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大战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大战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大战 悍匪对悍匪,恶徒对恶徒,地下室里的几个人,显然都不是善茬,手里握着冷飕飕的短刀,目光凶残的打量着对方…… 突然,胡彪和赵源栋带来的一个小喽啰动了起来,那半米多长的砍刀,嗖的一下就向眼前的国字脸男劈了下来,速度很快,带起一阵呼啸的风声。 国字脸男刚刚被群殴了一番,又被重重的踹了一脚,此时几乎已经是强弩之末,面对如此霸气的一刀,只要咬紧牙关,撩起了手中的短刀迎上去。 铛! 一声脆生生的声响,余音还在耳边环绕,两把刀芒森寒的砍刀,硬碰硬的撞到了一起,崩起一阵火花,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小喽啰手里的刀,向着国字脸男的肩膀斩了下来,噗嗤的一声轻响,鲜血喷溅,给这本来就通风不好的地下室里,更添了一股腥气…… 长发中年男人见同伴受伤,第一反应就是要帮忙,只是他刚挥起手中的刀子,准备冲那抡刀劈向国字脸男的小青年砍去,另外的几个小喽啰一起动了起来。 人数本来就占优,一下子四把砍刀同时向长发中年男人劈了下来,他一身血气不假,关键时候不怕死的精神也有,可硬实力摆在这儿,根本无法跟人四把砍刀抗衡,挥刀过来就要格挡,结果铛铛的挡住了两刀,另外的两把刀冲着他的肩膀和胸前砍了下来。 噗嗤、噗嗤…… 又是两声轻响,空气中的血腥之气更浓,长发中年汉子一声痛哼,身体踉跄的倒退,脸上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鲜血顺着他的胳膊蔓延下来,抬头向自己的同伴看去,国字脸男已经趴在了地上,血泊中一张脸上面无表情,瞳孔里的光芒渐渐涣散,身体抽搐了两下,应该是垂死的边缘了…… “啊!” 长发中年男一声怒吼,强弩之末,绝境之中,这激发出了他浑身的斗志,挥起那沾满了血迹的砍刀,就向对面的几个小喽啰冲了过去,他之所以这么玩命,不是说对黄剑有多忠心,而是黄剑下了个命令,江小惠如果有什么意外,他和国字脸的哥们都得死! 左右都是个死,那不如像现在这样咬牙拼上一番,多少还能看得见希望。 叮铛、铿锵…… 刀刃对刀刃,这年头总流行一句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此时这个长发的中年男人几乎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对面的五个小喽啰人数上占了绝对的优势,但面对这不怕死的角儿,他们也都心生胆怯,随意的格挡了两下便往后退去,被这长发中年男人抓了个空档,一把刀狠狠的剐了下来,顺着胸膛就给切开了…… 跳动的心脏,喷溅的血液,这一幕让剩下的几个小喽啰彻底傻了眼,本来还想要逃,可那刀刃已经追了过来,四个人暗暗的一咬牙,一起挥着砍刀应了上来。 噗嗤、噗嗤、噗嗤…… 长发的中年男人趴在了地上,身上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刀,身子底下全是血,瞳孔里的目光渐渐涣散,一张因痛苦而狰狞的脸,也死气沉沉起来。 砍翻了长发的中年男人,几个小喽啰的身上也都溅了一层血,几个人大喘息,鼻子里都是浓浓的血腥味,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将贪婪的目光看向了墙角的江小惠。 江小惠被蒙着眼睛塞着嘴,看不见但是听的见,此时地下室里安静了下来,血腥弥漫,又感觉到了几道冰冷的目光正向自己看过来,顿时感觉到了一股邪恶的力量逼近…… 别墅的大厅里,林昆已经和黄剑交上了手,金长东也腾的一下跳了起来,从腰间摸出两个指虎套在拳头,和黄剑一起向林昆夹击过来。 黄剑的手中先是出现了两把刀,一长一短的鸳鸯刀,两把刀耍的有模有样,抖落了一大片的刀花儿向林昆笼罩过来,且不说这招式的杀伤力如何,光是这一股绚烂的劲儿,便让人眼花缭乱,看的沙发上的李春莺一阵惊艳,甚至都忘了这是在生死对决。 金长东的招式简单暴力,他是跆拳道黑带的高手,又将跆拳道糅合了华夏的传统武术,招式看起来更加的简洁,威力却是更加的巨大。 两人的初次配合倒是十分的默契,你来我往的将林昆逼的连连倒退,几乎只有躲闪的份儿,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一连退了七八步,眼瞅着就要到窗边,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道:“不错嘛两位,还是有两下子的!”言罢,右手一甩,那乌金色的三棱的军刺出现了在手中,凌空一道匹练向黄剑手中的鸳鸯刀劈了下来。 动作果断,一气呵成,那乌金色的军刺光芒大盛,顿时就听铿锵的两声响,黄剑双手举起了双刀连连倒退,与此同时咔嚓的两声细微的响声响起,这两把刀刃雪白的鸳鸯刀,一起断了半截,铛啷啷的掉在了地上。 黄剑脸上的表情大骇,脚下站稳,一副凛然的模样看着林昆,尤其他手中的那把军刺,他的手腕一抖,丢掉了两把鸳鸯刀,又从腰间抽出了一把一米多长的软剑,剑身在空气中一抖,唰唰唰的无数剑花亮了起来,这一招同样不看杀伤力,光看这招式绝对够炫。 另一边,金长东见黄剑被逼退,挥着一双拳头就要硬撼林昆手中的军刺,结果听到了短刀被劈断的脆响,心中马上萌生了惬意,他的指虎是精钢打造的不假,可还没到劈不断的地步,万一真要是被劈断了,那自己的手…… 就在金长东脚下迟疑的刹那间,林昆瞅准了时机,一个大步迈到了他的跟前,手中的三棱军刺一个虚晃,惊的金长东没有任何攻击的心思,一心只想着往后退,林昆这时突的一拳出击,径取金长东的胸前……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仿佛铁锤砸在了肉沙包上,金长东应声痛哼,胸口以肉眼可见之势,凹下去了一块儿,喉咙一咸,捱不住的一口热血喷了出来,一百八十多的大身板子,竟双脚离地的向后倒飞,呼通一声摔在了身后的沙发上,正好砸在了正看着黄剑挥剑杂技的李春莺的身旁。 “啊!” 李春莺一声尖叫,马上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第一反应竟是躲开,旋即才凑上来一副关切的模样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金长东擦了一把嘴角,忍不住的又咳出一口血,凶目闪闪的瞪着林昆,大吼一声道:“姓林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说完,直接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