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章:她还好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她还好么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她还好么 沿着马路走了很远,趁着春暖的小风,沐浴着午后的阳光,两人的身影在地上拖长,闲聊的话题络绎不绝,时间一分一秒的被偷走,江小惠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说:“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上班了,谢谢你!” “谢我?”林昆笑着说:“倒是我应该谢你,请我吃了一顿美味的午餐,下一回,有机会我一定请你吃一顿。” 江小惠道:“谢你上次救了我,正因为你救了我,抓了金长春,我才被升职,才成了警界的女英雄,也谢谢你刚才跟我说的一番话。今天这顿饭,可不是我请你的,还是我和姜琳、刘亮一起跟你沾的光,免费吃了一顿呢。” 林昆笑着说:“咱们也都别在这儿客气了,你是沈曼的好朋友,我和沈曼也是老交情,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 江小惠道:“那以后……我们算不算是朋友?” 林昆笑道:“当然算了。” 江小惠舒颜一笑,道:“走吧,跟我一起回交警大队大院,我回去上班,你回去开车,有机会我再请你吃饭。” 两人闲庭信步走回了交警大队的大院,这又是惹来了一众人的目光,整个交警大队里,还是有人认得林昆的,这位年纪轻轻,便尤如过江龙一般将沈城地下势力荡平的男人。 林昆送江小惠到办公大楼的门口,车子就停在旁边,江小惠转过身,抬起头看着林昆说:“你走吧,我回去上班了。” 温婉动人的小模样,再加上几缕秀发被风吹散,一身干练的警装更是凭添几分飒爽,美的令人有些难以挪目。 林昆笑着说:“今天过来,我还有件事想问你,那天早上你说你在执行一个重要案件,莫非又有什么大案子了?” 江小惠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这是我们警方的机密……”旋即又凑到了林昆的跟前,更小的声音说道:“最近得到消息,有一个外地的贩毒团伙要来沈城。” “哦?” 林昆眉头挑了起来,笑道:“你要是调查出哪个地下帮派和这伙贩毒团伙有联系告诉我一声,我得教育教育他们。” “你想干嘛?”江小惠一脸警惕的看着林昆,道:“这种案件性质严重,你不能乱来,必须按照法律处置。”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我又不能闹出人命,该由法律处置的,还是得靠法律来处置,我只不过提前教育教育他们,我可是在外头放了狠话,沈城的黑道上,谁要是敢碰毒品这玩意儿,我可不会轻饶了他。拜托了,江警官。” 林昆笑着拱起了手,江小惠抿着嘴唇犹豫了一下,道:“我尽量,不过你得保证不要惹出什么事端来。” “我保证……”林昆拍着胸脯笑道,“快上楼工作吧。” “嗯。” 江小惠转身上楼,林昆挥了挥手,也转身回到了车里。 发动了车子,林昆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道熟悉的影子,她有一头红色的秀发,发脾气的时候喜欢撅起嘴,性格又是那么的火辣,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被她开的满街蹿…… 林昆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轻轻的闭上眼睛,却又仿佛看见了那张悲伤而又绝望的脸,泪水留下,那闪烁的眸光中,满是怨恨,她的悲伤令人心碎,可这悲伤又是他一手缔造的,来不及解释,也无法解释,毕竟她唯一的亲人,她的姐姐就死在他的怀里,胸口扎着他的军刺…… “她现在过的好么?” 林昆一声长叹,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中那抹难掩的悲伤与愧疚,将他的眼眶烧红,短暂的沉溺过后,发动了车子离开了交警大队的大院。 交警大队办公大楼的楼上,江小惠站在窗边,望着那渐渐远去的黑色野马车,心中仿若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脸上挂上了一道和煦的笑容,像是正应了窗外的明媚阳光。 有些人,不一定要去爱,但因为内心的蠢蠢欲动与喜欢,能和他见一面,坐下来吃一顿饭,聊上几句便值得开心…… 张一手饭店的楼下,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停下,体型颇为肥大的金长东从推开车门下来,副驾座上坐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娘们,满面桃花,穿着的暴露性感,打眼这么一瞧,便能轻易的挑逗起男人心底的火焰,撩起荷尔蒙。 “春莺,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金长东笑着对女人说道。 “大哥,当心。”李春莹嫣然一笑,还把自己当成是金长春的女人,却不想早上的时候刚刚被金长东给压在身子下面,那充满了野性与春天气息的纠缠,两条腿现在还有些酥麻,这金长东看起来有些肥肉,但能力却是不弱,比起酒色掏空身子的金长春,却是远远的胜出。 一念至此,李春莹脸颊飞绕上了一抹红霞,尽管金长春对她有恩,但此时那死鬼被关在监狱里,也不知道会被终身监禁,还是会被直接判了死刑,作为一个女人,她不得不考虑自己的以后,能靠上金长东,还为金长春报仇,看似是为了昔日与金长春的情义,实则也是为了她自己。 金长东掏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陌生号码,很快对面就传来了一个阴沉的声音,“喂,你找谁?” 金长东马上笑着说:“是黄先生,我是周先生介绍来的。” 电话对面的人明显一顿,旋即说道:“你是金先生?” 金长东笑着说:“正是,不知道黄先生现在方不方便?” 电话里的人道:“你开车到前面的吉祥茶楼,开凤凰阁一号间,点上一壶正宗的西湖龙井,我半个小时后到。” 嘟嘟嘟…… “好……” 金长东才刚说出一个字,电话里便响起了盲音,他那张堆满笑容的脸突然一横,忍不住的爆了句粗口,骂道:“靠,什么鸡巴玩意儿,还真特么把自己当成个角了!” 金长东回到了车上,脸色阴沉的难看,李春莹马上关切的柔声问道:“大哥,怎么了,那个人不见我们?” 金长东强挤出一丝笑容, 道:“没什么,只是耍了点大牌而已,要是有真本事我就忍了,要是个招摇的骗子,我就先解决了他。咱们先去前面的茶楼,开个包间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