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见血封杀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见血封杀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见血封杀 金长东倒下,黄剑快速的补位,手中的那一米长的软剑,挥舞的猎猎作响,不知情的人如是从外面看去,还以为这里头正拍复古版的江湖武打戏呢,刷刷刷,刷刷刷…… 林昆脚底下从容的躲闪,这黄剑也是‘表演’的够卖力,瞬息之间就已经攻出了十多招,而且这十多招儿都挺炫的,要是对上普通的对手,怕是不等被他这招式给杀死,也被炫死了,或者干脆直接被这花架子给吓死了。 林昆又往后退了几步,脸上笑容淡定的道:“黄先生,你打架就打架,杀人就杀人,耍这么多花架子干什么?我要是能被你这烂招式吓死,早被你一剑封喉了。” 林昆的话里头,无疑满是讽刺的味道,黄剑听了之后,脸上那本来就凶狠的表情,一瞬间变的更加难看起来,隐隐之中一股暴怒盛开,冲着林昆吼道:“我这不是花架子!” 林昆虽然有意要激怒黄剑,但黄剑这么大的反应也是他没料到的,只见黄剑手中的软剑突然在空气中笔直一拧,紧接着如同一根锋利的针一样,嗖的一下向他的喉咙扎了过来。 无可厚非,这一招绝对是一记强悍的杀招,也是凝聚了黄剑身体里十成的力道,软剑本来就轻,速度快,被黄剑灌入了全部的力道之后,瞬间化作了一道虚影。 林昆自然不敢大意,一瞬间他脑袋里闪过两个化解此招的方法,第一就是侧身躲开,但这种方法还是有可能被这一剑伤到皮肉,第二种方法就是刺出三棱军刺抵挡,前提是三棱军刺的尖儿,必须和那剑尖儿对上,这就考虑到了兵器的熟练程度,以及拿捏的精准程度。 念头在脑海一闪而逝,林昆果断的选择了第二种方法,只见他手中的乌金光芒大盛,笔直的刺向了迎面而来的剑尖。 黄剑脸上的表情大骇,旋即便是冷笑,这姓林的一定是疯了,就算是要跟自己硬拼杀招,难道就没听说过一寸长一寸强?他手中的软件,可是比那三棱军刺长了不少,两人就算是这么对刺,最终一定是自己手中的剑刺穿了他的喉咙,而他的喉咙一被刺穿,攻击过来的这一军刺必然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了。 黄剑的脸上十分的得意,似乎已经看见了林昆被刺穿了喉咙,倒在血泊里的模样,同时也看到了自己被周典器重的场景,他被轻视了这么久,总算要扬眉吐气了! 然而,在接下来的一瞬间,或者说接下来的一秒钟,黄剑的瞳孔猛然睁大,他眼睁睁的看着三棱军刺刺中了他的剑尖儿,叮的一生气清脆的不能再清脆的响声,一道火花儿迸溅,同时一抹寒光崩溅了出去,软件的剑尖儿是硬的,被更硬的三棱军刺这么一刺马上崩断了。 紧接着,就见那三棱军刺继续向前,那柔软的剑身一下子被它压的弯了下来,而后迅速的向剑柄刺来。 黄剑心中大骇,赶紧松开了软剑,脚底下铿铿铿倒退,同时双手往腰间一插,从那比正常腰带要厚很多的腰带里头,又抽出了六把飞刀,每只手上三把夹住,然后冲着追击过来的林昆,嗖嗖嗖的一口气甩了出来。 叮铛…… 林昆挥起了三棱军刺格挡,一下子崩飞了五把飞刀,剩下的最后一把是奔着他的面门来的,他整个人弯腰向后一仰,同时伸手在空气中一抓,紧接着直起了腰身,对准了黄剑的脚下甩了出去。 嗖! 又是一声飞刀割裂了空气的响声,带着阵阵的嗡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同闪电一般,铿的一下钉入了黄剑的脚里,穿透了黄剑的脚背,硬生生将脚钉在了地上。 “啊!” 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从黄剑的喉咙里撕裂了开来,他整个脚下一软,扑腾一声坐在了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鲜血从脚掌下溢了出来,脸上的表情狰狞痛苦…… 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唰的一转,反的握在了手中就要向黄剑剐过来,这时金长东却是从旁边杀了出来,嘴里头愤懑的叫喊着,使出了他百分之百的战斗力,一双拳头破碎虚空,冲着林昆的脑门就砸了下来。 林昆赶紧停下来,歪着脑袋躲过,却不料这是金长东的一个虚招,金长东马上撩起了脚,冲着林昆的裆下踢来。 “我次奥!” 林昆低头一看,顿时怒骂一声,这时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他赶紧两条腿一夹,将金长东的脚板子夹住。 金长东也是没料到,自己这蓄力已久的一脚,居然就被这么夹住了,心中一慌的同时,赶紧就想要把脚抽来,可林昆根本不给他这机会,两条腿夹着金长东的脚左右一扭,顿时就听咯嘣咯嘣的两声脆响,金长东顿时一声惨叫,额头上那豆粒儿大小的汗珠渗了出来。 金长东挥起了一双拳头,就要向林昆的脸砸过来,林昆脸上的表情更是恼怒,大骂一声道:“你特么的不但想废了我的二弟,还特么的想毁老子的人容!”说话的同时,一只大手冲着金长东的拳头就抓了过来,铿的一声响,金长东的右拳被牢牢锁住,另一只拳头还不等紧跟着砸过来,林昆手上一股大力发出,嘎嘣的一扭…… “啊!!!” 金长东又是一声惨叫,肥腻的一张大圆脸,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喉咙里也似乎又吼出了血,嘴里头一股浓浓的血腥喷出,熏的林昆眉头一皱,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下来,直接啪的一声脆响,把金长东打翻在地。 金长东倒在了地上,捂着被强行扭断的脚踝惨叫;另一边的黄剑这是已经将脚上的飞刀拔了出来,趁着林昆背对着他的间隙,对准了林昆的背心就准备将飞刀射出,就在他刚要动手之际,林昆突然转过身,手中那乌金色的三棱军刺,已是先一步甩了出来…… 噗嗤! 周身乌金色光芒大盛的三棱军刺,硬生生的洞穿了黄剑捏着飞刀的手腕,巨大的力量带的他整个人向后倒去,手中的飞刀脱手而出,一点寒光闪过,铛啷啷的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