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难缠的宋老头(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六十六章:难缠的宋老头(2)

第一百六十六章:难缠的宋老头(2) 和楚静瑶在咖啡厅的门口分别,看着楚静瑶开着红色的卡罗拉离开,林昆笑了笑,转身又向医院的大门走去,直接坐着电梯来到了顶楼的办公室外。 门口的铭牌上,‘副院长’三个字很醒目,如果不是楚静瑶跟自己介绍,还真难想象在中港市的中心医院里竟藏了这样一位会当凌绝顶的老头。 林昆抬手在门上敲了敲,屋里一个冷漠的声音传出来,“走吧,我不会治的。” 门没有锁,林昆直接就推开进去,宋家城坐在窗边,背对着门口望着窗外,晴朗的天空一轮明媚的阳光,阳光下的这个老人却是一脸的忧伤。 关上门,林昆走到宋家城身后的沙发坐下,他现在对这个背影落寞的老人有些同情,老来得子又失子,这种心情任何人都是无法揣摩的。 “老先生,我们谈个买卖?”林昆笑着说,语气听起来更像是在开玩笑。 “你给我出去。”宋家城声音冷漠的道,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决绝,紧接着冷嗤一声:“真没看出你比我儿子好在哪,静瑶那丫头怎么就看上你了!” 宋家城的声音里满是不甘,似乎在替他那不知所踪的儿子打抱不平,接着又说:“我儿子要相貌又相貌,有才华有才华,是我一生最大的希望,可就因为静瑶那丫头,他自甘堕落,将自己大好的人生都给荒废!” 宋家城突然转过身,眼神死死的盯着林昆:“可是你,跟我儿子比起来,简直就是一无是处,楚静瑶那丫头为什么就选了你,而放弃庆宗!” 林昆脸上挂着微笑:“宋教授,恕我直言,您也算是过来人,对感情这种东西也应该有见解,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不是一个巴掌就能拍响的,你儿子再优秀,但静瑶不喜欢也没用,难道你年轻的时候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你就是比不上我的儿子!”宋家城咬牙道,他的情绪愈来有些激动。 “确实,可能一眼看去我确实不如你的儿子……”林昆语气一顿,淡淡的一笑道:“但我或许能帮你把儿子找回来,生的我把人带回来,死的……” 宋家城情绪过激的打断道:“你胡说,我儿子不会死,我儿子一定还活着!” 林昆淡定的笑道:“宋教授,这是一笔买卖,你考虑一下给我答复吧。” 宋家城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虽然他心里不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年轻人能把他儿子找回来,但他确实被眼前的条件动心了,这三年来他一直受着煎熬,现在哪怕是有一点希望,他都愿意去尝试。 林昆站起了身,笑着说:“宋教授,我确实同情你,但我也实在没办法跟你解释你凭什么相信我,再或者换句话说,你还有别的选择么?” 说完,林昆转身走向了门外,临走前把准备好的病例放在了桌子上,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站住了脚,微微的侧过头道:“病历上的这个人是我叔,虽然我们没什么血缘关系,但他比我亲叔还要亲,你要是能把他治好,即便我真的找不回你儿子,我给你当儿子养老送终都没问题!”一席话,说的字字铿锵。 刚出医院的大门口,刚准备上车,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掏出来一看是张大壮打来的,结果一接听电话,对面传来的却是张楚楚的哭声。 “林昆哥,我爸他,我爸他……” 一股不好的预感压上心头,林昆赶紧问道:“楚楚,你先别着急,我叔他怎么了?” “呜呜呜……林昆哥,我爸他突然晕倒了。” “什么!?”林昆心中惊慌,张守义的病情已经是到了晚期,得了尿毒症能坚持这么多年已经是奇迹了,现在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楚楚你先别慌,马上和哥打车把你爸送到市中心医院来,我在这等你们!” 挂了电话,林昆赶紧给耿军狄打了个电话,耿军狄是北城区的公安局副局长,林昆给他打电话是让他派两辆警车开路,把张守义安全的送到医院,耿军狄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并且亲自开着警车把张守义护送到医院。 医院这边林昆紧忙活,在张守义被送来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急救,急救的医生检查完病情之后,直接就将张守义推进了icu重症病房里,医院里也马上派来了一大批的专家会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后,几个肾病方面的专家一起从病房里走出来,其中一名负责人道:“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家属们还是做好心理准备,病人随时有可能离开。” 许英顿时就瘫软在了地上,张楚楚也哇的哭了起来,张大壮傻傻的愣在原地,何翠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安慰谁好,林昆坐在等待的椅子上面色凝重,耿军狄和一个属下的民警也不知所措,这时还是他多问了一句:“医生,就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几个医院专家纷纷摇头,道:“病人的病情实在是太严重了,又是多年的病症,能活到今天已经算是不小的奇迹了,你们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另一个专家小声的道:“除非……” “除非什么?”耿军狄马上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里面躺着的张守义和他没有关系,但既然是林昆的亲人,那他也当成亲人看待。 陷入深深绝望与悲伤的许英也抬起了头,眼神里充满期盼的看向那位专家,张楚楚也停止了哭泣,张大壮也突然回过神,一家人一起看向那位专家,林昆却是依旧面色凝重的坐在椅子上,他知道那个专家要说什么。 “除非我们医院的宋教授肯出手,不过他已经隐退很多年了,已经封刀了。” “封刀了?”耿军狄道。 “他怎么能见死不救啊!”张楚楚激动的道。 “他在哪?我去找他去!”张大壮也情绪激动的说,虽然他爹生病这么多年,把全家人都拖累的快要垮了,但有爹在这个家是完整的,要是爹没了,这个家也就散了,重要的是他爹吃了一辈子的苦,眼瞅着就能享享清福了,要是人就这么就没了,那他们的心里得多难过遗憾啊。 话音刚落,远处的走廊尽头一个一身白大褂的老头走了过来,他白花花的胡须,白花花的头发,边走边将手术的帽子戴在头顶,套上医用的手套,看到这个老头走过来,所有专家医生的脸上全都露出惊讶之色。 “宋院长!”几个医院的专家一起向宋家城喊道,语气极其的恭敬,在他们的眼里,宋家城在肾病治疗的这个领域,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神医! 宋家城只是轻轻的向这些个专家点点头,张楚楚最先反应过来,马上扑到宋家城的跟前,乞求的说:“宋院长爷爷,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求求你了……” 张大壮也扑过来,乞求的道:“宋院长,求求你……” 耿军狄也过来求情,许英和何翠花也都向宋家城围过来,宋家城带着口罩,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透过眼神可以看出,他的态度很冷漠。 林昆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他向宋家城看过来,从这个老人冷漠的双眸里,他看到了希望,他也用一个坚定的眼神作为回应,宋家城分开了拦在他面前的张家一家人,冲那几个专家医生严厉的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准备手术!” 这些个专家医生同时一愣,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已经封刀三年多的宋神医竟然要动刀了,短暂的愣神之后,这些人赶紧回过神来,就开始忙活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一次难得的学习的好机会。 手术就在icu重症病房里进行,随着墙上的时钟一分一秒的流逝,那沙沙的钟摆声每一次都仿佛摩擦在众人的心底,耿军狄中间有事离开了,许英此时无力的坐在等待的座位上,要说最离不开张守义的就是她了,相依为命了大半辈子,要是生命中突然没了这个人,她真不知道明天该怎么过。 张楚楚一直趴在林昆的怀里流着泪,而林昆握着握着她的手,一次次的安慰道:“放心吧,你爸肯定没事的,宋教授肯定能把你爸治好的!” 三个小时后,icu重症病房的门打开了,宋家城第一个走出来,他的脚步明显有些不稳,需要旁边有人扶着才能站的住,许英、张大壮、张楚楚、何翠花马上围上去询问情况,宋家城却是一言不发,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林昆,许英跟张大壮他们似乎看出了宋家城的心思,主动退让到一旁,宋家城被搀扶着走向林昆,他的额头上满是潮湿的汗水。 林昆站了起来,来表示对这个老医生的尊敬,宋家城语气虚弱的对他说:“小子,人我已经给你救过来了,等有了肾源换上去就能差不多康复,我该做的已经做了,剩下你答应我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履行承诺。” 林昆感激的道:“宋教授你放心,我林昆一向是个一言九鼎的爷们,答应你的事一定做成了,否则天打五雷轰!”一字一句,语气甚是铿锵。 宋家城欣慰的点点头,冲身边扶着他的专家医生道:“送我回办公室。” 张守义没事了,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满心的高兴之后,许英向林昆问道:“昆子,你答应那老大夫什么事了?” 林昆笑着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帮他把失踪的儿子给找回来。放心吧婶子,我能说到做到。” 张楚楚道:“林昆哥,我跟你一起去找人!” 林昆道:“你个小丫头就算了,你爸现在没事了,你还是赶紧准备回去上学吧,到时候考个名牌大学才是真的。” 张楚楚嘟了嘟嘴,感激的道:“林昆哥,谢谢你!” 林昆马上白了他一眼,顺带着连也想要说谢的张大壮一起白了,笑着道:“说什么呢,跟你林昆哥还客气,你这不是把你林昆哥当外人么?” 许英欣慰的拍着林昆的肩膀,“昆子,婶啥也不说了,你就是婶的亲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