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吉祥茶楼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吉祥茶楼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吉祥茶楼 吉祥茶楼,这不是一家大的茶楼,但门脸装修的不错,差不多一个月前,这儿还是一片车水马龙的热闹场景,但自从林昆突然从中港市杀到了沈城,灭了本地的最大黑道帮派聚一堂后,这茶楼的生意就迅速衰败,如今是门可罗雀。 这茶楼的老板是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相貌平平,没有傲人的身材,也不会精心的打扮,每天就这么坐在茶楼里,给自己泡上一壶茶,静静的坐在窗边,望着外面的风景。 有传言,这茶楼的女老板,是昔日那聚一堂老大王勤虎的结发之妻,比王勤虎长两岁,当时也是沈城一名富商的女儿,在王勤虎比较落魄的时候嫁给了他,后来王勤虎借助结发妻子家的财力以及凭借他自己的手腕,在这沈城里闯下了一番天地,最终和他这位相貌平平的结发妻子分道扬镳。 王勤虎也不是那毫无良心之人,活着的时候,以他的影响力,给这茶楼揽来了不少的生意,沈城里大大小小的黑道头目,又或者是一些商人,甚至还有一些政界的官员,一旦有个大小聚会,都会看在王勤虎的面子上来在这儿举办。 而如今…… 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停了下来,身材肥大的男人从车上跳下来,副驾座上一个看似柔弱无力,却是满脸狐媚的女人推开车门,半截修长的美腿落下来,落地便是那风情无限。 吉祥茶楼的老板娘坐在窗边,神色木然的望着这两个人,男的她认识,蛟龙跆拳道武馆的掌门金长东,王勤虎活着的时候,跟这人还算是有点瓜葛,具体是敌是友她不知道,也不去关心,自从被王勤虎抛弃之后,她便对这世间的一切变的冷漠,曾经那般的真心实意的对一个人,结果却换来抛弃,都说这世间上好人多,为何自己却偏偏遇见负心汉? 金长东和李春莺走进茶楼,门口已经打盹儿的小服务员,赶紧打起了精神说了一声欢迎,金长东和李春莺径直走到吧台前,大手往吧台上一拍,“凤凰阁一号间,正宗西湖龙井。” 吧台后的服务员忍不住的打了个呵欠,向金长东报了个价钱,收了钱后对候在一旁的服务员说:“小李,带这位两位客人上楼,记住正宗的西湖龙井是要用山泉水冲泡的。” 服务员答应了一声,恭敬的向两人做了个揖,道:“先生,小姐,请跟我来……” 金长东转过身刚要上楼,便看见了坐在窗边的茶楼女老板,笑着向女老板走过来,打了声招呼道:“吉祥姐,近来可好?” 这吉祥茶楼女老板的名字就叫吉祥,倒是个很吉祥的名字,听到金长东说话,她慢吞吞的回过头,脸上是那很平静的笑容,道:“金馆长,怎么今天有空来我这儿喝茶?” 金长东打了个哈哈笑道:“今天到这来见一个朋友,顺便就来看看吉祥姐,吉祥姐你的气色可不大好,莫不是遇到了什么事,要是能用的上金眸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呵呵……” 茶楼女老板笑了起来,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没想到我这孤家寡人还能有这面子,先谢过金兄弟了,我近来还好。” 金长东想要继续搭讪两句,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客套的话已经说过,而且这女人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利用的价值,便打了个哈哈转身上楼。 望着金长东和李春莺上楼的背影,茶楼女老板笑着自语了一句:“虚伪……” 包间的装修很别致,古色古香的,正宗的西湖龙井也很香,金长东不是个好茶之人,此时也忍不住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负责泡茶的小服务员退了出去,包间里就剩下金长东和李春莺,金长东放下茶杯,色心顿起,一把将李春莺从旁边的坐席上拽了起来,而后又强行的摁在了自己的腿上,一双大手开始在李春莺的身上上下游移,李春莺表面上拒绝,实则是在迎合,那一张樱红的小嘴中,时不时的发出一声…… 两人眼瞅着就要摩擦到了高潮,金长东豪爽的性子大起,就要站起来脱掉裤子直接抡枪上阵,李春莺赶紧伸手捂住他的裤腰带,眸含娇羞声音柔媚的道:“大哥,别……” 两人眼瞅着就要啪啪啪上,那金长东的裤子已经脱了一半,大半个肥大的屁股裸露在空气中,散发出一股臭烘烘的味道,这时包间的门突然‘吱’的一声开了,金长东身子一哆嗦,身子底下的李春莺也是忍不住的一声尖叫发出——啊! 不等金长东爬起来提上裤子,一个冷冷嘲讽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金掌门这练武之人,身体果然是健壮,需求也是极其旺盛,趁着这春天的好时候,真是哪儿都能来一发啊。” 金长东站起了身子,本来有些慌乱,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不慌不忙的提上了裤子,目光迎上了门口走进来的这人。 三十多岁,一米七多一点的身高,身材不是虎背熊腰,但能看出来很结实,目光有些呆滞,脸上的笑容有些猥琐。 “黄先生?” 金长东笑着说道,大手向座位上一挥,道:“请坐!” 黄剑坐了下来,坐姿懒懒散散,金长东的眉头不由的一挑,在他决定对付林昆之后,他便给吉森省的周典打了个电话,当初让沈城的三大武馆和林昆对着干是周典的主意,如今三大武馆只剩下他蛟龙跆拳道武馆一个,自然要给周典打电话。 电话里,周典可是说这个黄剑是他安排在沈城的一步暗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手,可这乍一见面怎么毫无高手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