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金家父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金家父子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金家父子 林昆和韩心正在一家餐馆里吃饭,特色的四川菜,就一个字儿——辣,两人正吃的过瘾,辣的只喘气,韩心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母亲打来的,连忙冲林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林昆马上停下嘶啦嘶啦的喘气声,倒上了一杯饮料慢慢的喝了起来。 “喂,妈……” 韩心接听了电话,耐心的听着对面说话,过了片刻,稍稍犹豫了一下,道:“感觉还好吧,不太稳重。” 韩心也不知道母亲到底什么意思,按照正常的思维来说,母亲安排她相亲,肯定是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自己这时候如果说那个黄源怎么怎么不合适,是会引起母亲怀疑的,结果却没想到,话音刚落,对面母亲便叮嘱她道:“不管怎么样,千万不能喜欢这个黄源啊。” “啊?” 韩心不解的问了一句,道:“妈,你昨天不还跟我说,这个黄源怎么怎么好么,怎么今天突然就,就……” “你知道什么,刚才我在黄源家,跟他妈在一起,他妈打电话问你们见面的情况怎么样,结果你猜怎么着?” “他说我坏话让你生气了?” “这倒不是,他竟然都是快要当爹的人了,女朋友怀孕马上就要生了,这……这样不负责任的年轻人,这样……” 不等徐洁在电话里把话说完,韩心打断道:“妈,你就放心吧,要不我对他也没什么兴趣,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好,你这么说妈就放心了,那妈再帮你物色其他的相亲对象,总之我闺女这辈子不能没有名分!” “好,谢谢妈。”韩心脸上不耐烦,可语气依旧十分乖。 挂了电话,韩心忍不住笑了起来,林昆笑着问:“干嘛这么开心?” 韩心笑着说:“你新收的徒弟还是挺靠谱的嘛,我妈现在都让我离他远点了。” “怎么说?” “他说他有女朋友了,而且都快生了,我妈一听这还得了,肯定不让我和他再走的近了。”韩心笑道。 林昆听完笑着点了点头,道:“这小子其实心眼不坏,就是从小到大家里太宠着他,这纨绔二世祖的气息太浓了。” 韩心笑着说:“你呢,不会真打算收他当徒弟吧?” 林昆道:“什么叫真收他当徒弟,我明明已经收了好吧。” 韩心道:“就这么简单?也没个仪式啥的?” 林昆笑着说:“跪都跪了,师傅也叫了,就勉强收了吧。” 两人吃完饭结账,林昆把韩心送回了茶楼,回头便回维多利亚酒吧了,沈城这边根基未稳,表面上的风平浪静,背后不一定都是什么惊涛骇浪,目前还剩下一个金长东,金长东本来就是一个瑕疵必报的人,自己把他的弟弟送进了监狱,另外自己现在的存在也威胁道了他在沈城的地位,他一定不会坐以待毙的。 林昆给柳如烟打了电话,他想到了那个卡丁车俱乐部的金老板,和金长东同姓,这人会不会和金长东有瓜葛呢? 柳如烟正好就在酒吧,正和蒋叶丽在一起聊天,两人也商讨着如何巩固百凤门目前在沈城的实力,另外柳家的酒坊目前也在运营中,虽说只是两三年天的时间,但一向精明能干的柳如烟,却已然安排的井井有序,就连蒋叶丽都不得不佩服他。 林昆回到了维多利亚酒吧,就直接来到了蒋叶丽的房间,两个女人正端着红酒,脸上沾染着一丝红扑扑的妩媚。 林昆坐了下来,笑着说:“你们俩这大白天就喝上了,说说吧,有什么好事?”说着,他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蒋叶丽笑着说:“你知道不知道,这酒可是很贵的。” 林昆直接一口牛饮,咕咚的将杯中的酒全部喝下,马上又倒了一杯,呲牙一笑,道:“再贵的酒也是用来喝的,不过这红酒真坑人,我是没喝出来怎么个好喝法。” “那你……” “我只是有点渴了,喝两杯解解渴。”林昆笑着说。 蒋叶丽和柳如烟马上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脑门上明显三道小黑线垂下,蒋叶丽赶紧把剩下的酒藏到了身后,道:“你要是渴了,冰箱里有矿泉水,别喝我们的酒。” 林昆放下杯子,大拇指抹了一下嘴角,笑着说:“别这么小气嘛,静瑶的地下室里藏了一堆的好酒,哪天我去问她要几瓶过来。” 话锋一转,看向柳如烟笑着说:“柳姑娘,你是土生土长的沈城人,对金长东的了解应该不少吧?” 柳如烟笑着点点头,道:“金长东是一个开武馆的,但更是一个无利不图的商人,在三大武馆当中,他的蛟龙跆拳道武馆,是最盈利赚钱的,他本人也是最抠门的。” “哦?” 林昆笑了笑说:“他那么有钱还抠门呢?” 柳如烟笑着说:“高丽人不管干什么,都喜欢aa制,有人说是国家文化,但那就是抠门,金长东在高丽学了很多年的功夫,自然也学了高丽人的习气,他这个人看似出手大方,但真正对他身边的亲人,好像很抠门。” 林昆笑着说:“咱先不管他抠不抠门,他有孩子么?” 柳如烟笑着说:“问这个干什么?” 林昆也不隐瞒,将遇到金顺的事儿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然是掐去了韩心相亲的那一段,只说是一场普通的赛车。 柳如烟听后笑道:“正如你所料的,这个金顺和金长东确实有关系,而且关系很不一般呢。” 林昆笑着道:“不会是父子吧?” 柳如烟笑着说:“差不多,不过一对情况特殊的父子。” 柳如烟语气稍稍一顿,也没打算继续卖关子,接着说:“金长东不能生育,金顺是他从小就收养的,他对这个儿子很一般,平日里很少给金顺钱花,这金顺开的卡丁车俱乐部,也都是从银行贷的宽,金长东只可怜的给了几十万,他们父子的关系很不好,这在沈城其实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林昆笑着点点头,道:“那我心里就有数了……” 柳如烟笑着说:“怎么,你该不会是想用金顺对付金长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