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章:高额赏金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高额赏金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高额赏金 林昆收到一个莫名号码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很简单,一个地名外加一句话:想要她活,你就一个人来。 林昆真的来了,一个人,野马车轰隆隆的驶进别墅区,门卫本来想拦着,但一看这个年轻男人那似乎要杀人的眼神,吓的手上一哆嗦,赶紧放行,直到野马车尾灯消失在眼前,那个四十多岁的门卫大哥才缓过一口气,晃了晃脑袋自语了一句:“太吓人了……” 砰! 林昆从车上下来,关上了车门,站在这栋4号别墅的大门前,小区里亮着路灯,灯光孱弱,为的是不影响业主们休息,眼前的别墅里亮着灯,背熟里的人还没睡,实际上也根本不能睡,里头的人正在等他来。 砰砰砰…… 抬手在别墅的大门上敲了三下,这实木的大门吱儿的一声开了,屋里头一股长时间没人住的霉味扑面而来,明亮的大厅中央,一片白布蒙着家具,掀开一角的沙发上,坐着三个人,黄剑、金长东、李春莺,还有金长东手底下的一些小喽啰,各个一副警惕的模样看着林昆,有的已经将手摸进了怀里,指尖摸上刀柄。 林昆的脸上没有丝毫意外的表情,在这些人的注视下,闲庭信步一般的走了进来,来到了黄剑的对面,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左边正好挨着李春莺,李春莺的对面又是金长东,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打火机咔嚓的点着,旁若无人的吐了个大烟卷。 “黄先生,你隐藏的可真够深的,让我猜猜你的身份……”林昆磕了磕烟灰,笑着说:“你蛰伏在那小饭店里头,本意不是要对付江小惠,只是突然碰了巧吧,你站出来与我为敌,一方面这位金掌门付了钱,另一方面恐怕你是从吉森省洪林门里出来的吧?” 啪啪啪…… 黄剑毫不吝啬的鼓掌,一双粗厚的大手掌,拍起来格外的响,别墅空荡,掌声回荡,听起来有些瘆人的味道。 “林先生,你果然聪明,前言后语的就把我的来历说的明白,不错,我正是洪林门的人,周先生是我的主子,我蛰伏在沈城也是为了对付你,林先生的为人我清楚的很,重情义讲义气,为了兄弟可以两肋插刀,为了女人可以舍身忘命,行事果断雷厉风行……哎,实在是我们男人中的楷模,我也一直很欣赏你这种男人,只可惜我们不能做朋友,只能做敌人了,今天晚上把你约到这儿,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话到最后,黄剑的语气突然阴森起来,一股淡淡的杀机,慢慢从他的身上升腾起来,一双目光也是愈发锐利的盯着林昆,像是一只伺机捕猎的猛兽,发现了他的猎物。 “呵呵……” 林昆笑着说:“黄先生,你不必给我戴这么高的帽子,也不必说这么多的废话,哪怕我们不是敌人,像你这种行事奸诈的小人,我林昆也不屑和你做朋友。” 目光陡然转向金长东,金长东沉着一张脸,他这昨天刚刚和林昆谈和,现在就要刀枪相对,心里头还是有些不踏实,对于林昆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年轻人,他的心里有着一股近似本能的畏惧,他在沈城混了这么多年,王勤虎还有另外的两个武馆是什么实力,他再清楚不过,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却能一举将他们都给灭了,毫不夸张的说,这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金馆长,我们昨天刚刚谈完,喝了酒,也达成了口头协议,这才刚刚二十四小时过去了,你就毁约了,说你言而无信好呢,还是你根本就没把我林昆放在眼里。” “林昆!” 金长东冷着一张脸说:“你我早晚都是敌人,今天既然碰上了,那我……我也不会对你客气的,哼,今天晚上你要是能活着走出去,以后我金长东服你!” 林浩笑着摇头,道:“算了,金掌门服不服我都没什么意义了,今天晚上我敢过来,就有我敢过来的底气,机会只有一次,金掌门你自己没把握,可怨不得我。” 说完,林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与此同时金长东也不敢含糊,大手一挥,冲着身后的几个手下命令道:“上!砍他一刀的奖金十万,能杀了他的奖金百万!” 如此高的奖金,客厅里的这几个小喽啰立马群情振奋,本来心里头对林昆的一丝忌惮,也瞬间化作了乌有,一把把冷气森森的砍刀,从怀里抽了出来,向着林昆就招呼了过来。 唰唰唰…… 刀锋划过空气,发出阵阵索命的响声,几个小喽啰面目狰狞,一声声怒喝从喉咙里发了出来,“杀啊!” 先甭说他们的招式如何,单从这面部的表情,手中的砍刀,还有那喉咙里蕴足了劲儿的怒吼咆哮来看,还算是比较合格的。 林昆嘴角淡淡不屑的一笑,冲着金长东说了一声:“金掌门,为了要我的命,你倒也是舍得下血本啊……” 说话的同时,脚下已经动了起来,迎面一把刀刃森寒的砍刀劈头盖脸的落下,林昆身体稍稍一侧,便轻松的躲过,紧接着手上突然冲那小喽啰的手腕抓去。 这小喽啰一刀劈空,整个身体往前倾,可能是心里头光想着一刀十万块了,这力道使的也是出奇的大,结果可就悲催了,林昆翻过手掌,只是顺势的往他的后背上一拍,砰的一声闷响,这小喽啰那满脸必杀弑神一般的狰狞面孔,瞬间就变成了滑稽可笑的呲牙咧嘴的惨叫。 “啊……” 他惨叫不是因为林昆这一下拍的有多重,造成的伤害值有多高,而是他的身体以迅猛的姿势,脸朝地的栽了下去,地面是那硬邦邦的瓷砖,顿时就听砰的一声响,这小喽啰的脸像个大饼子一样拍在了地面上…… 口鼻里鲜血喷出,鼻梁和眼骨都好似撞断了,剧烈的疼痛,让这小喽啰浑身抽搐了两下,便昏死了过去。 这一切看似缓缓,实际上只是瞬息之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