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有功夫的服务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有功夫的服务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有功夫的服务 “滚!” 林昆只淡淡的说出了一个字,眼前的几个方才还张牙舞爪的小青年,顿时浑身上下一哆嗦,拉起了地上的国字脸男和小黄毛赶紧逃了出去,那模样可真叫一个狼狈不堪。 “哈哈……” 饭店大厅里的人一片哄笑,再看向林昆的目光皆是一副崇拜。 吧台后老板娘那张喜庆的大脸上,惊慌之色消散,重新焕发了笑容,冲林昆感激道:“大兄弟,谢谢你替咱解围,今天中午的这顿饭算姐的,姐祝你用餐愉快!” 林昆回过头冲老板娘笑道:“老板娘这怎么好意思?” 老板娘笑道:“你要是不让姐做这个东,那今天姐就不招待你们几个了。”又笑着冲江小惠道:“江警官,你可别怪我啊。” 江小惠回过头看向林昆,笑着说:“荔枝姐也是一番好心,今天我和小琳还有刘亮,我们仨就跟你沾个光了。” 林昆笑了笑,回过头又看向吧台后的老板娘,道:“那就谢谢荔枝姐了!” “客气什么,以后有空常来。”老板娘荔枝姐笑道。 林昆四个人上楼,楼下大厅里的一干人等议论纷纷,主要是交警大队里的一群人,这些人可都是认得江小惠,江小惠在交警大队里,那可是绝对的一号警花,私底下不知道多少男警爱慕,平时可是很少见她主动和男的吃饭,今天虽然带了两个实习生,但对于林昆的出现,这些人猜测不一,那看向林昆背影的目光里,不免多了几分复杂。 包间不大,不过收拾的很干净,邻着窗户,外面正好能看到街道,此时已经是春天,路边的梧桐树发出了绿芽,两只麻雀正站在树梢上沐浴着阳光叽叽喳喳…… 服务员走了进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长的不说有多水灵,脸上挂着微笑,给人感觉很平易近人,进来后看见江小惠,便笑着招呼,道:“小惠姐,您来啦!” 江小惠笑着说:“带几个朋友来吃饭。” 小服务员将菜单分发下来,继续站在江小惠的身边,夸赞道:“小惠姐,你不管是穿警装还是便装,都是那么漂亮!” 能看的出,这个年纪不大的小服务员,很喜欢江小惠。 “你就别夸我了。”江小惠笑着说道,抬起头对正对面的林昆说:“菜单的招牌菜味道都不错,你都可以尝尝。” “小惠姐……” 小服务员偷偷的看了林昆一眼,小声的说:“这是你男朋友么?刚才在楼下我都看到了,那两个大巴掌,好帅哦!” 江小惠脸颊顿时一红,嗔怪了一声,道:“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呢,信不信我叫荔枝姐扣你的绩效奖金。” 小服务员嘻嘻的一笑,说:“小惠姐,你就别来吓唬我了,不过……”小嘴轻轻的往江小惠的耳边一贴,道:“我这位准姐夫长的也是不错的呢,小惠姐眼光真棒!” 江小惠白皙的脸颊瞬间更红了,心脏砰噔砰噔乱跳,抬起头向林昆看了一眼,生怕这小丫头的疯话被他听了去,好在林昆只是一脸微笑的看过来,似乎并没有听到。 四个人,一桌子菜,点完了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就上来了,中午饭点儿正是饭店客流量最大的时候,这点的菜能上的这么快,都是老板娘特意叮嘱了后厨给林昆他们快上菜。 上菜的几个人里,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个头也就一米七左右,其貌不扬,脸上的表情稍稍的有些木讷,端着一道刚出炉的烤羊腿,进屋后便笑着跟江小惠打了额声招呼。 “江警官,您来啦!” “嗯……” 江小惠笑了笑,看着男人手上端着的烤羊腿还有那简易的炉灶,道:“黄剑,你那些同事有欺负你上这最重的菜?” 被称作黄剑的男人咧嘴一笑,身上一股子乡下的人憨厚气息,道:“没有,这道菜太重了,上次你跟荔枝姐说了以后,她叫我们每个人轮流上这道菜,可他们都搬不动。” “那你就这么干吃亏?”江小惠笑着说。 “也不算干吃亏吧,以前总觉得是同事他们欺负我,才让我上这么重的菜,现在知道是他们端不动,我也就没有啥怨言了。” “哦?” 江小惠笑着说:“那荔枝姐没给涨工资?” 黄剑笑着说:“涨了,上个月开工资的时候,多给我发了三百块,三百块够我妈在老家半个月的生活费了。” 江小惠笑着说:“你真孝顺。” 黄剑把烤羊腿还有那简易的炉子摆在了桌子的中间,笑着说:“命都是父母给的,孝顺一点也是应该的。江警官,你们慢用,我先去忙了,有什么事您随时吱声。” “嗯。” 江小惠笑着点了点头,黄剑转身出了包间,这时满桌子的菜已经都上齐了,香喷喷的菜香,闻着就让人流口水。 江小惠拿起了筷子,笑着说:“都别愣着了,开动吧!” 林昆玩笑的说:“江警官不动筷子,我们哪敢先动。” 一旁的姜琳马上笑着附和道:“林大哥说的太对了。” 刘亮没说话,却也是在点头。 江小惠笑着白了林昆一眼,道:“行了,你就别在这儿臭贫了。”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这家店的味道也确实不错,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林昆突然笑着问江小惠,道:“刚才的那个服务员,你跟他挺熟的么?” 江小惠笑着说:“你是说小丽?我经常来吃饭,就熟一些了,那小丫头很单纯,可惜高中没读就出来打工了。” 林昆笑着说:“不是那个小丫头,是那个男的。” 江小惠说:“你是说黄剑?也是到这吃饭认识的,上回他一个老乡出了交通事故,是我帮着处理的,他是个老实人,也是从农村出来了,之前看其他的服务员有点欺负他,我就跟荔枝姐说了。” 林昆笑着说:“他看起来力气挺大的。” 江小惠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烤羊腿,以及那个简易的炉灶,道:“这两样东西加起来,少说也有几十斤,能单手给托起来,他可不是一般的有力气。” 林昆也看了一眼炉灶,笑着说:“确实,这东西一看就不轻,能那么稳的端在手里,除了力气还得有些功夫。” “功夫?”江小惠笑着说:“你是说黄剑会武术?” “你想多了……” 林昆打了个哈哈,笑道:“我是说他端东西多了,自然就熟练了,这也是一门功夫。”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一个明明身上有功夫的人,为何要委身在这么一家小饭店里当服务员,还要装出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