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难缠的宋老头(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六十五章:难缠的宋老头(1)

第一百六十五章:难缠的宋老头(1) 宋家城这老爷子的顽固,林昆算是见识了,说这老爷子顽固,其实顽固中还带有着一点点的幽默,就比如他明明骂林昆彪,却让林昆又忍不住的想笑。 “得,老爷子,我是看出来了,你这是对有我意见,我不说话还不行嘛。”林昆笑着道,他心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这老头肯医治他张叔,随便他爱怎么说他就怎么说他,反正被说两句也不能身上少一块肉。 宋家城冷哼了一声,还真就不怎么待见这小子,不光不待见林昆,也不待见坐在他斜对面的楚静瑶,要是因为这个长相犹若天仙的女人,他儿子就不会突然失踪,已经三年多过去了,到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 宋家城之所以答应见楚静瑶,就是想看到她有求于自己,这三年多来他一直都恨她,他本来是一个很豁达的人,但儿子是他的全部,自从儿子失踪不知死活之后,他的性格就变的古怪起来,他年轻的时候风光无限,可一直都没能生养,儿子是他五十岁的时候才生养的,可以说是他人生的全部,因为楚静瑶他儿子不知所踪,这要他怎能不恨。 楚静瑶对宋家城一直有歉意,她这三年来也一直常常来看这位可怜的老人,宋家城的儿子宋庆宗,其实一个很有才气的人,遗传了宋家城的聪慧,同时也遗传了宋家城小老婆的外貌,可以说是一个才貌双全的人。 但感情这种东西,不是光有才气和相貌就行的,如果两个人的眼神擦不出火花,心灵产生不了共鸣,即便两个看起来再般配的人,也还是无法走到一起。 楚静瑶是真的不喜欢宋庆宗,他们本来是很要好的朋友,但自从宋庆宗和她表白被她拒绝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立马就变的说不出的尴尬。 宋庆宗曾为她做过很多事,但楚静瑶非但没有觉得感动,反倒是更加的打心底抵触,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宋庆宗,他捧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跪在她的身前,说他愿意爱她一辈子,愿意一辈子都对她和她的儿子好。 楚静瑶当时的心底实在是厌恶到了极点,她从来没舍得跟宋庆宗说过决绝的话,但那天她说了,她说那些话的同时是希望宋庆宗能死心,她说:“宋庆宗你听好了,我真的不喜欢你,即便是下辈子,下下辈子也不喜欢!” 她转身走了,宋庆宗也在那天之后消失了,那是三年前的情人节夜晚。 气氛短暂的陷入尴尬,楚静瑶开口道:“宋叔……” 宋家城马上打断道:“别叫我叔,我们很熟么?”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怔,这老头不光不买他的帐对他意见,对楚静瑶的态度也很值得揣摩,这老头难道是吃枪药了?还是说天生这样一副臭脾气? 林昆心里马上就有些厌恶,他心里合计着,中港市的好医生肯定有的是,干嘛非要来跟整儿老顽固耗时间,啪啪的把自己的热脸往人家的冷屁股上贴。 “宋叔,我知道你心里……”楚静瑶歉意的道,话不等说完,宋家城又打断她,语气是那样的冰冷,“小楚,你可别乱说,我心里怎么样你真就知道?” 楚静瑶脸上的歉意更浓了,平时她是那样一副高傲的姿态,但在眼前这个老头的面前,却显得那么的低下,她打心底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老人,要是自己当初不对宋庆宗说出那番决绝的话,恐怕也不至于今天这样。 林昆看出了楚静瑶和宋家城之间肯定有猫腻,但具体什么事他猜不出,人心隔肚皮,楚静瑶也从来没和他提起过,但他心里对于宋家城的态度,确实是越来越反感了,不就是求你医治个病人么,用的着这么拽么!? “你们走吧!”宋家城冷冷的道,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拒绝,脸上的表情阴冷难言。 “宋叔……” “静瑶,我们走!” 林昆突然站起来,打断了楚静瑶的话,并伸手将楚静瑶给拉了起来就往外走,楚静瑶被林昆拉的措手不及,再者林昆的力气也确实大,走到门口的时候,林昆回过头看了宋家城一眼,冷笑一声道:“老爷子,你拽什么拽,我就不信全中港市就你一个能治肾病的医生,咱们后会无期!” 砰的一声,林昆重重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楚静瑶这时才回过神,一把甩开了他的手,两条修长的黛眉蹙在一起,冲林昆道:“你怎么回事!” “我就是看不惯他那牛x德行,他对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不能那么对你!” “你……” “我什么我?”林昆撇嘴一笑,“也就看他是个老家伙,否则我早就揍他了,蹬鼻子上脸的老东西,揍他一顿他就知道自己不该那么拽了!”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楚静瑶气急的道,就要再去敲办公室的门,被林昆拦住,“楚静瑶,你够了,咱没必要这么低声下气的去求他!” “你知道什么!”楚静瑶气急的道:“今天一早上我就把张守义的病例拿给各个医院的专家看,他们全都束手无策,现在能救张守义的只有他!” 林昆不解的看着楚静瑶,道:“难道全华夏的名医就剩他一个了么?” 楚静瑶一字一眼的说道:“你说的对,全华夏在肾病方面的专家,只有他一个能治得好张守义,他要是治不好,其他专家就更不可能治的好!” “你是说……” “对,他就是华夏肾病方面专家第一人!” 林昆顿时怔住了,没想到刚才那个顽固不招人喜欢的老家伙,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事关他张叔的生死,他绝对不能轻易的草率,现在他已经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了,可话又回来,说出去的话尤如泼出去的水,现在自己要是再回到办公室里低声下气的求宋家城,他肯定不会理自己。 楚静瑶又要去敲门,林昆一把拉住她,楚静瑶忿忿的瞪他一眼,恨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林昆却是咧嘴一笑,道:“老婆,谢谢你对我的事这么上心,不过咱们还是先到外面谈谈,现在再进去怕是也不会有好脸色看。” 林昆说的有道理,楚静瑶犹豫了一下,就跟着他一起来到了医院对面的咖啡厅,楚静瑶点了杯咖啡,林昆点了一杯白开水,帐是林昆抢着付的,作为一个大男人,他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而且楚静瑶是为了他的事才来医院的,于情于理喝一杯咖啡的钱都应该他掏。 林昆也不绕弯子,直接就问楚静瑶道:“老婆,那老头是对你有意见吧?” 楚静瑶抿了口咖啡没说话。 林昆道:“他之所以对我也那么有意见,也是因为对你有意见,从他开始对我说的话来看,这老头明显是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味道。” 宋庆宗的事楚静瑶一直埋在心底,她一直都不愿意提起,在她的心里面,宋庆宗的失踪完全是她一手造成的,她心里的愧疚令她这三年来总是心神不宁,一想到那个曾经的好朋友,她就会被深深的内疚包围。 楚静瑶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欲言又止了几番后,还是把她和宋庆宗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到最后她内心的愧疚翻滚出来,眼泪刹那间噙满了眼眶。 “那不是你的错。”林昆安慰道:“感情这东西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这是最简单的道理,要怪也只能怪那个宋庆宗太执着,不过我也能够理解他,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面对你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都不可能不动心的,也包括我在内,只不过我的控制力稍强一点。” 楚静瑶低头,泪落,正好溅到了咖啡杯里,那浓浓的褐色咖啡像是凝结成了一面镜子,将她内心的愧疚与自责全都倒映了出来,令她有一种无路可逃的错觉。 林昆一只手摸着下巴,另一只手在桌子上敲了敲,过了几秒钟后,他的眉间突然一喜,冲楚静瑶道:“老婆,你说我要是把那个宋庆宗给找回来了,那宋老头是不是就会尽释前嫌,到时候就会原谅你,也会给我张叔治病?” “哪有那么容易。”楚静瑶无奈的叹息,“宋庆宗失踪以后,宋叔凭着他的关系,几乎动用了全城的警力,楚相国暗中找了许多人帮忙打听,一直寻找了半年多,都没能把他给找出来,如果庆宗还活着的话,肯定是会被找出来的,没找出来就代表他可能已经……已经遇难了。” “遇难不是没有可能。”林昆道:“但是也极有可能他还活着,只是逃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或者是他遇到了什么不测,被带到了什么地方。” 楚静瑶抬起头看着林昆,他的话令她看到了希望,这是她一直压抑在心底的绝望,如果真的能把宋庆宗找回来,那她心底的那团绝望将马上散开,也不用再那么自责、愧疚了。 可是,林昆真的就能把宋庆宗找回来了么?全城的警力都动用了,也包括一些私家侦探也动用了,找了半年多就没找出来的人,现在已经过去三年了,岂是说找回来就能找回来的,楚静瑶的心里又绝望起来。 林昆却是信心满满,他笑着对楚静瑶说:“老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了,你回公司去吧。” “你?” “我再去找那个宋老头谈谈,毕竟我张叔的病情紧急,等不了太久。” “你有把握么?” “嗯,百分之八十吧。”林昆自信满满的笑道,“老婆,你就放心的回公司吧。” “嗯。”楚静瑶点点头,往咖啡厅门外走的时候,她突然停下脚步,眼神厌恶的对林昆说:“姓林的,要我警告你多少次你才能记住,我不喜欢你喊我老婆!” 林昆咧嘴一笑,“没办法,我就是喜欢喊你老婆,咱俩一个床上都睡过了,还在乎多喊一句老婆?要不咱俩做个交易吧。” “什么交易?” “我要是把宋庆宗给找回来了,不管是生是死的,以后都别再提不让我喊你老婆这事了,以后你就让我喊的天经地义,如何啊?”林昆笑道。 楚静瑶抿了下嘴唇,道:“行,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