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饭店刺头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饭店刺头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饭店刺头 江小惠被林昆说的脸颊不由的一红,道:“行了,被臭贫了,今天我也没打算请你吃大鱼大肉,就我们局对面的饭店,特色是烤羊腿,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羊肉?” “当然吃得惯了,烤全羊我一次最少能吃掉半只……”林昆笑着说道,目光看向一左一右站在姜琳身旁的刘亮和姜琳,道:“这两位是?” 不等江小惠开口介绍,姜琳已经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主动走向林昆伸出手,道:“帅哥你好,我是江姐的手下,我叫姜琳,小名琳琳,省警校刚毕业的实习生……” 这介绍的也是够详细的,而且人家小丫头那嫩白的小手已经递到了眼前,这要是不握一下,可就说不过去了。 “你好,姜警官。” 林昆笑着伸出手,蒲扇般的大手一伸出来,马上就被姜琳双手握住,姜琳脸上的笑容忽然一僵,目光不由的落下来,看手背这是一双很正常的手,也就是比普通男人的手大一些,可这一握下去,那手心中的老茧却是格外胳人。 “我叫林昆。” 姜琳抓着自己的大手不放,林昆只好尴尬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姜琳这才回过神,赶紧松开了林昆的大手,脸颊微微的有些红了。 林昆又笑着看向刘亮,伸出手道:“这位是?” 刘亮也伸出手和林昆握了一下,道:“林先生你好,我叫刘亮,也是刚来的实习生,在江姐的手下工作。”一握林昆的大手,刘亮脸上的笑容也是微微一滞,有些愕然。 林昆松开了刘亮的手,看向江小惠道:“咱们这是要怎么过去,开车还是?” 江小惠目光指向交警大队的马路对面,道:“饭店就在那儿了。” 林昆循着江小惠的目光,看见了一个饭店的招牌——张一手大饭店。 出了交警大队的大院,过个马路就是这‘张一手大饭店’,正好是中午饭店的时间,这家门脸不是很大的饭店外头,却是停满了车,一进饭店的大门,里面更是一片热闹。 瞧一家饭店如何,只要看他的热闹程度就可以了,热闹的饭店要么是经济实惠,要么是菜色出众,更好一点的就是二者兼备,而街面上的那些门庭冷清的饭店,不能一棒子全都打死,说没一个好的,但总它不火的理由。 饭店的一楼是一个大厅,所谓的大厅也不是很大,毕竟这饭店的规模摆在那儿,此时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还有不少都是拼桌的。 林昆笑着说:“江警官,看来咱们得另寻一个吃饭的地儿了。” 江小惠笑着说:“放心吧,来之前我已经预定了。”说着,走到了吧台前,跟吧台后的老板娘打了声招呼。 这吧台后的老板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身体发福,生的一副招财相,见到江小惠,脸上的笑容更是生动了几分,道:“江警官,你来啦,包间已经给你留好了。” 江小惠笑道:“谢谢荔枝姐!” 被唤作荔枝姐的老板娘笑道:“江警官上次帮了我们家那么大的忙,又经常来关照我们家生意,这都是应该的。” 江小惠笑道:“荔枝姐,你太客气了,上次的事 是公事,经常来咱们这儿吃饭,也是因为咱们家经济实惠,菜色还好。好了,荔枝姐,不打扰你了,我们先上去了。” “好的!祝你们用餐愉快。”吧台后的老板娘笑道,本来就是一副招财的模样,这么一笑起来更加喜庆了。 江小惠和林昆、姜琳、刘亮四个人刚要往楼上走,吧台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忽然就不乐意了,砰的一声拍了把桌子,冲着那满脸喜庆的老板娘就吼道:“md,臭娘们,瞧不起咱们兄弟是吧,不是没有包间了么,怎么他们来就有?” 吧台后的老板娘吓的不由的一哆嗦,向后退了一步,回过神后,赶紧赔上笑脸,道:“大兄弟,你这是误会姐了,咱家是真的没包间了,刚才的这个包间,是江警官提前打电话预定的,我们家的生意一向都挺红火,这包间……” 不等老板娘把话说完,刚才吼叫的中年男人身边的一个年轻点的男人,指着老板娘的鼻子就骂道:“臭娘们,别特么的给脸不要脸,糊弄咱们哥几个是小孩子是吧?一口一个警官的叫着,穿一身警服就了不起啊,没有先来后到啊!” “这……” 老板娘又是被吓的一哆嗦,不是她没见过世面,而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模样太凶,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就拿刚才骂人吼叫的这个年轻人来说,剃着一个板寸,焗了满头金黄色的头发,穿着一件不合时节的背心,胳膊上露出一大片狰狞的纹身,这模样一看就是混黑社会的吧。 而最先开口的那个中年男人,梳着一个上海滩时期的大背头,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说话的时候眼神里总是闪烁着凶光,拍在吧台的那只大拳头上更是带着指虎,一看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指不定身上还有人命呢。 这两人身后的其余几个人,模样长相还有穿衣打扮,几乎跟他们俩都是一个风格的,正常人谁对上了他们这样的一群人,恐怕都要吓的两条腿不免的有些发软。 “这,这这这……” 老板娘支支吾吾,一下子也是不该怎么办了,只好将求救的目光看向已经停下的江小惠。 这饭店吃饭的有不少交警大队的人,不等江小惠开口,就已经有一身警装的交警走了过来,站在那个中年男人的身后,说了声:“你们几个想闹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中年男人没有开口,甚至头也没回,他旁边的黄毛小青年就冲这位交警骂道:“你特么算是个什么东西,穿一身警装就了不起了?咱们家的少爷,跟你们新到任的警厅厅长的公子,可都是在一起喝过酒的,还拜了把子。” 被骂的交警脸色不好看,大厅里其余的交警站了起来,这些人大多互相认识,就算不认识,也都是一个大楼里工作的,尤其现在是碰上了刁民黑社会,自然要一起站出来。 黄毛小青年目光扫视了众交警一圈,不屑的道:“哟,怎么着,还想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啊,有种你们今天就动老子一根毫毛,回头发个视频到网上,保你们全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