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李春莹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李春莹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李春莹 金长东脸上表情微微一怔,叹了口气,唇角的笑容有那么几分愁苦,道:“知我者,源栋兄莫属也,唉……” 赵源栋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心中的几分傲气,自然不能明显流露出来,笑着说:“大哥,你心里怕是不甘吧?” 金长东握紧的拳头,恶狠狠的砸在了椅子的扶手上,砰的一声回响在房间里,他那肥肉堆积的脸上凶光闪烁,道:“我从小就被父母抛弃,和我弟长春一起长大,长春是我的兄弟,更是我唯一的亲人,却被那姓林的和姓江的小贱人给弄进了监狱里,这口恶气我若是不出……” 金长东话没说完,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敲响了,咚咚咚…… 敲门声很轻,可以想象到那敲门的人,此时正小心翼翼的模样,而且从那拳头的力道上来看,应该是个女人。 “谁!” 金长东语气阴沉的冲着门口吼了一声,颇有几分恼怒的道:“我不是说了么,任何人都不许进来打扰!” 门外响起了一声怯弱的声音,道:“馆主,有位客人非要见你,说是你一定会见她,要是不来向你报告,后果……” 门外的人话没说完,这时被另一个声音给接过,“大哥,是我。”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却依旧带着几分狐媚的味道,这种狐媚的味道,仿佛就是与生俱来掩饰不住的。 金长东一听到这声音,脸色马上一变,冲胡彪和赵源栋递了个眼色,道:“你们现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 胡彪没意见,只是闷声嗯了一声,赵源栋依旧满脸喜气的笑容,道:“大哥,不管什么时候,切勿被女人迷了心窍,听这声音,外面的应该是一个美人儿才对。” 金长东阴沉的一张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冲赵源栋骂了句道:“赵老三,你可别胡说,这女人美不美的可与我没关系,她是我的亲弟媳,长春最信得过的女人!” 赵源栋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金长东离开了房间,推开房门,便看见了红着一双眼睛,面容颇有几分的憔悴的李春莺,马上关切的问了一声:“春莺,你怎么来了?” 李春莺马上忍不住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道:“大哥,你可要为长春做主,他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害了!” 金长东道:“春莺,咱先别在这走廊里杵着,到我办公室里来。” 金长东将周围的人都打发掉,和李春莺单独向办公室走去,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最近自己本来就一身麻烦了,不想再被手底下的人知道太多有关弟弟的事儿。 金长东的办公室很大,装修的很豪华,他出道这么多年,赚的都是不义之财,都说不义之财来的快去的也快,干脆就大手大脚的花起来,能浪费的地方一向都不省着。 李春莺坐在沙发上,金长东亲自倒了一杯水过来,“春莺,你先喝点水,长春的事情就是你不说,我也会想办法给我兄弟讨个公道的,我也跟司法方面的人打听过了,这一次长春被抓起来,不光被查出了盗猎的事情,还有前些年在西藏的时候,火拼了一伙当地的黑势力杀人的事儿,本来我是想花钱把他给捞出来,可现在看来……” 说到此处,金长东一声长叹,也显得一阵的无奈与悲伤。 李春莺救自己的男人心切,一听到金长东这么说,心里马上知道不好,放下了水杯,一把抓住了金长东的胳膊,惊慌的道:“大哥,长春是不是会被判死刑,是不是啊?” 被李春莺抓住胳膊,尤其李春莺的一对**,有半边不自觉的就贴在了他的胳膊上,金长东脸上的表情细不可查的一变,内心里却是忽然升起一抹邪念,搞的他忍不住的就多向李春莺的胸口看去,隔着衣服但依旧瞧出那后面的弧度,尤其这么半边贴在他的胳膊上,感触的更为清晰。 李春莺只顾得问金长春的情况,却是忽略了这诸多的细节,见金长东半天不开口,又迫切的问了一声,“大哥……” 金长东这才恍然的回过神,心中暗骂自己一句禽兽,李春莺虽说没和弟弟结婚,但却是弟弟最心爱的女人,就说弟弟几年前火拼西藏当地的黑帮团伙,也是为了这个女人。 金长东赶紧回过神,那肥腻的一张脸上,却是涌现一摸尴尬之色,缓了一下口气,道:“春莺,结果怎么样还真不好说,但这一次我真的恐怕是无能为力了,长春是我的亲弟弟,我也就这么一个亲人,我的心里比你更着急。” 闻听此话,李春莺整个人怔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整个人瘫软的往沙发上一靠,仿佛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一瞬间全垮了。 “完了,长春这次怕是要完了,都是因为我,他才会火拼杀人的,要不是因为我,他就不会被判死刑的……” 李春莺喃喃自语,眼角却已经湿了,她早年命运多舛,随母亲远嫁西藏,十三岁刚刚发育,便被禽兽的继父凌辱,后因那禽兽继父欠了巨额的赌债,自己又被卖到了当地的夜总会,若不是遇见金长春,她这一辈子都没希望…… 可现在,这个给他希望与恩情的男人,却要被困死在牢里,说不定法院一开庭,直接就被判了死刑枪毙。 “不行!” 李春莺那泪光闪烁的双眼,陡然间一亮,一股冷冰冰的杀气溢了出来,转过头看向金长东道:“大哥,我要报仇,一定要报仇,谁把长春弄进了牢里,我就要他不得好死!” “这……” 金长东面露为难,是谁把金长春弄进了监狱里,他早就查清了,罪魁祸首就是林昆,可他现在真有和林昆拼命的勇气么?显然是没有,再就是那个可恶的交通警江小惠…… 不等金长东脑袋里思绪太多,李春莺却是一把坐进了他的怀里,那红润的双唇,贴着他的两瓣肥唇就吻了下来。 金长东作势就要把李春莺给推开,可却怎么也舍不得,这李春莺生的漂亮狐媚不说,更是有着一副好身材,若不是因为她是弟弟的女人,他恐怕早就想尽办法骑在她身上了! 李春莺吻的投入,却忽又松开了金长东,一双本就沾染了几分狐媚的大眼睛,看着金长东说:“大哥,只要你替长春报仇,我的人就是你的,长春这次恐怕出不来了,我就这么一个贱身子,给别人也是给,倒不如……” 不等她把话说完,金长东的脑袋已经完全没欲火冲晕,翻身就将这小尤物压在了沙发上,掏出了那粗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