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霸气救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霸气救人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霸气救人 黄剑咬紧牙关,忍着剧痛看着林昆,眼神中那不加掩饰的惊恐,嘴唇哆嗦着道:“怎,怎么可能……” 林昆笑盈盈的走过来,道:“怎么不可能了?你以为自己很强,我应该不是你的对手,现在躺下的应该是我?” 黄剑嘴角咧动着,脸上的表情难看至极,抬头四十五度的仰望着站在面前的林昆,愤愤不甘的道:“我还没有使出全力,你赢的只是侥幸!” 林昆蹲下身来,将洞穿了黄剑手腕的军刺拔了出来,道:“打架斗殴不是演戏,你一会儿扯出这样一个兵器,一会儿扯出那样一个兵器,你以为你在变戏法呢?” “我……”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了,一只手一直叫已经被我废了,放心我不会杀你,像你这种人渣,还是等警察来处理。” 说完,林昆向边上的金长东看去,金长东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一时间甚至站都站不起来了,望向林昆的目光里,除了怨毒,更有一层深深的惊骇。 “金馆长,我是最讨厌言而无信之人,昨天还坐在一起喝酒,今天却要兵刃相见,这样也好,大家撕破了脸皮总比戴着面具要好,只不过这一次你好像败的有些惨。” “姓林的,我输了,我服!”金长东满脸不甘的吼了一声。 “江小惠在哪?”林昆拎着三棱军刺站在金长东的面前,血水正顺着军刺的尖端一滴一滴的滴到了地上。 金长东冷哼一声,道:“姓林的,你还是有把柄在我手上……” 话音未落,林昆手上的三棱军刺突然猛的往下一扎,噗嗤的一声响,那乌黑的三棱军刺,直接洞穿了金长东的小腿,金长东哪里料到林昆会突然发难,他本以为要用江小惠要挟林昆一番,顿时一声惨叫再次撕破了喉咙。 “啊……” 唰! 林昆果断的将三棱军刺拔出,顿时一股热血喷了出来,林昆马上将冰冷沾血的三棱军刺,贴在了金长东的脸上,语气冰冷的道:“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要么说,要么死……” 金长东嘴唇哆嗦了起来,脸上的骇然之色已经难以形容,牙齿打起了冷颤,道:“我,我说了,你会……” 三棱军刺那锋利的刺刃,正一点一点的陷入金长东脸上那厚厚的皮肉里,血水再一次溢了出来,金长东疼的一声尖叫,马上道:“在,在,在地下势里……” 顺着金长东的眼神,林昆看到了一个往地下室走的楼梯,起身就向地下室走去,脚底下的步子走的飞快。 “唔,唔唔……” 刚到地下室的门边上,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挣扎的声音,像是被人堵着嘴,林昆的心里顿时着急起来,踹了一脚门想要把这门给踹开,结果这门很结实,而且是被从里面反锁的。 林昆马上右手一挥,掏出了他的那把巨大型的沙漠之鹰,冲着锁眼咣的就是一枪,这一声枪响巨大,回荡在整个别墅里,那本来结实的门锁,顿时被这一枪给崩烂了。 咣! 林昆再一次抬脚,这一脚下来,绝对是带了力拔山河之势,应声,这个厚重的大木门,直接被踹的飞了出去。 地下室里,亮着幽暗的灯光,那剩下的几个小喽啰,已经来到了江小惠的身前,在那儿围着江小惠动手动手,不……应该说是残暴的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随着一声嗤啦嗤啦的响,她的上衣被撕开了,裙子也被撕碎了,蒙着眼睛塞着嘴巴,她只能拼死做着无力的挣扎。 眼前这些人她看不清模样,但一个个呼吸急促,不难想象这些人红着眼睛,被情欲占据了灵魂,把她当成羔羊的模样。 怕极了,也绝望到了极点,泪水不顾一切的涌流了出来…… 然而,突然响起的一声敲门声让她听到了希望,本来已经绝望的恨不得死掉心,也重新焕发了生机,眼前的几个粗鲁的男人停了下来,当这几个小喽啰一起回头的时候,正是林昆一脚将门给踹飞的时候,眼睁睁听着一声爆炸般的枪响,又亲眼目睹门被踹飞,这几个小喽啰不傻,马上知道自己恐怕是要玩完了。 其中一个刀疤脸的小弟反应够快,赶紧拣起了地上的砍刀就向林昆扑过来,双方距离不远,他是想占个先机,结果…… 只能说他想法是好的,现实残酷的将他蹂躏的连狗都不如。 砰! 毫不拖泥带水的一声闷响,这小弟当下被踹中,整个人瞬间定格在原地,两颗眼珠子瞪的大大,嘴巴也咧开了一个夸张的弧度,然后一声惨叫原地蹦了起来,手中的砍刀掉在了地上,两只手捂着裤裆,哇哇乱叫。 剩下的几个四个小喽啰赶紧回过神,其中一个平头小青年拣起地上的砍刀,壮着胆子吼道:“咱们一起上!” 马上四个人,四把沾血的看到,便来势汹汹的向林昆砍了过来。 这要是普通人,肯定是没法面对四个人的夹击,可林昆现在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今天一定要把这四个不知死活的玩意儿的蛋给踢碎了,敢仗着裤裆里的老二就‘欺负’女人? 眼看着四把砍刀杀到近前,林昆脚底下突然动了起来,手枪收了起来,赤手空拳官冲着迎面的小青年抡着砍刀的手腕就砸了过去,咔嚓的一声脆响,动作快如闪电,这小青年顿时一声惨叫,手中的砍刀脱手,紧跟着不等有任何的反应,裤裆下冷飕飕的一阵寒风,砰…… 喀嚓…… 蛋碎的声音不光令人疼痛,更加令人悲伤——啊!!! 林昆拳影迷乱,脚底下嗖嗖的一连又踢出了三脚,每一脚都不落空,剩下的三个小喽啰一个接着一个的捂起了裤裆,最终都倒在了地上抽搐,其中最夸张的一个口吐白沫两眼泛白…… 林昆没有在这地下室里多逗留,脱下了身上的衣服,走过去替江小惠包上,然后抱着江小惠从地下室里走了出来。 客厅里,黄剑已经不见踪影,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迹,金长东爬在地上正往门口爬去,李春莺早不见了踪影。 林昆没有去管这些,替江小惠松了绑,解开眼睛上蒙着的东西,江小惠自己把嘴巴里的布揪出来,大口的喘息了一口,看清面前的林昆之后,直接一把扑到了他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