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蛟龙窘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蛟龙窘境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蛟龙窘境 这天底下的人,几乎都生着不同的面孔,有人笑,自然就有人哭,沈城的一片天地,乌云密布了两个多月,如今也算是清明了下来,聚一堂被搞定,那可以和聚一堂平起平坐的三大武馆,如今也只剩下蛟龙跆拳道武馆一家了。 笑的人,正如那些往日里被黑社会欺负,强收保护费的商贩,最能接近老百姓的,就是那些夜市里摆摊的商贩们,如果有更好的出路,应该不会有人愿意去吃那份儿苦,赚的都是辛苦钱,结果却要被地痞流氓分一杯羹去。 而哭的呢? 正是那些昔日里仗着自己有几分黑道背景的地痞无赖们,林昆这个沈城地下世界的教父,如今已是板上钉钉了,谁还敢不服?放眼整个沈城,乃至整个辽疆省,怕是还没人还站出来,抻长了脖子大喊一声:老子不服他! 林昆已经将新的地下世界的规定放出去了,禁止毒品和收取保护费,任何原因,任何理由都不可以,如果有人敢触及这个底线,那后果视情节的严重,将有不同的处罚。 两个月的时间不长,仿佛只是朝夕间,沈城的地下世界就变了天儿,那些来不及应对的黑道人纷纷茫然不知所措。 此时…… 蛟龙跆拳道武馆里,金长东长身而坐,偌大的一张太师椅,可比聚一堂里的那把第一交椅还要气派,金长东身形肥大,乍一看可不像是一个武艺精纯之人,脸上的肥肉堆成一团,肚子上的赘肉也是堆在腰上,一双不大的眼睛此时半睁半醒,倒是发射出阵阵令人心悸的光芒。 太师椅左右的下首位置,分别坐着两人,一人浓眉大眼,乍一看这双眼睛,便会不禁令人感叹,还威风的一双眼,尤其这眼睛里精光湛湛,更是说不出的英气焕发。 只可惜再往下看,一个肥大的蒜头鼻子,上面满是蜂窝状的小点点,便令人心中难免涌起一阵作呕的感觉,再往下看……留着一撮八字胡,唇角生了个大痣,又给人一股说不出的奸诈的感觉,下巴上胡须寥寥,却是故意留的很长…… 可以说,除了那一双浓眉大眼之外,这简直是一个丑陋至极的人,就算是花钱去找女人,估计也没人愿意陪他。 此人端坐在那儿,身形不似高大,但却很结实,穿着一身藏青色的武者服,这人不是别,正是金长东的拜把子兄弟胡彪,多年来一直追随在金长东的身边,是金长东手底下最得力的打手干将,也是金长东最信得过的人之一。 坐在下首的另一个人,生的虎背熊腰,却是有着一张极其猥琐的脸,口中两颗门牙向外凸,一双不大的眼睛里满是贼溜溜的目光,这副长相和他的身形可是严重不符。 这人也不是旁人,正是金长东的另一个拜把子兄弟赵源栋,这赵源栋过去就是一街头的小混混,金长东早年拮据的时候,于金长东有恩,后来金长东远赴高丽学了一身精湛的跆拳道回来,创建了蛟龙跆拳道武馆之后,便将这个人给招募来了,平时负责一些场子打理的工作。 金长东突然把两人叫了过来,半天又没主动开口说一句话,胡彪和赵源栋倒是好耐心,就这么干坐着,谁也不主动开口,茶几上的茶已经换了两次水了,现在又凉了,武馆里的小服务员主动走过来要继续换水,却是被正座上的金长东挥了挥手,打发道:“你先出去,所有人都出去!” 所有人全都出去,眨眼睛,偌大的一个房间里,只剩下金长东、胡彪、赵源栋三人,胡彪和赵源栋都正了正身,一副正色的模样向金长东看过来,等待着他发话。 金长东端起了茶杯,拿着杯盖抹了两下茶杯,却是没有要喝茶的意思,而是突然将手中的茶杯砸到了地上…… 啪! 清脆的一声响,精瓷造的茶杯,一下子摔的粉碎,瓷片迸的到处都是,茶水也一并迸溅了起来,其中有不少都落在了胡彪和赵源栋的脸上,两人面色不改,却是依旧保持着一副平静的态度看向金长东,等着他开口发话。 金长东盯着自己的两个得力手下看了一眼,旋即长身而起,又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两位兄弟,今天把你们叫来,是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们,我们兄弟的路可能要走到尽头了,有人不给我们兄弟活路,我们兄弟……” 话没说完,金长东已是长长的叹气,这一口气叹了出来,脸上那无奈而又阴郁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反而更浓了。 胡彪和赵源栋对视了一眼,这胡彪一身莽撞,倒不如赵源栋有心机,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赵源栋冲胡彪轻轻的点了下头,胡彪马上就像是点着了的炮仗一样,怒吼道:“大哥,你不要说这丧气的话,天塌下来咱们兄弟一起扛着,不就是一个姓林的么,咱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还怕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王八羔子不成?” 胡彪先开了口,赵源栋才接过话头,他的脸色要平静的多,说话的时候也习惯带着笑脸,只是这人不笑还好,一笑却给人一股更浓的奸佞之感,道:“大哥,既然你把我和阿彪叫来了,就肯定有你的打算,只要你开口,我们兄弟自然没有好推脱的,你说往东,咱绝对不往西。” 金长东的目光闪过一抹欣慰,但很快就又摇了摇头,道:“那姓林的可不是好对付的,聚一堂牛x吧,三大武馆的名头也够响吧,结果那王勤虎不还是嗝屁了,尚武武馆,和那精锐功社不一样都被打残了?我有心想和那姓林的一决高下,可这种过江龙的人物,我心里头还是……” 金长东的话戛然而止,脸上神色纠结,胡彪却是接过了话头,一声豪气的怒咆道:“姓林的逼我们兄弟无路可走,那我们兄弟也绝不让他好过,大不了你死我活!” 金长东听了胡彪的话,却是暗暗皱眉,目光向赵源栋看了去,这赵源栋也算是他的半个军师,平常拿不定的主意,也多向他询问建议。 赵源栋微微的顿了一下,还是满脸喜庆而又奸佞的笑容,道:“大哥,你在这沈城也是打拼了好些年,才有了现在的一切,真要是被那姓林的逼迫丢掉这偌大的家业离开,别人骂咱夹着尾巴逃的丧家犬事小,关键我们兄弟再去别的城市,想要发展到今天的成绩可就难喽。” 金长东摸着下巴,看着赵源栋,赵源栋的话说到了他的心里,琢磨了片刻之后,又问道:“源栋,那依照你的意思,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赵源栋笑了笑,道:“大哥,我的话还没说完,除了我们现在搏来的一切,你心中应该还有另外一个疙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