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赴约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赴约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赴约 林昆笑了笑,没有否定柳如烟的说法,手上攥着打火机摆弄了两下,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蒋叶丽和柳如烟见状也都不说话,大约过了几秒钟,林昆笑着道:“柳姑娘,你不觉得最近金长东没有动静,挺不正常的么?” 柳如烟闻言思忖片刻,笑道:“或许,他是被你给震慑到了,暂时也不敢有什么动作了,就这么‘苟且’的活着?” 林昆笑着摇头,道:“金长东是一个瑕疵必报的人,又是一个利益心极强的人,按照我的计划,我是不会让他留在沈城的,甚至整个辽疆省都不许他再染指,靠着一双拳头打天下,那是二十多年前了,只要把他赶出了辽疆省,不说他被仇家追杀,想要再翻身几乎是不可能了。” 蒋叶丽疑惑的笑道:“那你为什么一直也没有动手?” 林昆说:“我是在等,想看看他究竟会出什么招儿,三大武馆只剩这一家,这也是沈城地下势力的最后的一块版图,我不急着先出手。” 蒋叶丽笑着说:“那依我来看,金长东应该不会‘静’的太久。” 柳如烟也点了点头,道:“除非他现在有什么预谋。” 林昆笑着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最近吩咐手下的人,一定要严加防范,以免被这金长东突然反咬了一口。” 这边三个人刚说着,蒋叶丽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蒋叶丽看了看林昆和柳如烟,林昆笑着说:“接了看看。” 蒋叶丽点了下头,接通了电话,道:“喂,哪位?” “蒋女士,你好,我是蛟龙跆拳道的金长东啊。” 蒋叶丽故意将手机开了免提,这时向林昆和柳如烟看过来,林昆笑着冲她点了点头,意思是让他继续说下去。 “哦,金掌门,有什么事么?” “蒋女士,我这也是托人才要到你的联系方式,有件事我想拜托一下蒋女士,之前我和林先生之间恐怕有点误会,我想亲自登门解释,希望蒋女士能帮我安排一下。” “这……” 蒋叶丽故作犹豫,目光向林昆看过来,林昆冲她点了点头,蒋叶丽对着手机道:“好,金掌门想我怎么安排?” 金长东笑着道:“谢谢蒋女士,其实也不用麻烦,就是约林先生见个面,看林先生什么时候有时间,我随时都可以。” 蒋叶丽笑着说:“金掌门,你为什么不自己约林先生呢?” 电话对头的金长东苦笑,道:“蒋女士,你是不知道,我和林先生之间的误会可能不浅,我要是亲自约林先生,我怕他不给我面子,所以就来劳烦蒋女士了,事成之后我金长东定当厚礼相谢。” 蒋叶丽笑着说:“谢就不必了,金掌门你等我电话。” “谢蒋女士!” 蒋叶丽挂了电话,林昆笑了起来,道:“金长东还真沉不住气了。”目光看向两位美女,道:“你们说他这次来是谈什么?” 柳如烟笑着说:“肯定是想谈和。” “谈和?” 林昆笑了笑,看向蒋叶丽道:“就约他今天晚上,地点不要在我们的地盘上,随便找一个好一点的商务会所,你们俩陪我去。” 蒋叶丽笑着点头说了声好,林昆笑着看向柳如烟道:“柳姑娘今天晚上没有约会吧?” 柳如烟笑着说:“怎么,我要是有约会,你还能赔我一个呀?” 这话说的很平常,可看柳如烟脸上飞上一抹红晕的模样,似乎又是有着另一层含义,林昆没有多想,笑着说:“要是有约会,那当然是约会重要了。” 柳如烟笑着说:“我要是说有没有都要你赔呢?” 这话已经够明显了,林昆也是听出了其中的意思,只是不太好意思开口,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拒绝吧,好像不太好,好是答应吧,蒋叶丽也就在这儿看着呢。 蒋叶丽似乎瞧出了林昆的心里,笑着说:“柳姑娘这是为了工作,牺牲自己的时间,林昆你怎么也得表示一下。” 林昆笑着说:“好吧,我懂了,到时候时间地点柳姑娘定,我呢就君子陪美女。” 柳如烟笑了起来,道:“好!”目光看向蒋叶丽,“这还是蒋姐帮忙,要不然我这个约会还真赚不到呢。” 下午也没什么事,林昆就在蒋叶丽的房间里待着,柳如烟和蒋叶丽商量着一系列运作的问题,林昆对自己的定位是不善于商业和管理,他压根就没接触过这些东西,有这两个女人在,这偌大的一片产业,倒也不用担心了。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酒吧出了一辆车,送林昆和蒋叶丽、柳如烟三人到沈城的一家著名会所,这家会所在沈城有些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倭寇侵略华夏的时候,那时候是一家倭寇会所,后来抗战结束以后,被沈城当地的一个财主买了下来,经营了三代人,就是如今的会所。 会所里的装修很好,完全是华夏的风格,二楼的一个包间里,金长东已经等在了里面,林昆和蒋叶丽、柳如烟走进来,金长东马上站起来表示欢迎,并热切的和林昆握手。 “林先生,幸会幸会。” 金长东的一双大手抓着林昆的手,满脸的崇敬与笑容。 “金馆长,久仰久仰。”林昆也学着金长东的模样笑着道。 金长东只带了李春莺过来,连忙将李春莺拉过来向林昆介绍,随后又介绍给了柳如烟和蒋叶丽,李春莺看林昆的第一眼明显有杀气,尽管刻意掩饰,但却逃不了林昆的眼睛。 林昆假装视而不见,坐下来和金长东聊了起来,酒菜已经备好了,服务生马上端了上来,服务生替几人倒上了酒,金长东先端起酒杯敬林昆,道:“林先生,你能年纪轻轻就有今天的地位,实在是我金某人望而生畏,话不多说,就两个字——佩服,这杯酒我敬你,先干了!” 林昆笑着说:“金掌门也太客气了,我初来乍到,只是凭着一身蛮劲儿闯荡,要说有今天的地位,也都是身边的朋友帮忙,再加上运气好而已。” 叮! 两人碰了一下杯子,一仰而尽,正式的谈话也就此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