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怜香惜玉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怜香惜玉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怜香惜玉 林昆将两个醉酒中年男给提溜了起来,两个人挣扎着还要反抗,手上不老实,这嘴也不老实,在那儿骂骂咧咧的。 林昆冷冷的一个眼神瞥了下来,两个醉酒中年男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整个人好似都精神了几分,马上消停了下来。 “两位大哥今天运气不错,我不想动手打人。”林昆笑着说道,一只手提溜着一个醉酒中年男,就向酒馆的门外走去。 “林昆……” 吧台后的柳如烟,突然伸手向林昆喊道,林昆笑着微微回过头,道:“放心吧,我说不动手就不动手,伤不着他们的。” “哦。” 柳如烟面色平静的应了一声,心中却是有一股有苦难言的感觉。 扑通、扑通…… 两个醉酒中年男被丢到了酒馆外面的空地上,摔的又是一阵呜嗷惨叫,林昆站在空地前,望着两个中年男说道:“男人要想活的有尊严,不被人瞧不起,最起码得让自己变强,本来就是一摊烂泥还自暴自弃,还奢望这社会能同情你?” 两个醉酒中年男闻言都不出声了,目光怔怔的看着林昆。 林昆转过身向小酒馆里走去,砰的一声轻响,小酒馆的玻璃门关上了,两个醉酒中年男这才如梦方醒,甩了甩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彼此对视了一眼,道:“以后不能这么活了!” 小酒馆里…… 灯光还是那般幽暗,空气还是那般安静,只是混淆了一丝劣质酒的味道,还有吧台上那一片灯光下泛着红光的钞票。 柳如烟看向林昆,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钞票,道:“这钱……” “就当是他们交学费了。” 林昆微微一笑,坐到了吧台前,眸光含笑的看着柳如烟。 柳如烟不敢直视林昆的目光,赶紧看向一边,但慢慢的又挪了回来,深呼一口气,看着林昆的双眼道:“你是不是怀疑刚才的那两个人是我请来演戏的?” “哦?” 林昆笑着说:“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我心里可没这么想。” “好吧,我承认我接近你是有目的的,为的就是让你和你媳妇之间有矛盾,好让田一方那边有机可乘,绑架你的老婆孩子。” 柳如烟又是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林昆的目光更是坚定,道:“你想怎么样,随便。” “难道你就不想跟我解释解释?”林昆笑着说道,从兜里摸出了根烟叼在嘴里,又摸了摸兜,没摸到打火机,于是又笑着对柳如烟说:“能借个火么?” 柳如烟从吧台下面拿出打火机,喀嚓一下点着,林昆深吸了一口,看着柳如烟,柳如烟收好了打火机,道:“我没什么可解释的,你想怎么样随便,我知道不斗不过你。” “别,柳姑娘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一次要不是我提前有所察觉,恐怕已经栽在你的手里头了,女人要真的动起心机来,可是比我们男人更可怕,尤其像你这么聪明的女人。” “聪明?” 柳如烟自嘲的一笑,道:“聪明我会被你耍的团团转?你明明就是在将计就计,我却一点也没有意识的到,算了,我愿赌服输,你想怎么样随便你,好了,别磨蹭了,动手吧。” “唉……” 林昆故作一副无奈状叹了口气,道:“给你机会解释,你却不解释,算了,还是我来问问你吧,这店里的那个胖妞,还有那个小二哪去了?” “他们两个……回老家了,我给了他们些钱,把他们打发了。”柳如烟说道。 “就因为你已经预料到我会来找你寻仇?”林昆嘬着烟卷,笑呵呵的问道。 “明知故问。”柳如烟道。 “我如果想要对你动手,从刚一进这小酒馆就动了,刚才的那两个人也不是你找来的,胖妞和小二也没有被你遣散回家,他们俩现在应该在某个医院的病房里吧。”林昆摸了摸鼻梁,笑着说:“从我见到他俩的第一眼,就看出了他们不是普通人。” “那个小二,手掌上有明显的老茧,那是长时间练功所致;那个胖妞,虽然胖的够可以,但是呼吸一点也不乱,如果不是长期练武的人,普通人是很难在肥胖的情况下保证那么平顺的呼吸的。” 柳如烟愣愣的看着林昆,道:“你还看出了什么其他的?” “你第一次请我来这儿喝酒,当时应该是想直接用蒙汗药把我放倒,然后再把我给解决了吧,我有一点不明白。” 林昆笑着说:“当时你为什么没有动手,突然对我心生怜悯?” 柳如烟语气平静的说:“当时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要是放不倒你,就胖妞和小二两个人,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林昆笑着点点头,道:“这个回答我很满意,没有别的原因了?” 柳如烟看着林昆的双眼,道:“有,但我不告诉你。” 林昆微微一愣,笑了一下,说:“我一向不喜欢强忍所难,所以……” 话音未落,柳如烟道:“我当时对你很好奇,想留着你多了解了解,我见过的男人很多,你是那个与众不同的。” “没必要夸我夸的这么明显吧。”林昆笑着说:“我身上可是有所有男人都有的缺点。” “可你也有其他男人没有的优点。”柳如烟看着林昆,目光坚定。 林昆笑着看着柳如烟,两人的目光就这么平静的对视,差不多过了两秒钟,一抹红霞涂上柳如烟的脸颊,她赶紧将目光挪开。 “能给我倒两碗酒么?”林昆笑着说。 柳如烟走出吧台,拿了两个酒碗过来,拿出了一个青花瓷的小酒壶,哗啦啦的倒上了两碗,酒壶不大,每一碗只有下半碗酒。 林昆端起一个酒碗递给柳如烟,柳如烟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在了手里,又将另一碗酒端了起来,举到柳如烟的面前,道:“喝了这一碗酒,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柳姑娘如果不嫌弃,我们可以继续做朋友,我喜欢和聪明的女人做朋友。” 柳如烟手里端着酒碗,看着林昆,疑惑的问:“为什么?” 林昆笑着说:“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放过我,你对待敌人不一样都是非常狠辣的么?” “狠辣?” 林昆皱着眉头苦笑,大表冤枉,道:“我可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如果你非要找一个理由,那就是你最终派人去救我的老婆孩子,证明你不完全把我当成敌人,我也不应该完全把你当敌人,要是觉得这个理由还不够,就当我是怜香惜玉了。”