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阴谋初定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阴谋初定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阴谋初定 黄剑微微一笑,自然把金长东脸上的表情收在眼底,这黄剑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张一手饭店里的那位憨态而又有几分木讷的服务员,江小惠还一直把他当做一个老实的乡下人。 此时的黄剑,脸上可是半点木讷憨态也没有,嘴角笑容诡谲,目光阴鸷,给人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若是江小惠看见此时的黄剑,她心底一定会很惊讶,这还是同一个人么? 黄剑笑道:“金馆长,周先生已经给我打过电话,把你的情况跟我说了,我也不跟你绕弯子,这笔买卖至少这个数……” 黄剑伸出了一根手指头,金长东似笑非笑的道:“十万?” 黄剑哈哈大笑,道:“金馆长,你可真是打心眼里瞧不起咱,十万块钱打发叫花子还差不多,你可真敢说出口。” 金长东呵呵笑着,看向黄剑的眼神里,不免有几分轻视,他是真没瞧出这个黄剑像是个有本事的人,心里倒是觉得他是在故意虚张声势,一百万他金长东拿的出来,但问题是这一百万拿出来了,这个黄剑真就能帮他把事儿给办了? 黄剑眼睛微微一眯,脸上的笑容陡然冰冷了起来,随手拿起了茶杯的盖子,嗖的一下丢了出去,只见这茶杯盖化作了一道虚影,贴着金长东的耳边擦过,紧接着掠向金长东身后的李春莺,李春莺也是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耳边突然一凉,紧跟着就听铿的一声清脆响声,茶杯盖射入了身后的墙里…… 墙是空心砖的墙,厚度虽然不厚,但也不是普通的茶杯盖能射入进去的,关键是从外观来看,茶杯盖还丝毫无损,普通的茶杯盖若是撞到了墙上,恐怕瞬间就被碎的稀里哗啦。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空气都仿佛静止了,金长东脖子僵硬的向后转,似乎都能听到那脖子骨头僵硬而发出的嘎嘣嘎嘣的声音,目光先是落在了满脸惊讶,大气都不敢喘的李春莺的脸上,美人儿花容失色,那模样也是十分瘆人的,随后目光又落在了墙上的那只完好的杯盖上面。 嘶…… 金长东顿时惊的吸了一口气,李春莺这时也回过神,脖子僵硬的向后看,看了一眼那茶杯盖,目光落在了身旁,自己耳边的一缕头发,竟被那茶杯盖给削断了,散落在地上。 “金馆长,现在你觉得你的十万是多是少啊?”黄剑笑着说,脸上恢复了从容,但整个人看起来还是说不出的诡谲。 “一百万?” 金长东回过了头,想要抬起手摸一把脑门上的冷汗,手刚抬起来,忽又觉得这样有失面子,还是强行的把手收了回来。 “呵呵,金馆长看来也是懂行情的人,祝我们合作愉快!” 黄剑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向金长东擎了过来,金长东脸上迟疑的一笑,也端起了茶杯,两人碰了一下,金长东笑道:“黄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茶杯刚端到嘴边,忽然又是停了下来,抬起头向正要饮茶的黄剑看去。 “只不过……” 金长东又开口,黄剑刚要抹向嘴边的茶杯,也是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金长东,笑道:“金馆长还有什么担心的?” 金长东笑的有些尴尬,道:“当着真人不说假话,我和吉森省的周先生也是有交情的,黄先生也和周先生有来往,黄先生的功夫我已经见识过了,只是那姓林的……” “你是对我的实力表示怀疑?” “不是……” 金长东开口解释,道:“单单的一个茶杯盖,就能掷入墙中,这一份功力金某人自问不如,只是那姓林的身手很是不一般,别的且不说,就单说这一个多月来的沈城,聚一堂的王勤虎被灭了,我们三大武馆如今……” “金馆长。” 黄剑笑着打断,说:“我们这次的合作,是建立在彼此互利上的,周先生手下人才济济,他本人也是一代枭雄,三年前我投奔他,却一直得不到重用,你知道为什么么?” 金长东凝视着黄剑,摇摇头,“黄先生还请明说。” 黄剑仰头,一口将杯中的茶水和干净,顺带着也将杯中的茶叶倒入口中嚼了嚼,咽下茶叶,向金长东摊开双手,一双满是老茧的手摆在金长东的面前,金长东也是习武之人,手上自然不如书生那般白净,也结了一层茧,但看到黄剑手上的茧后,他整个人立马有些动容,两人手上的茧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可见黄剑的用功之深。 “黄先生……” “我自幼习武,如今也有二十八年,拜过六个师傅,刀枪棍棒样样精通,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打败过不少的武林高手,仰仗周先生的威名,本想图一口安稳的饭吃,可惜一直得不到周先生的重要,原因说起来也好笑,竟是因为我会的武艺太多,在周先生的眼里是一个没有长处之人……” 黄剑叹了口气,给自己斟上了一杯茶水,道:“所以,我要借这次机会,向周先生证明我黄某人是有实力的!” 话到最后,黄剑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茶杯,那精瓷制造的茶杯,在他的手中咯吱咯吱的响,啪的一声竟被捏碎了。 金长东听完,微微有些动容,对于黄剑的实力,他自然没有怀疑,但对于林昆以及手下人的实力,他同样深深忌惮。 黄剑看了一眼金长东,似乎看出了他眼中依旧存在的犹豫,笑了笑说:“一百万,可以先付五十万的订金,另外的五十万,等我拿下姓林的脑袋,金馆长再支付。” “这……” 金长东笑着刚开口说了一个字,他身后的李春莺站了起来,道:“黄先生,我们还有一个请求,我要一个女人死!” “哦?” 黄剑微微一笑,目光在李春莺的脸上格外逗留了一会儿,旋即目光又转向金长东,道:“金馆长,这位是?” 金长东尴尬的一笑,脸微微的往后侧,严肃的冲李春莺喝了一声,道:“春莺,男人谈事情,女人不要插嘴。” “可我……” 李春莺有些不服气,刚开口说出两个字,黄剑就笑着走过来,站在金长东的身侧,就要伸手去挑李春莺的下巴,“这女人生的好漂亮,要是肯陪我睡一觉,我倒是可以……” 啪! 黄剑的手刚伸到一半,金长东的手掌已经劈了下来,这一切似乎都在黄剑的预料之中,他从容不迫的反手一掌格挡,清脆的交击声,两人倒是实打实的硬撼了一记。 不等黄剑开口说话,金长东一步横在了李春莺的面前,目光冷冽的瞪着黄剑道:“黄先生,你如果想撕破脸皮,我金某人奉陪,你的功夫不赖,但也不要太猖狂。” 黄剑将刚才和金长东交击的那只手背在了身后,脸上笑容虽是从容,可那手背上的剧烈疼痛,却是直钻心窝,他明显是情敌了,这个金长东比他想象中要强的太多。 黄剑笑了笑,说:“金馆长,不要生气,我只是开个玩笑,你身后的这位姑娘想要死的人,就是那江小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