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麻痹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麻痹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麻痹 一杯酒水下肚,金长东也不墨迹,直接就拉开了话头,冲林昆笑道:“林先生,之前我们之间可能有一点误会,今天我想把这个误会澄清一下,以后还希望能继续留在沈城,毕竟我在这儿已经扎根快二十年了。” “金掌门,你这话说的我有些承受不起,这沈城偌大的地方,都是华夏人民共有的,我可没说要赶金掌门走。”林昆笑着说道:“另外,你说我们之间有误会,我倒是愿意听听,咱们都在一个城市里待着,自然最好是成为朋友。” “是是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敌人多一堵墙嘛。” 金长东笑着说:“之前尚武武馆和精锐功社,确实找过我,要联手对付林先生,这其中的原因呢,都是他们自己打的小算盘,尤其是那个田一方,他这个人野心大的很,一方面见林先生摧毁了王勤豹的聚一堂,想要一鼓作气把林先生拿下,这样沈城的地界上就剩下我们三大武馆了。” “当然了,林先生别看我们三大武馆表面上和气,其实暗地里都斗着呢,田一方同时也忌惮林先生会对我们三大武馆下手,毕竟聚一堂的前车之鉴摆在那儿,我也不敢硬拒绝他,可到最后我可是几乎没给他们出什么力啊。” “嗯。” 林昆笑着点点头,心中知道金长东是在找了个由头,这话听起来没毛病,可重点是三大武馆之所以对他发难,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吉森省洪林门的周典在背后攒胡的,而金长东只字不提周典,可见他也只是在掩耳盗铃罢了。 耍小聪明的人,往往会被小聪明误了,金长东显然就着了这道儿。 “金掌门说的倒是实情。”林昆笑着应付道。 “林先生,您能理解真是太好了,来,我再敬您一杯!” 金长东满脸尊敬,举起酒杯又向林昆敬了过来,林昆也端起了杯子,和金长东碰了一下,两人一仰而尽。 放了杯子,金长东接着说:“林先生,只要您能谅解我,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以后在这沈城的地界上,只要你一声号令,我金长东别的本事没有,冲锋陷阵不在话下。” “金掌门,你太过言重了。”林昆脸上笑着,心中却暗道,这要是俯首称臣了?只是表面的功夫吧,这金长东的心里怎么想的谁知道呢? “不言重,一点也不言重,林先生,我这可都是肺腑之言,别看我比你长些年岁,可能力这东西跟年龄无关,我是真的打心眼里佩服你这种青年才俊,能为尽一份力,那也是我的荣幸啊。”金长东一脸诚挚的道。 林昆笑了笑,也没拒绝,顺着金长东的话头就往下说:“金掌门,既然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大家出来混的也就是讨个生活,我也没别的要求,就是希望咱们沈城,不,是咱们整个辽疆省的地下世界能更清明一些。” 金长东没有听明白,疑惑的道:“林先生请明言。” 林昆笑着说:“我的‘教父’原则想必金掌门应该听说过吧,我不希望看到所谓的道上的人欺负老百姓,保护费这种东西绝对禁止,另外毒品也是不许碰,据我所知金掌门名下的场子不少,还有另外两个武馆的场子,最近好像也都落在了金掌门的手里,这些场子的底细多少我也听说过,希望金掌门能顾全大局,不要和国家作对,也不要感谢损害老百姓的事情。” 金长东脸上的笑容马上有些难堪起来,道:“林先生,你听我解释,另外两个武馆的场子,都是他们拜托我管理的,我……” 不等他把话说完,林昆笑着抬起了手,说:“金掌门,这些情况你不用跟我解释,弱肉强食的这个道理我懂,你怎么得到这些场子的所有权,我一点也不关心,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按照我的原则去做?” 林昆看着金长东的眼睛,平静的凝视,金长东顿时有一种无处可逃的感觉,犹豫了一下,便爽快的答应,道:“林先生你放心,我一定勒令手下的人,不准再干那些违法的勾搭。” “好!” 林昆笑着道:“金掌门,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这话也说开了,酒也喝了,我也就不多留了,今天先告辞了。” 说完,林昆站了起来,他可没有那兴致和金长东虚头巴脑的吃喝下去,金长东估计也不愿意和他多坐,两人互相告了辞,金长东送林昆到会所的外面,笑着说:“林先生,您和蒋女士、柳小姐先走一步,这会所是我的一个老友的儿子开的,我去见个面叙叙旧。” “好的,金掌门,有什么事情我们随时联系,都在一个地界上混的,相互扶持相互帮助才是最重要的。” 林昆笑着拱了一下手,带着蒋叶丽和柳如烟离开了。 送走了林昆三人,金长东和李春莺返回了包间里,重新坐下来后,金长东的脸色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好看了,他冷着一张脸,满脸阴森的道:“哼,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敢在我的面前摆大牌,我非除掉他不可!” 李春莺替他倒上了一杯酒,贴了过来,道:“哎呀,大哥,你干嘛这么大火气呢,反正我们今天约他谈和,不过就是暂时麻痹他,这个年轻人是有点手段,可我们……” 金长东面色阴沉了下来,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小子可不好对付,不知道黄剑那边现在进展的怎么样了。” 李春莺笑道:“黄剑的身手必然不差,只是一个女警察,要是这都搞不定,那他可真就枉费周先生的栽培了。” 金长东阴沉着想了想,旋即嘴角舒展开一抹笑容,道:“只要灭了姓林的,这沈城偌大的地界,以后就是我金长东一个人的天下了,到时候就算是吉森省的周典,我也不放在眼里,哈哈哈……” 金长东猖狂的大笑,李春莺也在一旁默默的笑。 回去的路上,林昆笑着说:“蒋姐,柳姑娘,你们怎么看今天晚上的‘约会’?” 蒋叶丽笑道:“这个金长东狡猾,只是表面上做做功夫罢了,别看他一副很怕你的样子,实际上心里头恨不得撕了你。” 柳如烟道:“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这种人留着就是祸患。” 林昆笑着说:“敌不动我不动,反正就剩下他一个了,我就慢慢陪他玩玩,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