开了医院,去履行他的承诺。 说实话,林昆对把能把宋庆宗找回来这件事的信心虽然有,但不是很大,毕竟已经失踪三年了,而且当初也派出了满城的警力和私家侦探寻找,如果这个人平安无事或者说当时还在中港市的话,一定会被找出来,可问题是当时出动了那么多的警力,最终还没能把他给找到,这人去哪了呢? 林昆回到家找楚静瑶了解情况,楚静瑶是当事人,她知道的消息应该最多,根据楚静瑶的回忆,当天他们是在市中心的新天地广场的喷池边,当时宋庆宗捧着一大束的玫瑰向她下跪,她拒绝完宋庆宗之后就离开了,至于后面宋庆宗去了哪里,她一点线索也没有,宋庆宗没有像往日一样给她发信息打电话。 林昆又来到了旁边的六号别墅,章小雅去上学了,正好陆婷一个人在家,陆婷之所以没有形影不离的跟着章小雅,是因为特别行动处已经派特殊的人暗中保护章小雅,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和林昆交过手的牛大壮。 牛大壮虽然是林昆的手下败将,但论实力那绝对是一绝,有他暗中保护章小雅,普通的外国间谍或者是特工又或者是恐怖分子,根本门都没有。 陆婷正在院子里浇花,见林昆走进来后,微笑着道:“你好啊,林先生。” 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碎花连衣裙,漆黑的秀发挽在脑后,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微笑起时脸上那淡淡的酒窝,看起来落落大方明丽动人。 “不用这么客气了吧。”林昆笑着道,随手在一盆玉兰的叶子上抚摸了一下,“叶子泛黄,去买点含磷的花肥来喂上,不出三天这叶子就碧绿了。” “林先生还这么懂养花?”陆婷笑着问。 “小时候农村长大,庄稼是老百姓的命根子,整天和庄稼打交道,对于养花也就略知一二。”林昆笑着道。 “来找我肯定有事吧。” “嗯。”林昆笑着说:“我想麻烦你帮我查一个人,名字叫宋庆宗,是华夏肾科第一神医宋家城的儿子,三年前莫名失踪,我想知道他在哪。” 陆婷笑着说:“没问题,不过恕我直言,这个人如果不是什么相当重要特别的人,是不会被录入我们国安局的资料库的,可能查不出来。” “嗯,没关系。” “你等一下,我这就给总部打个电话。” 陆婷掏出手机打电话,直接接的是国安局的档案处,挂了电话约十分钟后,国安局那边的电话回了过来,结果正如陆婷所说,查不出来。 “林先生,很抱歉。”陆婷歉意的说:“或许,你可以找当地警方了解情况。” 林昆点点头,“那我去找线索了。”说完就准备离开。 陆婷突然喊住她,“林先生,等等!” 林昆回过头,陆婷温婉的笑着说:“前两天你击毙了雷煞,组织上准备给你颁发个奖状,领导特意让我问你,你是想要铂金的奖章还是黄金镶钻的。” 林昆笑着摇头道:“奖章我不稀罕,来点实际的,直接给我发点奖金就行了。”说完,转身走出了大门外,陆婷望着的他的背影兀自笑起来。 林昆直接开着车来到了市中心的新天地大商场前,在商场的正前方看到了那个喷泉池,三年多过去了,这个喷泉是依旧在,只是周围的景物变了不少,林昆站在喷泉池前,闭上眼睛臆想着当时可能的情景…… 楚静瑶拒绝了宋庆宗之后转身离开,宋庆宗一定很伤心,对于一个伤心绝望的男人来说,他首先想到的会是什么?应该是去找一个地方喝一顿,可他的手里还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这一大束的玫瑰是他用心挑选来的,本来是要亲自交到楚静瑶的手上,结果楚静瑶拒绝了他,花也没送出去,他一气之下肯定将花摔烂在地,摔过花之后再去喝一杯…… 林昆推测着,到了这个部分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在四周看了看,正常的逻辑思维,想要买醉肯定随便找一家近的就行了,商场的四周全都做实体销售店的,还真就没有酒吧之类的场所,宋庆宗当时心情极度的悲伤绝望,肯定不会有心思跑去别的地方找酒吧,既不去远的地方找酒吧,又还要马上有酒喝,首先要想到的就是去附近的超市里买酒。 商场里肯定有超市,那当时在喷泉池的周围会不会也有卖酒的地方呢? 买完了酒之后,他会到哪里去喝呢? 喝完了酒之后他又会干什么呢?根据楚静瑶的回忆,宋庆宗那天晚上没有再给她打电话发短信,林昆的推测很可能是宋庆宗再这附近喝醉酒之后手机被偷了,否则他那么的喜欢楚静瑶,不会仅仅因为一番拒绝就死心的。 由于是三年前,如今的新天地商场周围已经发生了许多的变化,林昆带着疑问来到了市中心警察局,市中心警察局现在的掌门人是张天正,张天正是市长姜峰一派的,属于肯花功夫替老百姓办实事类型的。 张天正知道林昆的背景,当初林昆刚来中港市的时候,张天正就接触过林昆,当时是天楚集团的秦雪出面将他给保释了出去,之后姜峰又主动暗示过他,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特殊的照顾一下这个小伙子。 林昆来到市中心警察局的时候,张天正刚开完一个会,得知林昆来找他后,马上亲自将林昆请到了办公室里,关上门之后语气颇为恭敬的问道:“林先生,来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嗯,有事。”林昆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明了来意,听完了林昆的话后,张天正的眉头不由的蹙了起来,当初那次全城的搜寻他也有参加,也算是当事人了,说起来那件事也颇为奇怪的,一个大活人就那么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找了大半年也没有找到一丁点的线索,就知道宋庆宗当时在新天地广场附近的一家超市里买过酒,还把玫瑰花摔的粉碎,之后就不知去向了,毕竟当时城市街道上的摄像头数量有限,不能全方位的监视宋庆宗的行动,警方曾怀疑宋庆宗是遭遇了什么不测,被人肢解了尸体等,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一点凶杀的迹象也没有发现,就仿佛这个人突然从这座城市里蒸发掉了一样,无影无踪。 听完张天正的叙述,林昆心里大致了解了,至少有两点符合他的猜测,宋庆宗摔了玫瑰花,然后到附近的超市里买了酒,正常的逻辑下他不会走远的,肯定是会就近找个地方买醉,当一个人真正想要买醉的时候,只喝一丁点的酒也容易,何况张天正还向林昆提供了一个线索,那是宋家城当初提供给警方的,宋庆宗几乎是一个滴酒不沾的人,沾一点就醉。 “张局长,我怀疑宋庆宗失踪之前,手机被偷了。”林昆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道。 “这个确实!”张天正很佩服的看着林昆,对于一个之前对此案件毫不知情的人来说,能够猜测到这么多的案件因素,只能说这人的刑侦能力太厉害了,他哪知道对面坐的这个年轻人就是昔日漠北军区的狼王。 张天正马上打电话让档案室找来了当初宋庆宗用的那部手机,那是宋庆宗失踪的一个星期后,在一个二手手机市场里发现的,之后被留在了公安局做案件的线索保留物件,可惜从这手机上没得到任何的线索。 林昆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目前还能正常使用,只是里面的电话卡早已经欠费,并且其中的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也都被删的干干净净了,这是那个当初偷手机的小偷删的。 “张局长,这个手机可以交给我么,我试着看能不能恢复出里面的数据。” 别人提出这样的要求肯定不行,但林昆就可以,张天正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没问题!” 林昆说了声谢,拿着手机就离开了,他直接回到了海辰别墅区,又来找陆婷,陆婷这时正坐在院子里看书,见林昆来了脸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笑容,看起来文静动人。 “林先生,我跟领导说过了,领导说可以把奖章变成奖金发给你。”陆婷笑着说。 “不用了。”林昆掏出手机递给陆婷,“能把这个手机里的数据恢复出来么?” 陆婷接过手机看了看,笑着问道:“林先生,能问一下这个手机哪里来的么?” 林昆把手机的来历告诉了陆婷,陆婷笑着说:“这种手机只是普通的民用手机,恢复起来不费事的,你在这稍等我一下,我马上就给你恢复。” 林昆颇为惊讶的道:“你会恢复?” 陆婷笑着点点头,“我以前主动的是it专业,进了特别行动处之后也受过专业的训练。” 林昆道:“那就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